“梁总,你从安妮那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吧?”

  雷欢喜非常肯定:“这是我的故事啊?”

  安妮在这一刻有了两种心情:

  第一种,欢喜哥你笨得已经无可救药了!

  第二种,哪里有菜刀?让我砍欢喜哥几菜刀没准就好了。

  “对,是你的故事。”梁雨丹的声音哽咽了:“你等我一下。”

  她拿来了一个小小的盒子,小心的打开,拿出了里面的半张照片。

  那是一个年轻的妈妈抱着自己刚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孩子。

  只是照片的另外一半被撕掉了。

  “这小孩好丑啊。”欢喜哥叫了出来:“啊,这个妈妈好面熟啊?”

  梁雨丹都快被气乐了:“这妈妈是我,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啊,这么一看,这小孩仔细看还是挺漂亮的,属于耐看类型的。”欢喜哥立刻改口。

  安妮的牙痒痒的。

  梁雨丹无限深情的凝视着这张照片:“这是我的孩子,那个故事,是你的故事,可同样,也是我的故事,曾经在我身上发生的故事。”

  “咱们还挺有缘分的,连发生的故事都一样……啊,你说什么?你身上发生的故事?”欢喜哥的眼睛一下瞪得老大,整个人都僵硬在了那里:

  “你,你说什么?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我的故事,也是你、你、你的故事?”

  梁雨丹看着雷欢喜,眼中写满了无限柔情:“恩,我的故事。23年前,我丢失了自己的孩子,他的名字叫乔渡淳。23年后。我才知道我的孩子原来还好好的活着,而且活得非常有出息。”

  雷欢喜彻底的傻了。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为什么自己的脑袋里现在一片空白?

  等等,等等,我好好理理思路。

  不行,不行,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

  “只是现在乔渡淳已经不叫乔渡淳了。”安妮悄悄的握住了雷欢喜的手:“他的名字叫。雷欢喜!”

  他的名字叫,雷欢喜!

  雷欢喜张大了嘴。

  他看到,梁雨丹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下。

  幻觉吗?现在自己生活在梦中吗?

  “欢喜哥……”

  安妮才一开口,立刻被雷欢喜打断:“你刚才说,梁总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雷欢喜!雷欢喜的雷,雷欢喜的欢,雷欢喜的喜!”

  “哪里的雷欢喜?”

  “云东市祝南镇仙桃村的雷欢喜!方寸公司的总经理雷欢喜!那个总是嘻嘻哈哈的雷欢喜!”

  雷欢喜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他痴痴的看着梁雨丹,发现梁雨丹痴痴的看着自己。

  好半天他才开口,可是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哽咽的:“你。你是我妈妈?”

  “哗”。

  感情的大闸被彻底的打开,梁雨丹泪如泉涌,整个人都似乎已经崩溃:“我是你妈妈,我是你妈妈!儿子,我的宝贝儿子,我真的是你妈妈!”

  “阿姨,阿姨。”安妮急忙抱住了梁雨丹:“欢喜哥,阿姨真的是你妈妈。你还记得那天我为什么拔你的头发,就是悄悄的给你们去做亲子鉴定的。报告单都在那里呢!”

  雷欢喜没有去看什么报告单。他只是痴痴的看着梁雨丹。

  妈妈,那是自己的妈妈!自己魂牵梦萦的妈妈!

  妈妈,那是自己的妈妈!自己无数次在梦里梦到过的妈妈!

  他艰难的站了起来。

  梁雨丹停止了哭泣,红肿的眼睛看着雷欢喜。

  “妈!”

  “噗通”一声,雷欢喜跪倒在了地上。

  这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大男孩,眼泪也从他的眼中涌出:“妈。这么多年你到哪里去了?我以为你们不要我了。”

  “儿子!”梁雨丹发了疯似的站起,发了疯似的冲到雷欢喜的面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失声痛哭:“妈妈没有不要你,妈妈一直在找你,到处找你!可是怎么都找不到你!妈妈要你。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妈妈都要你。儿子,我的儿子,妈妈找了你23年啊!可我找不到你,妈妈没用,妈妈对不起你!”

  “妈!”雷欢喜也泪奔:“我没有怪过你们,我真的没有怪过你们。我每天都在做梦,希望能够看到你,亲口叫你一声妈妈!”

  安妮的眼泪也不可遏制的流了下来。

  臭欢喜哥,你也会哭,你把人家都给弄哭了……

  ……

  欢喜哥的梦想成真了。

  他真的见到了自己的亲生妈妈,真的亲口叫了一声“妈妈”。

  能够这样,真好!

  梁雨丹的眼睛依旧红肿,她一边笑着,一边流着泪。

  她紧紧握住儿子的手,生怕一松手儿子就又会从自己眼前消失一般。

  欢喜哥从小到大都没有流过这么多眼泪,一辈子的眼泪这一天都流光了。

  可是为什么他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从现在开始,他不管看到谁都可以骄傲地说道:“你家欢喜哥也是有妈妈的人了!你家欢喜哥再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了!”

  “妈,我爸呢?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欢喜哥的目光落到了那半张照片上。

  梁雨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可是她还是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你爸爸叫乔关山……”

  梁雨丹才一开口,雷欢喜一怔:“谁?乔关山?”

  “对,乔关山。”

  “他是不是外号‘乔疯子’?有个徒弟叫关宝方?”

  看到梁雨丹点了点头,雷欢喜哭笑不得。

  感情弄了半天关宝方是自己的师兄?

  “你爸爸外号乔疯子,是说他养兰养得如痴如狂。宝方呢,和他师傅的脾气一模一样,所以被人叫成‘花疯子’。”

  乔关山痴于兰,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兰花。

  即便是遇到了梁雨丹。这样的脾气也丝毫没有改变。

  素冠荷鼎是他第一个培养出来的,紫绶盖绿英也是他第一个培养出来的。

  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培养只存在于传说中,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培养成功的龙王兰。

  一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全部精力都在龙王兰上。

  就这么过了足足半年时间!

  最后一次,他一天两夜不眠不休。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但他还是失败了,龙王兰没有能够培养成功。

  他怔怔的看着失败品,整个人都完全呆了。

  忽然,一声婴儿的啼哭惊醒了他。

  乔关山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梁雨丹被吓坏了,以为自己的丈夫精神上受到了刺激。

  没有想到乔关山笑着说道:“我傻了,真的傻了,我一生爱兰、痴于兰,除了兰花似乎我的生命里就不存在其他的东西了,我都忘了自己还有妻子。还有一个刚生出来的宝贝儿子!”

  就在那一刻乔关山想通了,这个世界还有许多比兰花更加珍贵的东西。

  “走,带上我们的宝贝儿子,我们出去大吃一顿!”

  梁雨丹高兴得差点蹦了出来。

  就连结婚喜宴他们都没有摆,只是简单的吃了一顿饭。

  那个时候对于乔关山来说没有什么比兰花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自己的丈夫就在这么一瞬间改变了。

  那一刻的梁雨丹,有丈夫,有儿子,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走到门口。梁雨丹发现自己的钥匙忘记带了,让丈夫带着婴儿车里的儿子等着自己。

  乔关山为了龙王兰耗尽了心血。精力早就衰竭了,这次又是一天两夜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脑子里忽然一晕,昏倒在了地上。

  当他醒来的时候,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

  雷欢喜终于弄明白了自己被弄丢的前后经过。

  “那个时候我急疯了,你爸爸也急疯了。”梁雨丹唏嘘着说道:“我们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好像一个泼妇一样大声谩骂着你爸爸,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了他的身上。我那个时候心中对他充满了怨毒。终于,我向他提出了离婚。你爸爸真的是个很坚强的人,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为自己分辨过一个字,只是默默的忍受着我的刁蛮无理。当我把离婚协议放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签了字。”

  梁雨丹怎么也都忘不了那一天。

  当签完字后,桥关上忽然站了起来,然后把耗尽了自己心血的兰花一株株拔了起来,放在脚下拼命的踩着。

  梁雨丹还看到,泪水,正顺着自己丈夫的脸颊一滴滴的落到地上。

  桥关上回过头,惨然一笑:“我本来应该把这些兰花留给你,起码它们可以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可是我怕你一看到兰花就想起咱们的儿子。儿子是我弄丢的,我对不起你,我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儿子!”

  乔关山走了,什么也都没有带走。

  梁雨丹也走了。

  再也没有兰花,再也没有儿子,留下的只有深深的伤痛。

  “那个时候我太年轻了,根本无法了解你爸爸心中的痛苦。”梁雨丹的话里充满了自责:“我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为了我们,放弃了自己最心爱的兰花。可我却还那么怨毒的骂他。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么多年了,我除了想要找到你,也同样想要找到他,然后和他说一声,对不起,老乔,我错了。”

  雷欢喜此刻的心中充满了哀伤!(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