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能怪自己的妈妈,也不能怪自己的爸爸。

  要怪就怪雷海叶夫妇。

  “爸爸有照片吗?”雷欢喜特别想看到自己的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梁雨丹苦笑了一下:“我说了,那时候我心里充满了对你爸爸的怨毒,扔掉了和你爸爸有关的一切东西。就连这张照片,我也把他撕去了。”

  雷欢喜心中有些遗憾。

  找到了妈妈,可还不知道爸爸在哪里,甚至不知道爸爸的模样。

  乔关山!

  但是这个名字自己记住了。

  自己的爸爸叫:

  乔关山!

  “我可以画啊!”安妮忽然叫了起来:“阿姨,你说伯父长得什么样,我帮你画下来!”

  雷欢喜的眼睛一下就亮了。

  “欢喜的爸爸很儒雅,鼻子挺挺的……”

  梁雨丹说着,安妮在那画着。

  半个小时后,安妮画好了:“阿姨,你看像不像?”

  梁雨丹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哭笑不得:“是挺儒雅的,也挺英俊的,可一点也不像啊……”

  雷欢喜凑过去一看!

  好嘛,哪里来的大帅哥啊?

  鼻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更加要命的是,居然还穿着长袍,脖子上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

  安妮姐姐,你这是电影看多了吧?

  “人家又没有见过,反正怎么好看怎么画。”安妮不服气的在那嘀咕着。

  成,成,好歹这是自己爸爸的第一幅画像,尽管连自己的妈妈都没有见过画像上的这个男人。

  欢喜哥还是很认真的收藏起来。

  然后想起了一件事:“妈,你说我以前叫什么来着?”

  “乔渡淳。是你爸爸给你取的名字。”

  雷欢喜有些为难:“妈,虽然雷海叶夫妻把我拐走的,可爷爷对我真的很好很好。爷爷活着的时候,一心想看到我结婚生孩子,给他添一个重孙,所以。我还是叫雷欢喜好不好?”

  “我也觉得雷欢喜比乔渡淳要好听多了。”安妮立刻表示附议。

  梁雨丹迟疑了一下:“要不这样,你还是暂时叫雷欢喜,至于将来?等找到你爸爸以后再说好不好?”

  雷欢喜立刻点头同意,安妮却没羞没躁的拉着梁雨丹的胳膊:“未来婆婆,其实也简单啊,以后我和欢喜哥结婚了,生两个孩子,一个姓雷,一个姓乔。”

  “哎。哎,没你这样的啊女孩子家家的。”欢喜哥立刻叫了起来。

  “你管我!”安妮瞪大了眼睛:“我和我未来婆婆说话呢,有你什么事啊。”

  “是啊,还是安妮知道我们的心思。”梁雨丹笑着抱住了安妮:“欢喜,安妮可帮了我们大忙了,要不是她,我们到现在还见不到面,你以后一定要对安妮好些。不能欺负她。”

  “未来婆婆,你儿子可花心了。就说这次到日本吧……”

  一口一个“未来婆婆”,安妮“巴拉巴拉”把野泽香惠子如何如何喜欢欢喜哥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别怕,有你未来婆婆呢。”梁雨丹叹了口气:“欢喜啊,你爸爸常说,男人要用情专一,既然选择了就不好后悔。那个什么香惠子。到底是个日本人,哪有我们家安妮那么好啊……”

  看着安妮得意挑衅的眼神,欢喜哥算是目瞪口呆了。

  什么和什么啊?

  这还没有怎么样呢,婆媳统一战线就算建立了?

  梁雨丹今天不知道有多开心:“欢喜,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情。所以也不强迫你搬过来住,你只要有空回来看看妈妈,妈妈心里就很开心了。可是环海集团早晚是你的,你现在就得多熟悉一下集团的运作。我是这么想的,环海集团在一年之内让你顺利接班,交给你,然后我可以放心的去找你爸爸了。”

  “别啊。”欢喜哥赶紧叫了出来:“妈,那可是你的心血。你有你的环海集团,我有我的方寸公司,我先还是想全力以赴把方寸公司搞好,环海集团的事以后再说吧。你想啊,等我自己的公司做好了,将来再风风光光的接收环海集团,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也会服我了是不是?”

  梁雨丹越听越觉得自己的儿子懂事。

  可这环海集团将来早晚还是要交给儿子的。找到了儿子,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

  忽然想到了什么:“欢喜,你和溪海集团的江胜利有矛盾,我们很多人都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还在一直找你的麻烦?”

  “现在好多了。”雷欢喜摸了摸脑袋:“自从他知道江斌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后,低调了许多。不过以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梁雨丹忽然“哼”了一声:“要是你爸爸在,知道江胜利这么对你,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雷欢喜一下好奇起来:“妈,我爸不就是一个养兰的吗?他也会做生意?很有钱?”

  欢喜哥开始进入幻想模式。一个有钱的妈再加上一个有钱的爹,自己就是富二代了?

  哎哟,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你爸没钱,很穷。”

  一句话就打破了欢喜哥的所有幻想。

  可是梁雨丹随即又说道:“可你爸有次心情好,和我聊天的时候偶尔说起过,他们家祖先很有钱。欢喜,你知道乔家的祖先是谁吗?乔致庸!”

  乔致庸?

  这个名字听关宝方说过啊,那个富可敌国,把生意做到欧美,最高峰银库里的现银抵得上国库七分之一的那个乔致庸?

  “你爸爸告诉我,啊,那天宝方也在,他说啊,乔致庸很有钱,一直把生意做到了欧洲和美国,当地的那些外国人没有人不佩服他的,都抢着要和他做朋友,好借助他的帮助开拓远东和大清国内的市场。而且据说乔致庸后来还帮了一个什么机构的大忙,给了他们一大笔资金,让他们顺利度过了难关。”

  梁雨丹说到自己丈夫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崇拜:

  “只是后来乔家败落了,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你爸爸这一代,只会养兰花,不会做生意了。可你爸爸说,只要他高兴,就能有许多人帮他。老实说起初我还是半信半疑的,可是那次我和你们说过,在环海集团最困难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有人来帮我了,我知道,他们是你爸爸派来的……”

  我擦,还有这样的事情?

  老爷子,你现在在哪里啊?也让你儿子跟着你风光风光啊!

  哼!欢喜哥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老乔。

  你说你老乔啊,大家都姓乔,可是你家欢喜哥的老子,那可是威风八面的,你这个老乔就只会吹牛了。

  “欢喜哥,你是不是想起了老乔?”安妮一下就猜了出来。

  “老乔,哪个老乔?”梁雨丹一怔。

  欢喜哥笑着说道:“妈,一个尽会吹牛的家伙,不过人挺可爱的,总喜欢和我们开玩笑。”

  “哦,那只是和你爸爸姓一样。”梁雨丹也微笑着说道:“你爸爸为人特别严肃,从来都不会开玩笑,将来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妈,我们家祖先帮过的那个什么什么机构是什么机构啊?”

  欢喜哥近乎绕口令的话让梁雨丹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反正你爸爸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说将来只能说给自己的儿子听。你要想知道,先找到你爸爸再说吧。”

  不管怎么说,妈妈是已经找到了,将来爸爸也一定能够找到的。

  欢喜哥心里充满了这样的信心。

  晚上就住在了梁雨丹的家里。

  不对,是自己的家里!

  梁雨丹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里面还摆放了很多老玩具。

  一个拨浪鼓,是欢喜哥刚生下来的时候乔关山兴冲冲去买的。

  一叠叠的尿布,是专门帮欢喜哥做的。

  安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欢喜哥,我在想你穿尿布的样子。”

  从来不知道节操为何物的欢喜哥居然脸红了。

  “我们那个时候啊,就用尿布,尿不湿倒也有了,可太贵,我们没那么多钱。”梁雨丹抚摸着那些尿布:“我原本想啊,再到哪去讨些步多做一些,可谁想到这些还没有用完欢喜就不见了。”

  说着说着眼睛又红了起来。

  安妮急忙拉起了梁雨丹:“未来婆婆,今晚我和你住一起,我告诉你欢喜哥好玩的事情。”

  “喂,喂,你有点节操好不好?”

  欢喜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大概忘记了自己其实才是最没有节操的家伙……

  ……

  安妮一晚上和妈妈说了什么,欢喜哥不知道,但是第二天上午醒来的时候,发现妈妈看到自己时候笑得合不拢嘴。

  “做什么?做什么?”不祥的预感从欢喜哥的心里冒了出来。

  “欢喜,你被人当外星人打过?”梁雨丹强忍着笑。

  欢喜哥愁眉苦脸,点了点头。

  “你大学时候暗恋别人,还被人家给甩了?”

  你妹,安妮你怎么什么都说啊?

  “你去你未来丈母娘家,真的只带了一根大萝卜?”

  地缝呢?地缝在哪里?快给自己找一条出来啊!

  “你睡着的时候还会流口水?”

  “安妮,你给我出来,你家欢喜哥和你没玩!”

  欢喜哥凄厉的惨呼在家中响起!(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