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游泳队的总教练彭哲伟和副总教练石顺忠终于出现在了仙桃村。

  一段时间没见,坐稳了国家游泳队副总教练位置的石顺忠意气风发。

  他能够去掉“代理”这两个字,老实说全是因为雷欢喜在游泳锦标赛上的出色表现。

  理论上来说,雷欢喜是他的徒弟,尽管自己从来没有指导过这个徒弟一天。

  可有这样的徒弟,石顺忠脸上有光彩啊。

  “彭总,石总,欢迎光临仙桃村。”

  一在方寸饭店坐定,石顺忠就笑着说道:“我哪算什么石总?你雷欢喜现在才是真正的雷总。”

  雷欢喜笑着说道:“我一个小破公司,你就别取笑我了。”

  彭哲伟今天的心情也相当不错:“公司小,可是名气大啊。你看看你的仙女山风景区,游客还真不少。好家伙,刚才我们进来,保安要我们去买票,不打着你的牌子根本进不来啊。”

  “岂有此理。”雷欢喜面色一板:“我非炒了那个保安的鱿鱼不可,让我白白损失了两张门票钱。”

  彭哲伟和石顺忠都是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可都听说了,你现在是环海集团的少东家,怎么还这么小气。还有你这办公室,放在饭店里算是怎么回事?你好歹弄个像样点的啊。”石顺忠开了几句玩笑说到了正题:“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你肯定也知道了。亚运会开幕在即,我们可从来没有催过你什么。国家游泳队的几次集训也都没有通知你。为什么?因为我们对你有信心,不瞒你说,我们身上的压力可也大啊。”

  彭哲伟接口说道:“现在是躲不了了。先遣队已经去了韩国釜山,第一批运动员也即将启程。按照赛程安排,你将会随第一批运动员一起开拔。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一定准时报道。”

  要说这两个人对自己还真不错,放任自己,让自己这是自生自灭啊。得了,反正不用几天,帮着他们再拿一个好名次也就是了。

  “小雷,训练上出现什么问题没有?”石顺忠关切地问道。

  “没啊,挺正常的。”

  一听到这话,我们的欢喜哥勃然色变。

  可怜啊,可怜啊!被安妮、莫胖子那帮丧心病狂的家伙,天天逼着下水,自己水性再好,这身上的皮也都快要被泡掉一层了。

  “没什么事吧?你冷汗怎么都下来了?”

  “没事,没事,天气热的。”

  “那就好,反正你的实力我们有数。”石顺忠这才放下心来:“我想新闻你大概也都看了,舆论几乎一边倒的不看好你,别说韩国的,就连国内舆论支持你的也都寥寥无几。还有人专门打电话到游泳队,问你是不是退出泳坛了?是不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也不能多说什么。”

  彭哲伟也叹了口气:“李泰熙最近一个阶段风头很劲,表现也的确非常出色,被舆论和专家们一致看好。有人甚至认为你根本不配做他的对手。欢喜啊,这次你无论如何要给我们争一口气。说吧,几块金牌?”

  “领导同志说过,不要唯金牌论嘛。”雷欢喜一本正经。

  “滚蛋。”石顺忠笑骂了句:“这次帮你报了100、200和400自,你要是不给我拿三块金牌回来,我和你没完。对了,你还是4X100米自由泳接力的替补。没办法,你从来没有参加过训练,和他们的配合不熟,只能让你当替补了。”

  主力还是替补对于雷欢喜来说根本就无所谓。

  反正一到水里,尽情的游就是了。

  “对了,朱国旭朱总原本帮你聘请的那个医疗团队又被重新集合起来,他们将在釜山和你汇合。”彭哲伟这时说道:“他们之前做过李泰熙一段时间的训练团队,但不是负责核心训练。李泰熙平时的训练主要是由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游泳团队承担。这个团队的实力非常强,培养出过大量的游泳世界冠军,不可掉以轻心。”

  何绍明——东尼、唐景森——阿唐、左奕恒——老左。想到这几个人,雷欢喜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的微笑。

  当然,还有那个丁丁。

  “我想要当你的渔民”。

  可是,丁丁的这个诺言却一直都没有兑现过。

  也许,这次在釜山也可以见到她了吧?

  “何绍明他们应该能够给你提供不少关于李泰熙的情报。”

  彭哲伟才开口,雷欢喜已经摇了摇头:“不可能,李泰熙不会把自己的核心技术和训练内容给东尼他们看到的。他之所以聘请我的保障团队,其实为的是探听我的虚实。嘿嘿,我让东尼他们把我的所有情报都卖给了李泰熙,这次他们肯定发了一笔不小的财,见到他们我非好好的敲诈勒索一下。”

  彭哲伟和石顺忠面面相觑。

  这算什么?还有主动透露自己情报的?

  可是雷欢喜这个人的心思你绝对猜不出来。

  也不去多管,反正这次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了。

  和雷欢喜约定了出发汇合的时间,两个教练也就起身告辞。

  居然连现场考核一下雷欢喜最近一个阶段训练水平的意思都没有。

  雷欢喜把他们送了出去,忽然想起自己有段时间没有去看董山北董爷爷了,自己这次去韩国又得好几天。

  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大事,干脆去看一下。

  借了一辆电动车,开到镇上,买了一些补品,来到了董山北的家中。

  门口停着一辆轿车。

  雷欢喜有些好奇,董爷爷居然还有开轿车的朋友来看他?

  在自己的印象中这可是个孤老头啊。

  一进去,董山北果然在和一个客人说话。

  这个客人一回头,和雷欢喜四目相对,两人怔了一下之后都同时脱口而出:

  “是你?”

  国家安全局特殊现象研究办公室的副大队长董云凯!

  “你们认识啊?”董山北兴致勃勃的让两个人坐了下来:“云凯,这个人是我的干孙子雷欢喜,他可不得了啊,别看他年纪轻轻的,已经是仙桃村的代理村长了。欢喜,这个是我的远房侄子董云凯,也不知道怎么就找到我了。”

  “大伯,您说您老躲着我们做什么。”董云凯有些责怪:“爸爸常说,那时候我们家穷,都靠着您这个远方大伯不时的周济我们。好容易我们挺过了最困难的时候,兄弟姐妹几个都参加工作了,您倒好,故意躲着我们,不让我们见到了。我们听人说你有可能在云东,可就是找不到您。要不是这次我来云东,利用工作便利调了档案找到您住在祝南镇,我们还在到处找您呢。”

  董山北“呵呵”笑道:“那时候你爸爸子女多,我呢?孤身一个,要那么多钱做什么?你们家日子好过了,我看着心里也开心,还来打扰你们做什么?年纪大了,坏毛病多,又邋遢,没准让你们看到了心烦。”

  “大伯,您怎么这么说。您对我们家的恩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我爸爸常说,受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现在找到您了,那就好办了,我们给您养老送终。”

  “不用,不用。”董山北乐呵呵的摆着手:“你瞧,我这不是收了一个干孙子了吗?将来我死了啊,我孙子给我送终,年年到我坟上来看我。”

  董云凯有些尴尬,面向雷欢喜:“欢喜兄弟,谢谢你这段时候照顾我大伯,我们这些当晚辈的实在是不称职。”

  “云凯大哥,客气了。”

  雷欢喜嘴上这么说着,可觉得叫起来有些奇怪。

  董云凯是董爷爷的侄子,自己是董爷爷的干孙子,按照辈分自己得管董云凯叫声叔叔啊。

  现在一口一个“兄弟、大哥”的叫着,这辈分乱的。

  算了,反正也不管了。

  “欢喜,去买点酒菜,咱们今天在家吃饭。”

  “哎,知道了。”

  “等等,欢喜兄弟,我和你一起去,这顿我请。”董云凯急忙站了起来。

  两个人走出去的时候都是默然无语,谁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那天在医院见到董云凯的时候,他西装革履,一脸严肃。今天再见到可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欢喜兄弟,谢谢你。”

  “云凯大哥,你说过了。”

  董云凯叹了口气:“我也不瞒你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大伯和我特别生分?”

  雷欢喜点了点头,他刚才还在奇怪呢。

  要说不管怎么样,董云凯虽然是董爷爷的远房侄子,但毕竟也是亲戚啊。

  可看董爷爷的样子,好像不太愿意和他们来往似的。

  “其实啊,这当中的故事说来就长了。”董云凯又叹息了声,然后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董云凯的父亲叫董方刚,是个干部,后来在特殊年代被打倒了。

  那段时候董家失去了经济来源,那些亲戚谁都不敢登门。

  只有一个原本不怎么来往的远方亲戚,知道了董家的困境之后义无反顾的伸出了援手,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接济他们,送钱送米送油。

  正是靠着这个远方亲戚,董家才熬过了最困难的那个阶段。

  这个仗义出手的人就是现在的董山北!(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