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丹和朱国旭第二天要参加镇政府的壮行宴,当天就住在了仙桃村。

  村子里已经有不少的游客居住了,入住率在50%左右,对于并不是旅游旺季的这个季节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梁总,出去走走?”吃完了晚饭,朱国旭站起来说道。

  “好啊,出去走走,说真的,还没有好好的看过仙桃村呢。”梁雨丹笑着接受了邀请。

  夜晚的仙桃村,月亮挂在天空。月色柔柔的铺洒在地面。

  “总是忙着生意,很少像现在这样了。”朱国旭有些感慨:“我们这些人啊,成天想着赚钱,心思都钻进了钱眼里,家庭也顾不上了,自己的身体也顾不上了。”

  “朱总是有家难顾,我那些年是想顾家都没有家啊。”梁雨丹也叹息了一声。

  “现在好了,你有雷欢喜这么一个好儿子。”朱国旭顺口问道:“欢喜的爸爸是做什么的?有消息了吗?”

  梁雨丹的面色有些黯淡:“他以前是养兰花的,甘于清贫,后来和我离婚后,就没有了他的消息,只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帮助过我,但本人却还没有露面。”

  “真是抱歉,梁总,不该问这事的。需要我帮你寻找一下吗?”

  “谢谢,朱总,不过不必了。”梁雨丹微微摇头:“欢喜爸爸如果想躲着你,谁也找不到他。我想我们一家人早晚都会团聚的。”

  朱国旭有些不以为然,以自己的人脉和财力难道想找一个人还找不到吗?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也不好过分插手。

  “梁总,我看我们很快就要当亲家了。”朱国旭换了一个话题:“欢喜这个孩子我喜欢,安妮妈妈喜欢,很多人都喜欢,这是个好孩子。他能有今天,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吧。把我的宝贝闺女交给他,我放心。可有一个人我不放心啊。我的宝贝儿子朱晋岩。”

  “您儿子怎么了?”梁雨丹有些好奇。

  朱国旭苦笑了一下:“不成器,不成器,背着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我有什么办法?我是他爸爸,只能护着他,梁总,您别笑话我,这些事我本来是不应该说的。可我没有办法啊,急啊。我知道他一直对欢喜有偏见,变着法子的想要对付欢喜,他斗不过欢喜的,斗不过的。”

  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儿子,梁雨丹的心里居然觉得很开心。

  朱国旭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的鱼塘:“欢喜能有一口鱼塘有了今天的成绩,晋岩呢?他就像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也许脑筋反应快,可是没有经过风雨,稍微跌个跟头就不行了。所以我求过欢喜,将来有一天他们真的反目了,放过他。饶过晋岩,我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我会看着欢喜的。”

  梁雨丹这话才说出来,朱国旭却已经摇头说道:“我担心的不是欢喜,欢喜是个好孩子,他的心地比谁都善良。我担心的是安妮啊。安妮性子烈,要是她喜欢上了一个人,会不顾一切,全心对待。我担心的是将来安妮不肯放过晋岩。梁总,我看安妮和你这个未来婆婆很亲,所以我把安妮拜托给你了。”

  梁雨丹默默的点了点头。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哪家的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子女?

  朱国旭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谁想到他家里却是这样的一个儿子?

  安妮是个好孩子,将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这个当婆婆的可绝对不会让她吃亏的……

  ……

  “如果本人未来有任何不测,在本组织中的所有地位、财产,都无条件的由雷欢喜先生继承……本人在全世界各地的财产也都将由雷欢喜先生继承……本人财产包括……如果在雷欢喜先生年满26周岁,本人依旧健在,所有转让协议将立刻生效……”

  长达20页的文件由三个面色严肃的律师宣读了出来。

  “乔远帆先生,本协议一式12份,由ifo七名执委,首席执政官,ifo总部,和我们三名律师每人各持一份,一旦您签字,那么协议即刻生效,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唯一的意见,就是要签那么多的字,盖那么多的章。”乔远帆笑着拿出了一枚戒指。

  “乔,你不再仔细考虑一下了吗?一旦签字,将来再改的话会非常麻烦,必须要召开一个新的特别会议。”

  “尊敬的首席执政官威尔逊先生,我已经决定了。”乔远帆微笑着在每一页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用那枚戒指盖上章:“真是太麻烦了,为什么要弄的那么麻烦呢?12份,总共240页,老天啊。威尔逊先生,你真该看看那个叫雷欢喜的孩子,他实在太有趣了。我又是一个很懒散的人,所以他比我更加适合这里。啊,当然,在他26周岁前我是不会告诉他这个秘密的,那会使他丧失进取的决心。”

  ifo首席执政官威尔逊先生耸了耸肩:“您真是一个怪人,当然,ifo任何一名执委的决定我们都将给予最充分的尊重,在明年一月举行的ifo正式会议上,我们会宣布您的决定,我想每一个人都会被震惊的合不拢嘴。一个全世界最年轻、最有财富、最有权势的年轻人就快要诞生了。”

  “不,他现在还不够资格。”乔远帆停了下来,微微的摇了摇头:“他还没有达到我的期望,他今年23岁了,他还有3年的时间证明给我看,他能够做的更好,他的极限将在天空。”

  威尔逊觉得不可思议。

  他太想看看这个叫雷欢喜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让一个ifo的执委这样对待他。

  这可是在ifo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

  “在明年的正式会议上,我将提出许多提案,比如如何让我们的组织年轻化。”乔远帆一边签着字一边盖着章:“而且我们应该更多的让有能力的人获得更大的权利。”

  “您的意思是?”

  “ifo应该进步。比如沃伦.巴菲特先生,他在股市里所向披靡,ifo是他最早的投资者,他也为ifo创造出了无数的财富,他号称‘股神’,但是在ifo里呢?这么多年了他仅仅是一个‘投资理事会’的理事,对ifo的发展和进步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策权。和他所创造出的财富相比,这很不公平。”

  他若有所思:“很多很多像他这样的人,都因为不是ifo的创始家族,所以就算他们的功劳再大也不能进入决策核心层,这不公平。我们乔家,同样也不是ifo的创始家族,但却成为了七大执委之一,为什么你们可以对乔家破例,而对其他人却不能?这难道不是妨碍我们继续进步的最大问题吗?”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威尔逊面色严肃:“ifo过去只有六大执委,在组织面临分裂的关键时候,是您的祖先以当时来说天文数字般的资金挽救了这一组织,所以被执委和当年的执行长破例同意吸纳进了最高评议会,成为了第七名执委。乔先生,当初ifo面临的分裂,正是因为我们赋予了一些人更多的权利才造成的,我们不会重蹈覆辙,不会再去面临一次危险了。也正是权利的高度集中,才让我们平稳没有任何争议的生存到了今天,并且越来越强大,越来越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发挥我们的影响力。”

  乔远帆苦笑了一下。

  在迈阿密举行的这次会议号称是“最高决策会议”,其实就是ifo的几个巨头参加而已。而这次会议锁讨论的事情,其实已经决定了明年1月举行的全体会议的主题。

  那些参加会议的人,只需要去聆听并且执行而已。

  他们中的一些人大概也会提出自己的建议,但是这些建议有多少会被采纳呢?

  所幸的是自己只要再忍三年就可以了,三年以后,如果不出现什么大问题,就让雷欢喜这个小家伙去头疼吧!

  嘿嘿,一想到雷欢喜听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样子,乔远帆就忍不住笑了。

  终于签完了最后一个名字,盖上了最后一个章。

  乔远帆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要脱臼了。

  “完成了?”

  三名律师仔细检查了每一个签名和印章:“完成了。”

  乔远帆收好了戒指:“那我要走了。”

  “那么急?您不好好欣赏欣赏迈阿密的风光吗?”威尔逊有些好奇。

  “不了,我要去釜山。”乔远帆笑着说道:“亚运会会在那里召开,我急着去看看雷欢喜的表演。对了,威尔逊,你得让康丝丽帮我去订房间,听说那里得房间很不好订。”

  “没有问题,我们在釜山同样有巨大的投资。”威尔逊毫不迟疑的答应了下来:“不过一切的开销会从你的资金中扣除的。”

  “不用那么小气吧,你请我一次怎么啦?”乔远帆嘀咕了一声:“难怪你没有什么朋友,算了,算了,我自己来就自己来,你可给我算好了花,我将来可是要来查账的啊!”

  他的这一副嘀咕的样子,仔细看可像极了一个人!

  不光是像,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