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丹和安妮到底还是食言了。

  她们准时出现在了拍摄现场。

  毕竟这是欢喜哥的第一次触电,谁不想亲眼看到这一幕呢。

  剧组选择的拍摄地是一处工厂,在这里搭建起了一个小小的体育场馆。

  都知道雷欢喜身为亚运代表团的成员之一,很快就要跟随回国,时间紧张。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戏份放在了第一天拍摄。

  “抓紧,大家抓紧,欢喜哥的戏份争取在今天一天内拍摄完成。”副导演洪飞鹏大声招呼着。

  女主角甜言已经到位了。

  过了没有多少时候,我们的欢喜哥便在一大群人的前呼后拥下出现了、

  甜言一下就笑了:“欢喜哥,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加像明星。”

  欢喜哥得意洋洋:“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我的粉丝,粉丝。”

  粉丝?

  丁丁她们撇起了嘴。

  要不是你死缠烂打、苦苦哀求、威逼利诱、发誓许愿,我们这些人会来看你那么烂的演技吗?

  “ok,欢喜哥时间紧张,大家抓紧了。”胡永伟拍了拍手:“服装,给欢喜哥换服装。”

  欢喜哥其实也不用换什么服装,也就是本色上演,穿着一条泳裤就出来了。

  演技虽然有些问题,但是欢喜哥的身材实在让人看一次就想尖叫一次。

  就连见惯了各式各样男演员的甜言也是双目放光。

  “各部门准备,开拍!”

  欢喜哥演艺生涯中最值得记录的一幕出现了!

  甜言饰演的韩国女孩子“贞贞”站在了泳池外。

  雷欢喜饰演的“冯金海”入水。

  摄像机跟在了泳池边拍摄。

  “好,略略放慢一些,略略放慢一些。”负责现场的洪飞鹏导演一直都在跟随着。

  来回游了一圈,胡永伟对欢喜哥在水中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竖了竖大拇指。

  洪飞鹏立刻说道:“出水。”

  按照剧本上的,这一幕应该是欢喜哥出水和贞贞相见道别了。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实在是太紧张了。

  出水?什么是出水?

  欢喜哥想都未想,立刻又奋力在水中划动。

  “出水!是出水!”

  洪飞鹏不知道喊了多少遍,才让我们的欢喜哥反应过来。

  感情大戏终于开始了!

  出水的欢喜哥,一眼看到了“贞贞”。

  深情的凝视。

  一秒过去了,十秒过去了……

  洪飞鹏一直在看着手表,当三十秒过去,他立刻做了一个手势。

  欢喜哥张开双臂,左右扭动着上身,很慢很慢的朝着甜言“飞奔”而去。

  “停!”胡永伟大声叫停,站了起来来到欢喜哥的面前:“欢喜哥,你做什么啊?”

  “什么做什么啊?”

  “你刚才做什么啊?”

  “没做什么啊,我看到电影电视里恋人相见不都是这样的?”

  “那是电影电视特效,我们自己上慢镜头,你在做什么啊?”

  “我以为需要演员来,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

  “重来!”

  好吧,好吧,重来。

  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拍过电影的新人,是需要多一些体谅的。

  欢喜哥出水,看到“贞贞”。

  深情凝视。

  一秒、十秒……

  洪飞鹏挥手。

  “丁丁,你来了!”

  “停!”不用胡永伟,洪飞鹏第一个大声叫了停:“欢喜哥,丁丁是谁?是贞贞,贞贞!”

  “我错了,我错了,昨天排练的时候是和丁丁一起排练的,叫习惯了。我知道了,贞贞,是贞贞,白素贞的贞。这次保证错不了了。”

  “重来!”

  对于一个新人还是多体谅一些吧。

  出水、凝视。

  一秒、十秒……

  上台词!

  “白素贞,你来了!”

  “停!”

  “导演,我错了,我错了,是贞贞,不是白素贞!”

  对于一个新人……我特么的忍!

  这一次,我们的欢喜哥终于叫对了名字:“贞贞,你来了。”

  “恩。”“贞贞”低下了头:“你要离开了吗?”

  “不是离开,是去参加比赛,世界大赛。那是我的梦想,站到亚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

  “停!是世界大赛!不是亚运会!”

  忍,欢喜哥刚比完亚运会,还没有恢复过来呢。

  “金海,你会回来吗?”

  “会的,贞贞。”欢喜哥完全的入戏了:“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忘不了你雪白的头发,乌黑的皮肤……”

  “停!”胡永伟面色铁青,他必须要控制住自己才能不让自己爆发:“欢喜哥,大哥,我们不是在拍白发魔女传,也不是在说非洲恋情故事,明白吗?”

  “我错了,我错了,导演,我再来一次。”

  “金海,我们约定一个地方,当樱花飞舞的时候,我们就在那里见面,好吗?”“贞贞”柔情地说道。

  “好,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们在哪里见面?”

  “仙桃村。”

  “雷欢喜!”胡永伟爆发了:“是百潭寺,不是你的仙桃村!”

  一个上午,整整一个上午!

  我们的欢喜哥和贞贞,以及一整个剧组就站在泳池边。

  反复响起最频繁的一个字眼是:

  “停!”

  演得烂我们可以忍,加进大量自己创造的莫名其妙的动作我们也可以忍。

  可是大哥,你的台词真的让人忍无可忍。

  一直到了中午吃盒饭的时候,我们的胡导演脸色还是铁青的。

  一个上午,就这一幕还没有过啊!

  甜言却已经乐得不行了。

  憋死了,刚才在和欢喜哥对戏的时候就快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换一个控制力稍差的演员,只怕早就笑场无数次了。

  梁雨丹和安妮面面相觑。

  丢人啊,太丢人了!

  早知道真的就不来了啊!

  一吃完盒饭,胡永伟连休息的时间都不给大家:“开拍,开拍,我们在这只租赁了一天,必须把上午损失的时间都补回来。”

  擦,才租赁一天啊,小气。

  奇怪,为什么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盯着我呢?欢喜哥很是有些纳闷。

  难道完不成拍摄进度是我的原因吗?

  “夏威夷恋歌”继续开始拍摄。

  两人深情凝视——都已经深情了一个上午。

  “贞贞。”

  “噗嗤。”

  欢喜哥一开口,甜言到底还是笑场了。

  捂住肚子“哎哟哎哟”的笑着。

  “停!”

  “导演,这可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笑的啊!”欢喜哥赶紧大声分辨。

  “对不起,对不起。”甜言笑得根本直不起身:“我一看到欢喜哥就想笑,实在对不起,让我笑一会,再笑一会。”

  ……

  “贞贞。”

  “金海。”

  “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你也是。”

  “雪花飞舞的时候,我一定会……”

  “停!”

  “导演,我错了,是樱花飞舞。”

  ……

  “那是我一生的梦想,我一定会养出一条最大的鱼……我错了,导演,应该是拿回最大的奖杯。”

  ……

  胡导演掏出了一根烟,打火机点了好几次才点着。

  他的手有些哆嗦。

  默默的抽着烟,再也不去看现场一眼。

  洪飞鹏“停”的声音不停的传来。

  “没有不称职的演员,只有不会导戏的导演。”

  这特么的狗屁话到底是谁说的?

  自己一生曾经做过很多错事,但回想以往,展望未来……

  自己特么的再请欢喜哥演戏自己就是一头猪!

  悲哀啊。

  笑场,甜言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不停的在那笑场。

  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天黑了。

  一脸绝望的洪飞鹏来到了胡永伟的面前:“胡导,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他没有说拍摄的进展,胡永伟也没有问,他只是悲愤地说了一句:“明天再租赁这里一天吧。”

  洪飞鹏默默的点了点头:“还要再请一个演员吗?”

  胡永伟看着自己的助手。

  你说呢?

  “导演,拍完啦?”欢喜哥喜滋滋的来到了胡永伟的面前:“我下午的表现完美吧?”

  胡永伟点着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太完美了!”

  “谢谢,谢谢。”欢喜哥握了握胡导演的手,又握了握红导演的手,然后问了一句:

  “晚上是拍床戏吗?”

  胡永伟默默的扭过了头。

  一滴眼泪从他的眼中落下……

  ……

  胡永伟和洪飞鹏这一对黄金搭档,一共冲击了三次金狮奖,前两次失败,最后一次终于成功。

  在颁奖仪式上,我们的胡导演是这么说的:

  “两次的失败都打击不了我,因为我曾经遭遇过更加惨重的打击。是的,我所遭遇的磨难是任何导演都没有经历过的。正是那次的打击,才让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才让我对明天更加充满了希望。”

  但是无论别人怎么问,他都没有说出那次打击是什么

  只是他的好搭档洪飞鹏才知道。

  那是在韩国釜山,有一个一心想要拍床戏的家伙……

  ……

  欢喜哥的大明星梦破裂了。

  他觉得自己非常努力,演得其实也不错。可是为什么就得不到欣赏呢?

  这可真的是太打击人了。

  他的妈妈梁雨丹轻轻拥抱住了自己的儿子,然后低声说道:

  “儿子,你以后可以养鱼,也可以继续游泳,随便做你任何喜欢做的事情,但听妈妈一句话,千万不要再演戏了。”

  “可是,我心中有一团想要当演员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们老乔家真的丢不起这个人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