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流窜全国各地的诈骗团伙土崩瓦解。

  原因就是三个小年轻。

  梁雨丹知道后,对自己的儿子赞不绝口,对未来的媳妇和儿子的好朋友同样是赞不绝口。而且还告诉他们,自己立刻要去美国一趟,等几天会来衡明市,一是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处理,一是协助警方作证。

  因为让儿子不要急着回来,在衡明市多玩几天。

  欢喜哥本来也就没有想急着回来。

  和老乔还有一个赌约在呢。

  哼哼,上次让他从自己这里弄走了两大块黄金,这次无论如何也都要想办法弄回来。

  给老乔打了电话,可却没有人接。

  难道老乔知道自己来了,躲起来了?

  没那么容易!

  你家欢喜哥的两大块黄金啊,怎么都不能就这么着没有了。

  再打,还是不接。

  不怕,你老乔想躲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你不接我电话?没关系,你忘记了你上次给过我地址!

  别说是欢喜哥,连安妮和莫胖子都有些想老乔了。

  和这个老乔在一起多有趣啊。

  打开导航,输入老乔留下的地址,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那里。

  衡明市菱花大道绿华巷126号思念烟酒店。

  这是一条很老很老的巷子里,很多房子上都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很多人家都把桌子椅子放到了屋子外面,吃着小菜,喝着小酒。

  有的时候隔壁人家的,还会不用招呼就来拿上一块肉,然后给对方送来一段鱼。

  这样的生活,在高楼里可是绝对看不到的了。

  思念烟酒店的卷帘门却是闭着的。

  一个50多岁的男的走到了烟酒店前,一弯腰打开了卷帘门,向上一拉,然后冲外叫道:“老宋一瓶稻花香,还有谁要啊?”

  “我,我也要一瓶稻花香,再来包花生米。”

  “我这来两瓶啤酒。”

  “成嘞,我先帮你们把钱付了,一会记得给我啊。”

  那个男人拿出了酒和花生米,掏出一张100的,熟门熟路的打开了藏在柜台后面的一个铁盒,放进整票,找了零钱。

  一转身,正想关门,看到雷欢喜他们三个:“要买什么不?不买我给关了啊。”

  “啊,不用。”雷欢喜摸了摸脑袋:“这家店是你的啊?”

  难道老乔连这都吹牛皮,明明不是自己的烟酒店非要说成是自己的?

  “不是。”男的有些不耐烦了:“你们问这么多做什么。”

  “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谁?”

  “乔远帆。”

  “老乔啊!”一听到这个名字,男人的态度顿时变了:“这店是老乔的,他经常出去,所以配了几把钥匙给大家,我们几个人都有。这巷子里现在就这么一家烟酒店了,要是不开门我们买东西得过一条马路,那多不方便啊。老乔想了这么个办法,大家想买什么自己开门拿,买钱放那就行了。”

  嘿,这也行?

  这老乔偷懒是真的,可也是真信赖这些邻居啊。

  不过可以确定老乔不在了。

  “那他现在在哪?”雷欢喜试探着问了一句。

  “住院了。”

  “啊?住院了?”

  “是啊,住了一礼拜了,心脏不好。”男人说到这急忙说道:“不过不要紧,后天就能出院了。大喇叭在那陪着呢。”

  大喇叭?

  大喇叭是谁啊?

  雷欢喜三个人听的简直是一头雾水。

  “你们是他朋友还是亲戚?”

  “朋友。”

  “我说呢,从来没听说过老乔有什么亲戚。”那男人笑了:“还没有吃饭吧?别客气,老乔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我姓穆,大家都叫我‘阿五头’。来,一起吃饭,吃完饭今天正好我去换大喇叭,我陪夜。到时候带你们去看老乔。”

  阿五头和那些乡邻们特别的热情,把几张台子并在了一起,招呼着雷欢喜三个坐了下来。

  雷欢喜、安妮、莫胖子三个人也没有客气。尤其是安妮,肚子真饿了,拿起筷子就吃。

  “这小姑娘好玩啊。”那个叫老宋的笑道:“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就算不嫌弃我们这些老家伙,在这里吃饭总也担心卫生问题,可你看人家小姑娘,一点都不在乎。”

  “我饿了,不管了。”安妮嘴里塞了一大块鱼肉:“做得挺好吃的。”

  一帮乡邻都笑了起来,阿五头笑道:“我想起来了,那次老乔回来说自己认识了一帮小朋友,肯定是你们了,看来老乔这次没有吹牛。”

  “老乔一直吹牛啊?”欢喜哥一下来了兴趣。

  “可不是?”阿五头咪了口酒:“老乔爱吹牛,我们这里谁不知道?今天和我们说美国那里什么什么样,明天和我们说英国那里什么什么样,弄得他好像真得去过一样。上次我问他,去纽约得机票多少钱一张啊?他支吾了半天没有说出来,最后给我们来了句,机票都是别人帮他买好的,他从来没有看过价钱。我就说了,‘老乔啊,你干脆说是个外国美女给你买的得了。’你们猜老乔怎么回答的?他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一桌子的老伙计“哄”的笑成了一片。

  老宋乐不可支:“这个老乔,要真认识什么外国美女,还光棍到现在?也就是大喇叭看的中他了。”

  “啊?”正在那吃着的安妮顿时来了兴趣,发扬起了八卦精神:“叔,给我们说说呗。”

  安妮人长得漂亮,嘴又甜,这一帮老伙计干脆把老乔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老乔不是本地人,是20多年前搬到绿华巷的。

  一来就开了家烟酒店,一直开到了现在。

  当时他40岁出头,风度翩翩,人长得特别帅气,天文地理什么都懂,再加上又是单身一个,所以一下引起了绿华巷无数未婚女性的青睐。

  大喇叭就是其中一个。

  大喇叭是外号,真名叫刘彩娥,当时才只有25岁,人长得还可以,就是性格泼辣了点。一看到老乔,当时就对人说自己就相中这个男人了。

  不顾双方年纪相差大,亲自跑到老乔店里要把自己许配给他。

  老乔一口拒绝了。

  以后大喇叭纠缠了老乔三年,老乔从来都没有答应过。

  大喇叭眼看奔30去了,一气之下,随便嫁了个人。

  结婚那天,老乔也去了,还送了一份厚厚的彩礼、

  听大喇叭的闺蜜说,大喇叭那天哭了。

  大喇叭的命不好,找了个只会烂赌玩女人的男的,勉强过了几年,一次又被大喇叭抓奸在床,两人大打一场,离婚了,女儿归大喇叭抚养。

  那段时间大喇叭过得非常艰辛,一直都是老乔接济的。

  大家以为他们可以破镜重圆,没有想到老乔帮归帮,但感情上却一点也不含糊,他有次喝多了告诉阿五头:

  “我是同情大喇叭,可我不爱她,我心里早有爱着的女人了。我这一辈子都爱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哪怕过了三十年五十年,我快要死了,我心里还是只有一个她。”

  这话后来传到了大喇叭的耳朵里,大喇叭彻底的死心了。她对阿五头说:

  “你去告诉老乔,这样的男人我服,我真服,我羡慕死那个他爱着的女人了。这辈子我当不了老乔的女人,我就当他的妹子,他没有亲人,我这个当妹子的就照顾他一辈子!”

  这就是大喇叭和老乔的故事。

  “老乔这个人除了喜欢吹牛,其它方面……”老宋一竖大拇指:“没说的,绿华巷里没有人不服帖他的。谁家里要是遭了灾有了困难,没说的,老乔倾家荡产都要帮忙啊。老菜皮,你和这些小朋友们说说。”

  精瘦精瘦,外号叫老菜皮的喝了口酒:“那一年,我儿子得了重病,没钱啊,我们全家都急得要上吊了。老伙计们帮着凑钱,可他们也不富裕,医药费差得远呢。老乔失踪了几天,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箱子朝我面前一放,‘给咱大侄子看病去吧’。我一打开来,里面全是钱啊。15万,整整15万啊。你们现在听起来也许不多,可这是发生在18年前的事啊,要不是这15万,我儿子可活不到现在了!”

  莫胖子一听就好奇了:“老乔哪来的15万啊?”

  “这事我知道。”阿五头叹了口气:“他以前脖子上一直挂着一块玉,很值钱,我以前玩过玉,一眼就看出那是唐朝的东西。可他那次回来后,玉没了。你们说这钱是哪来的?”

  雷欢喜、安妮、莫胖子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成,老乔,你成,好样的!

  这次就算打赌你输了,你家欢喜哥也不问你要回那两大块黄金了。欢喜哥不用想就能猜得出,这两块黄金你肯定是拿去做正经事了。

  “这条巷子里,他能帮到的都帮。”老宋指了指巷子:“所以这次他一生病,大家伙都商量好了,钱,大家伙一起来。照顾,大家每天轮流照顾。老乔是没有亲戚,可我们大家都是他的亲戚!这自己家里的亲戚要是生病了,我们不照顾谁照顾啊。”

  欢喜哥终于知道老乔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一个能被这么多人喜欢,尽管有些爱吹牛的小毛病也完全可以忍受了!

  人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不容易!(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