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还是笑眯眯的:“当然,不过我们要先把安妮叫来一起说。…≦,”

  于是,还在生气,满脸不情愿的安妮被叫了进来。

  “肯定有问题。”莫胖子听完了安妮说的关于新大厅学院的盛宴后说道:“我没有什么证据,但让我最疑惑的是,所有的人都对普强公司的事情知道的太详细了,真的太详细了。两个看工地的工人,居然对普强公司的现状知道的这么一清二楚。什么银行放贷,什么潘伟力去了香港筹措资金。我很难理解,难道普强方面什么事情都和这两个工人汇报的吗?活着是这两个工人没事做就大厅普强的事情?”

  欢喜哥在那咧嘴笑着,一句意见也没有发表,只是听着莫胖子说了下去:

  “还有,那个司机小史,也有些过分了。为了增加他的说法可信度,居然说出了潘伟力小三的事情。我实在想不出有几个司机那么嘴快,还能够得到老板信任的。自从我们来到了衡明,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好像在演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说出自己的台词,力争要让我们信任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欢喜哥,我都说了肯定有问题,你还不相信啊。”安妮嚷了起来。

  “可是万一呢?”欢喜哥在憨笑:“万一这些事情都凑巧了呢?”

  对于欢喜哥的憨笑,莫胖子一点都不相信,他知道欢喜哥心里肯定有了自己的想法。

  莫胖子叹了口气:“那么就说说那辆宾利吧。我那个老爸教我,如果你对一个人不信任,就先从他的车子查起。我查了,衡明没有那辆蓝色的宾利慕尚可以出租,所以应该是普强自己的。可我没有死心,所以我通过一点点小小的技术手段查了一下那块车牌。你们猜怎么着?那块车牌不属于宾利慕尚,而是属于一辆大众高尔夫的。你们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欢喜哥?”

  欢喜哥挠了挠脑袋:“可能他们脑子有问题呢?”

  “欢喜哥!”安妮叫了起来:“你再不老老实实的,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啊!跆——拳——道!”

  “停!”欢喜哥一个后退:“好吧,好吧,我交代,我全交代。我也发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从普强出来的时候。我捡到了一张送货单,一共是30台台式电脑和15台笔记本电脑,全部都是两个礼拜前送到的。可能是普强换电脑了,所以我就按照送货单上的电话打了过去。胖子用了一点技术手段,我在问话的时候也用了一点技术手段。”

  欢喜哥冒充了一次普强公司的财务部人员。

  在他的套问下,送货方告诉他,这是他们两个礼拜前送到普强公司的,送货去的时候普强公司也没有什么淘汰的旧电脑。而且送货的时候,还有一些其他的供货商也正好去送货。普强方面向供货商们解释。因为公司刚刚搬迁到这里,很多人员都没有到位,所以和他们的约定是一个月之内统一结款。

  “因此,电脑这些东西都是两个礼拜前送去的。”欢喜哥依旧在那笑着:“为什么呢?也许公司搬迁了?有可能。反正我认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安妮差点被欢喜哥的态度给气死了:“有可能,有可能,怎么什么事情在你眼里看起来都是有可能的啊。他们肯定都是骗子啊!”

  随即又在那里嘟囔着:“要真是骗子的话,这帮骗子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普强公司的资料。一查就查出来了,包括公司地址。”

  “人有盲点的。第一眼看到那么大的一家公司。你不会去考虑其它问题。”欢喜哥往嘴里塞了一粒话梅,说话的时候有些含糊不清:“骗子为什么能够得逞?因为他尽量把高大上的一面展示给你看,然后连珠炮似的向你进攻。你看,今天我们看到了工地,看到了公司,看到了营业执照。看到了一切该有的东西,谁还去考虑公司地址的问题?再说了,即便我们问起,他们也早就准备好应对的办法了。”

  “那怎么办?”安妮和莫胖子同时问道。

  “怎么办?反正又没有骗到我们的钱,而且我们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他们是骗子。所以这些事情,不该由我们来操心。”欢喜哥说到这里,一看安妮又准备动手,赶紧说道:

  “所以我报警了!”

  “啊!”安妮和莫胖子一起叫了起来:“报警了?”

  “报警了,在胖子进来之前我就报警了。”欢喜哥吐出了话梅核:“我觉得有问题,所以我就报警了,有什么事情,寻找证据,都交给警察去做啊。如果我弄错了,我肯定会当面向潘总道歉。”

  莫胖子猛的反应了过来:“欢喜哥啊,我想到了,如果警察证明他们是无辜的,那他们就是无辜的,真的是做生意的。你妈的公司就可以放心和他们合作了,你顶多年轻不懂事,道歉一下而已,对不对?”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欢喜哥笑嘻嘻的嘀咕了一句……

  ……

  三天之后,所有的结果都出来了:

  一个组织庞大、分工严密,在多地流窜作案的诈骗团伙被衡明市警方一举端掉。

  这个团伙往往在一个城市作案得手后,立刻销毁所有证据撤离,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城市,。

  这次他们的目标瞄向了刚刚经历过贝利亚创投骗局的衡明市。

  人是有盲点的。

  这个地方刚刚遭遇了如此大规模的骗局,第二个骗局在短时期里是不会再次出现的。

  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而且这次他们准备玩次大的之后就彻底收山。

  所以他们把目光盯向了一些大型企业集团:

  衡明市的、云东市的。

  不光是环海集团,就连君诚集团也都一样被盯上了。

  还是盲点的问题。

  很少有骗子敢如此公然诈骗一个大型企业。而且还是一次规模巨大的投资。

  为此他们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那块地的确是普强公司的,普强公司也的确遭遇到了资金上的困难,真正的潘伟力目前正在美国筹措资金。

  所以他们用很小的代价买通了看工地的两名工人,让他们背熟了关于普强公司的资料。

  然后他们不惜重金,租赁了非常气派的办公室,临时招聘了一大批的“员工”。

  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伪造了所有的资料。

  万事俱备,就等着大鱼自己上钩了。

  而且整个骗局,最高明的一点在于,他们只要求合作方先提供10%的资金,能够让项目尽快启动起来,并且愿意把全部的“财务”交给对方掌握,甚至包括汇款的账户也交给对方监管!

  几个亿的项目,10%已经数额巨大了。

  这足够他们拿到钱后就逃跑了。

  至于怎么从对方监管的账户里转移资金,他们也有自己的办法:

  他们已经买通了银行的工作人员。

  这种事情其实经常发生。

  不过他们玩玩没有想到的是,三个小年轻,居然在第一天就看出了这是一个骗局。

  莫胖子精明,特别的精明,从来只有他骗别人,没有别人可以骗他。

  而且这个胖子最变态的地方在于,和任何人合作,他在第一时间都会把对方先定义为骗子。

  然后他会想方设法找出对方是骗子的证据。

  只有在失败后,他才会有条件的信任对方。

  安妮呢?

  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正好参加过剑桥的盛宴。

  如果你说一个云东大学的盛宴,她倒未必会知道了;。

  我们的欢喜哥呢?

  到底是运气好,正好发现了送货单,还是从第一分钟开始他就没有相信过那些骗子呢?

  安妮和莫胖子事后也问过他,我们的欢喜哥还是在那憨憨的笑着:

  “他们在高速公路接我们上车的时候,那个‘潘总’在司机小史的耳朵边说了一句,‘几个小年轻,问题不大,梁雨丹的儿子不定就是个纨绔子弟,好弄。’我听到了。”

  “啊?耳朵边说话你都能听到?”

  “哈哈,我在吹牛。”欢喜哥大声笑了出来。

  “我们就知道你在吹牛!”

  ……

  这次诈骗案最终会如何判决欢喜哥不知道,不过他有了另外的一个收获:

  那个所谓“副总”柯开顺,就是曾经诈骗过宏哥的那个“朋友”:

  老四!

  自从上一次成功的诈骗后,他们已经潜伏了很久。

  可是这一次再度出山,他们却终于落网了。

  宏哥被他们诈骗得倾家荡产,一生的积蓄化为乌有,家庭也为此而破碎。

  现在天理昭昭,这些人都被抓住了。

  宏哥被骗去的钱也许很难再追回来了,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

  好人未必有好报,但坏人一定不会有好报!

  宏哥在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当天晚上,一个人喝了整整的一瓶酒。

  那一个晚上他喝得酩酊大醉。

  然后他给已经离婚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

  “我心里的一个结被解开了。钱,我真的很喜欢,但失去的就失去了。可是骗子最终罪有应得,你好好的过日子,再见。”

  宏哥知道自己欠欢喜哥的这一辈子都很难还得清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