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于是多了一个爹;

  乔远帆。

  乔远帆乐得各不拢嘴,多纳尼娜塔莎夫妇也是连声祝贺。

  就连安妮和莫胖子也都为他们高兴。

  看他们两个,多像一对父子啊。

  唯一不高兴的大概就是我们的欢喜哥了。

  自己的亲爹还没有找到呢,怎么又多了一个干爹出来?

  妈妈要是知道了自己可怎么交代啊?

  唯一值得庆祝的,是不是这300万的债务就可以赖了?

  可是我们可怜的欢喜哥梦想很快就破灭了。

  “欢喜啊。”老乔的声音里就透着一股亲热:“咱们是父子了,可父子归父子,债务还是要算清的,你的300万大概什么时候能给我?”

  “老乔,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欢喜哥叫了出来:“都说是父子了,你还计较这点钱?”

  “那不一样。”老乔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男人要有担当,输了就是输了。你可以晚点给,但不能不给。6个月,6个月的时间够不够你去凑集这300万了?”

  “老乔,算你狠!”欢喜哥再一次的崩溃:“6个月是吧,我肯定帮你弄到!”

  “多谢多谢。”老乔乐呵呵的拱手:“我代那几个小朋友谢谢你了。”

  欢喜哥几个人都是一怔:“什么小朋友?”

  “这钱真不是我自己要的。”老乔收起了笑脸:“有几个小朋友都患了相同的怪病,美国有了特效治疗手术,6个月以后他们就会去美国治疗,费用大概就在300万左右。欢喜,这事不能开玩笑,你要是没有,我来,我怎么也能弄到这300万。”

  欢喜哥、安妮、莫胖子这才知道老乔要这300万的目的。

  “6个月,300万。”欢喜哥叹息一声:“老乔啊,我玩不过你,我认栽了。不过你到哪去弄300万?我来吧,不用6个月了,3个月之内我就能弄到300万!”

  “真的?”

  “真的!”

  欢喜哥这一次不再小气,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龙鱼、兰花、奇石,自己什么不能卖?什么不能变成钱?

  去他的“品德高洁之士”,比起救人来这些都算得了什么?

  老乔举起了酒杯:“欢喜,我没有看错你,我敬你。”

  多纳尼夫妇也举起了酒杯:“你们都拥有高尚的品德,我们也敬你们。”

  几个人碰了一下杯子,又聊了一会,看看都快11点了。

  正想告辞,安妮却忽然说道:“别急嘛,那么好玩,再多玩一会。”

  于是几个人又坐了下来。

  安妮却变得有些心神不定起来,不断的看着餐厅门口。

  “在看什么呢?”欢喜哥有些好奇。

  “没什么,看看有没有客人上门。”安妮敷衍着。

  11点30,欢喜哥他们又想走,可安妮又找借口把他们留了下来。

  12点都过了,已经到第二天凌晨了。

  可是安妮要等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

  所有的借口都用光了,总不能无限制的把他们拖下去吧?

  安妮一急,灵光闪动,忽然脱口而出:“我想起来了,欢喜哥到现在连医生‘干爹’都没有叫过呢。”

  “对啊?”老乔也反应了过来:“不是安妮提醒我都忘记了。”

  安妮,你!

  欢喜哥无语了。

  怕就怕身边出一个叛徒啊!

  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是已经认账的,总不好反悔吧?

  再看看老乔殷切的目光,欢喜哥心里叹息一声,亲爹啊,我可对不起你了,要先叫别人爹了。

  妈哎,你可别怪儿子啊。

  欢喜哥站了起来,扭捏了半天,才艰难的张开嘴:

  “干——”

  一个“爹”字还没有出口,餐厅门口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

  欢喜哥转过了身子:“妈?”

  梁雨丹居然出现在了格兰特餐厅的门口!

  老乔——乔远帆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欢喜哥的一声“妈”字,好像一道闪电击在了他的心中,他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雷欢喜,然后又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梁雨丹。

  他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梁雨丹的目光,痴痴的看着这里,又重复了一遍:

  “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

  “我挺好啊。”欢喜哥莫名其妙。

  梁雨丹的脚步非常沉重,一步步的朝着这里走来。

  她忽然嫌高跟鞋碍事。

  那天,如果不是高跟鞋的话,在饭店里就可以追到他了。

  她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光着脚继续朝这里走来。

  如果这个男人还想跑,自己今天一定可以追上他的。

  他跑到天涯海角都别想再跑掉了。

  “妈,地上凉。”欢喜哥赶紧迎了上去。

  可是梁雨丹看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眼,却径直从欢喜哥的身边走过,一直来到乔远帆的面前这才停下,第三次说出了那句相同的话:

  “这么多年,你还好吗?”

  欢喜哥看傻了,安妮看傻了,莫胖子也看傻了。

  什么情况?

  乔远帆微笑着:“我很好,你呢?”

  “我不好,我天天在想你。”

  梁雨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目光一刻也不愿意挪开,她生怕一个疏忽,这个男人又会从她的生命里消失:

  “我一点都不好,我每天都在工作,就是想强迫自己不要想你,可是我做不到,我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我只要一空下来,每一分、每一秒,眼前全是你的影子。那天我看到你的,就看到你的一个背影,可是我一眼就认出你了。我拼命的追你,可是怎么追都追不上……”

  她的眼泪如同断了线一般落下,就好像那天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

  “我错了,那年我不该那么任性,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你的身上。那么多年,你一个人孤身在外面,你又不会做饭,又不会洗衣服,你怎么照顾自己?我错了,可我真的一直在找你,就好像在找我们的孩子一样天天在找你。你原谅我好不好?你回来好不好?”

  欢喜哥忽然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可是他不敢相信如此巨大的幸福会接二连三的落到自己身上。

  看,安妮哭了;看,莫胖子哭了。

  你们真傻,这又不是你们家的事。

  可是,可是。

  为什么我的眼角也会又湿润的东西在落下呢?

  欢喜哥多坚强啊!

  欢喜哥不哭!

  “你老了,头发都白了。”梁雨丹任凭自己的眼泪在飞:“你回来吧,不要一个人在外面飘荡了。我天天做饭给你吃,天天问你怎么养兰花,天天缠着你。你累了,我给你捶腰,你不开心了,我跳舞给你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傻孩子。”乔远帆忽然叹息一声,轻轻揽住了梁雨丹,就如同当年揽住她是一样的:“我不走了,我哪也不去了,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你身边,呆在家里。养养兰花,要是心情好了,我会下厨,捧着菜谱研究怎么做菜,用科学的方式分析为什么糖醋鱼一定要放糖,不能不能放胡椒粉的原理,好不好?”

  “好,好!凭什么糖醋鱼一定要放糖?”梁雨丹笑了,可随即又和一个孩子一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怎么真的那么狠心扔下我一个人一走了之。那么多年了,你到底有没有研究出糖醋鱼为什么不能放胡椒粉!”

  ……

  “丹丹,今天我来做饭。”

  “老公,你行不行啊。”

  “怎么不行?你都怀孕了,多休息,不要操劳,以后做饭我来做,我菜谱都买好了。”

  “老公,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好啊?”

  “等等,我在研究。”

  “研究什么啊?”

  “糖醋鱼为什么一定要放糖呢?”

  “老公,你傻了啊?糖醋鱼不放糖放什么啊?”

  “你想啊,这糖醋鱼的烧法是古人流传下来的吧?万一古人做先放的是胡椒粉呢?当然,胡椒粉是国外传来的,咱们做个假设啊。万一古人先放的是胡椒粉,那不就是胡椒鱼,而不是糖醋鱼了?”

  “老公,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不行,我得实验一下放胡椒的味道。”

  “老公,其实我今天不想吃鱼了……”

  ……

  梁雨丹依偎在乔远帆的怀抱里,一会笑,一会哭。

  安妮早就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了。

  妈,还有那个不知道是不是爸的爸,还有个人在这呢。

  哎,你们的儿子在这呢。

  你们倒是看看我啊?

  擦,有了老公就不要儿子了是吧?

  欢喜哥悻悻然的看着他们。

  好了,好了,今天肯定是个大喜的日子啊,你们别哭了成不成。

  终于老天爷像是听到了雷欢喜的乞求,梁雨丹不哭了。

  可是梁雨丹却拉过了安妮:“这是我们未来的儿媳,安妮。”

  “我知道,我们早就认识了。”乔远帆微笑着:“多好的一个孩子啊。”

  “公公,婆婆。”我们的安妮大小姐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天啊,哪有不先介绍儿子介绍儿媳妇的啊!妈哎,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妈啊?

  欢喜哥算是彻底的无语了,算是彻底的服了自己的妈妈了。

  “这个是莫大伟莫胖子,也是我们儿子的好朋友。”

  拿块豆腐来,你家欢喜哥真的活不下去了。

  欢喜哥心中的悲愤实在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虽然儿子在演戏上给老乔家丢脸了可亲妈你也不用这样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