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雨丹牵着乔远帆的手来到了雷欢喜的面前,看了看乔远帆,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然后,雷欢喜和乔远帆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你是我爸爸?”

  “你是我儿子?”

  梁雨丹眼里含着泪,可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欢喜哥,他不叫乔远帆,他叫乔关山,他是你的爸爸。关山,他也不叫雷欢喜,他叫乔渡淳,他是你的儿子。”

  乔远帆——乔关山!

  雷欢喜——乔渡淳!

  他们本来就是亲父子!

  雷欢喜想挤两滴眼泪出来,可是他发现自己实在挤不出来。

  于是我们的欢喜哥问了一个问题:“按理父子失散了那么多年今天终于相见,我们应该抱头痛哭是不?”

  乔远帆认真的点了点头。

  “可我为什么看到你只想笑呢?”欢喜哥很认真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乔远帆也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很认真地说道:“我看到你也没有悲伤,我也特别想笑。”

  “我以后还是叫雷欢喜好不好?我爷爷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好,只要你是我的儿子,你叫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将来你要生两个儿子,一个姓雷,一个姓乔。”

  安妮大喜,这果然和自己当初承诺婆婆的是一样的。

  然后我们的欢喜哥继续特别认真地问道:“那我欠你的300万是不是可以免掉了?”

  “不可以,亲父子都没有商量。”

  “你这个老乔啊,我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人叫成没有节操了。”

  乔远帆笑了,他张开了双臂:“儿子!”

  “爸!”欢喜哥只叫了一个字,眼泪终究还是夺眶而出。

  乔远帆一手揽住了儿子,一手揽住了妻子,眼泪也顺着他的眼角缓缓落下。

  知足了,知足了,什么都知足了。

  有妻子,有儿子,有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老天爷对自己不薄,不薄!

  这就是我们的欢喜哥和他一家人终于团聚的故事。

  有一个悲伤的开始,却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

  乔远帆就是乔关山,当年名震世界兰花界的“乔疯子”。

  玩兰花的没有谁不知道乔疯子。

  当年日本兰花界宗师级的人物草野富江,年少成名,25岁被赞誉为“无双兰王”,37岁带着自己精心培育了13年的“垂柳荷塘月”进行世界巡回展览。

  这一兰花名贵品种号称“五十年内再无人能出其右者”。

  当来到中国,进行到展览最后一天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年轻人来到展厅现场,只看到不到一分钟,然后发出耻笑:

  “这也配称得上天下第一兰?”

  然后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年轻人竟然几把撕烂了这株兰花。

  保安当场抓住了这个年轻人。

  眼看自己耗尽心血培养了13年的“垂柳荷塘月”毁于一旦,草野富江几乎吐血。

  年轻人虽然被保安抓住,但是却笑着说道:“弄坏你一盆兰花,我再赔你三盆也就是了。”

  草野富江强忍着怒气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兰花吗?它耗费了我13年的心血啊!”

  年轻人却又笑了起来:“13年只能培养出这样的兰花?我看你的资质也很平常。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放了我,跟我一起到我家去看看。”

  草野富江爱兰如痴,一听这话,也顾不得追究对方责任,急忙让保安放了他,带着一群助手来到了年轻人的家中。

  那一次之后,草野富江在年轻人家里住了整整三年,然后这才悄悄回到日本,从此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兰花界。

  而那个年轻人,自然就是乔关山,是年只有27岁。

  没有人知道那三年发生过什么,但根据他唯一留在身边的贴身助手在三年后是这么回忆的:

  “那天,我们一进入乔先生家里,便彻底的被震撼了……草野先生耗13年心血培育成的‘垂柳荷塘月’,在乔先生的家里比比皆是,随处可见。甚至,当时的紫绶盖绿英乔先生也已经培育成功,正在培育素冠荷鼎这一绝世品种。

  草野先生当场言,自己这个‘无双兰王’的称号应该归于乔先生,但是乔先生却告诉他,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兰王,只有培养出龙王兰的,才可以被称为兰王。可惜龙王兰只存在于传说中,所以世上没有人有资格被称为兰王。草野先生当即决定,留在乔先生的府上学习三年。乔先生虽然有‘疯子’之称,而且行事癫狂,但这一点上却表现出了自己的固执,坚决不肯让草野先生称‘学习’,而只肯以‘切磋’互称。

  草野先生一住三年,回国后最后一次遇到我,只说了一句,‘养兰之道何其大哉,我只得皮毛,却称‘无双’,实在可笑,从此后除非培养出龙王兰,否则世上再无草野富江之人’。”

  乔关山一战名满天下。

  只是他的脾气也怪得可以,明明养兰天下无双,但任何兰花盛宴无论主办方如何邀请都拒绝参加。

  所以历届兰花大展,冠军获得者大多不敢对外说自己是冠军。

  因为还有一个乔疯子从来都没有参加过比赛……

  ……

  这一段故事是从梁雨丹嘴里满含着对丈夫的崇拜和自豪说出来的。

  欢喜哥、安妮和莫胖子都听得呆了。

  欢喜哥忽然觉得,自己算得了什么?自己就算养出了龙王兰来又算得了什么?那可不是凭借着自己的真实本事养出来的。

  自己的老子那才是一个牛X轰轰的家伙啊,简直牛X的没有边际了啊。

  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毁了别人的兰花,然后打开家门随便你取。

  什么是威风?这才是威风啊!

  “那都是年纪轻不懂事做出来的。”当年的乔关山,现在的乔远帆却对昔日的壮举丝毫也不在意:“那时候的我年少轻狂,目中无人,所以始终无法追求到养兰的最高奥义。一直过了30岁,我才逐渐的平静下心态,可是已经晚了,再也达不到我所追求的高峰,也培育不出龙王兰了。”

  安妮和莫胖子连连咂舌。

  连乔疯子都说自己无法达到高峰,那么养兰的高峰到底在哪里啊?

  “爸,你后来见过那个草野富江没有啊?”欢喜哥忽然问道。

  乔远帆摇了摇头:“没有。其实那天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故意的?”几个人同时问道。

  甚至梁雨丹也都不清楚丈夫的用意。

  “草野其实是很有天赋的,那天我一看到‘垂柳荷塘月’就知道了,以当时的水平和条件来看,能培育出这一品种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而且草野还可以进步,只是当时他荣誉缠身,已经无法和过去一样静下心来养兰了。如果继续下去一个天才就被毁了。”乔远帆缓缓说道:

  “只是草野当年号称养兰第一,我又小他整整十岁,我贸然说出他不但不会听,反而我还会成为笑柄。所以我想了又想,只能出此下策,用激将法。果然,草野一到我家看到我养的那些兰花很快便平静了自己的心态。一呆就是三年,以他的资质来看,三年里把我的本事都学的差不多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他离开的时候对我说,当有一天他认为自己达到了和我一样的水平,一定会重新来找我的。我虽然不认他为学生,他却认我为老师。总有一天,他会用最高的礼节来对待我,以学生的身份打败老师。”

  安妮第一个叫了起来:“这还叫最高的礼节啊?”

  “当然。”乔远帆却淡淡地说道:“真正的养兰人,追求的不是什么名利,而是希望看到更加好的兰花品种出现,所以被人打败不但不是耻辱,反而还是骄傲。只有心胸狭隘之人才会去追求什么天下第一。”

  他叹了口气:“认真的说,我猜草野这么多年一直痴心于兰,而我早就不再养兰,他的水平只怕远远在我之上了。”

  “谁说的?”欢喜哥忽然一拍自己老子的肩膀:“爸,你当年可是天才啊,草野要真的重新来挑战你,你难道还会怕了?再说了,再不济我把我的龙王兰送给你啊。”

  “胡扯,养兰哪有借别人的兰花去比的,那不是弄虚作假是什么?”乔远帆拍了一下自己儿子的脑袋:“赢就赢,输就输,光明磊落。对了,欢喜,我一直没有问你,你的龙王兰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

  爸爸你光明磊落,你儿子我就未必那么光明那么磊落了,这龙王兰是怎么养出来的绝对不能告诉你啊。

  于是我们的欢喜哥是这么回答的:“因为我是天才的儿子小天才啊。”

  奇怪,为什么这句话说出来,不但安妮、莫胖子,就连梁雨丹的脸上都有种想吐的表情呢?

  “这个是我儿子吗?”乔远帆郑重其事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应该是。”梁雨丹艰难的回答道。

  “做过亲子鉴定了吗?”

  “做过了。”

  “亲子鉴定报告没有给人掉包吗?”

  “没有。”

  “那就真的是太奇怪了,我乔疯子的儿子又怎么会这么无耻呢?”

  这个问题大概要困扰乔远帆梁雨丹夫妻俩一辈子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