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和老乔赌约改变,让安妮和莫胖子很为他捏了一把汗。@,

  我们的欢喜哥后知后觉,反应总要慢上半拍,可是安妮和莫胖子却隐隐觉得这次欢喜哥也许又要输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天知道!

  绿华巷的那些老乡邻,对老乔的出院还是非常高兴的。

  要说人缘好还真的有用处。

  老乔的家里大喇叭早就帮着打扫好了。

  虽说很小,只有20多个平方,但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乔叔,谢谢你。”大喇叭的女儿何可情红着脸。

  她说的是老乔帮她解决了学费的大问题。

  大喇叭的女儿性格和她妈妈完全不一样,一说话就会脸红。

  “别谢我,要谢就谢谢这位胖子哥。”老乔指了指莫胖子。

  “谢谢胖子哥。”何可情怯生生地说道。

  “不谢,不谢。”

  胖子做100次坏事都不带慌张的,可这次做了一件好事居然有了心虚的感觉。

  “老乔,咱们什么时候去格兰特啊。”欢喜哥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自从上次打赌输给了老乔,他一直都在想着要扳回一城。

  这可是关系到面子上的大问题啊。

  “晚饭啊。”老乔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晚上7点,我和那的老板说好了。从6点半开始格兰特就会谢绝顾客入内了。”

  “吹吧,吹吧,吹出一个新世界来吧。”欢喜哥叹息一声,看了一下时间:“帮你办出院忙了一个上午了,中饭怎么办啊?”

  老乔瞪起了眼睛:“我晚上请你去格兰特那么高级的餐厅吃饭,中饭不该你来请?”

  欢喜哥有些发懵。这算是个什么逻辑啊?

  难道这家伙准备混顿中饭就跑?

  “我请,我请。”欢喜哥一咬牙:“安妮、胖子,给我盯好喽,别让他跑了。”

  一听说有人请客,老乔眉开眼笑:“大喇叭,今天礼拜天。把街坊邻居都喊上,有人大请客啦。”

  啊?

  还有这样的事?

  我们的欢喜哥算是倒了霉了。

  拖家带口的,足足在饭店里摆了12桌啊!

  反正格拉特餐厅的美国老板会不会清场欢喜哥不知道,可是这家饭店的老板那是真的不再接待散客了。

  为什么?

  12桌啊,这都超过这家饭店的极限了。

  “胖子,帮我算比账。”看着满满的客人,欢喜哥目瞪口呆:“800块钱一桌,12桌多少钱?”

  “你傻啦?9600啊!”

  “算上酒水饮料,我得花多少钱啊?这我们去格兰特。能吃掉那么多不?”

  “节哀顺变,欢喜哥,我和安妮努力多吃点就是了。”

  大喇叭穿梭在客人中,每张台子上都放了两包烟,来到欢喜哥面前的时候,还硬塞给了他两包:“老乔店里拿的,他说了也算在你账上。”

  欢喜哥心里的血在“哗啦哗啦”的流啊。

  再看看安妮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坐在老乔身边。一边吃着菜一边听老乔说笑话,不时的还在“咯咯咯”的笑着。

  家有败家娘们。没办法,没办法。

  “小雷,谢谢啊。”

  看到雷欢喜终于出现在了餐桌前,阿五头、老宋、老菜皮几个人一起举起了杯子。

  “吃,吃,多吃点。拼命吃,敞开了肚子吃。”欢喜哥强颜欢笑,内心悲愤。

  “坐啊,欢喜。”老乔拍了拍边上的位置。

  “老乔,算你狠。”屁股一落座。欢喜哥便恶狠狠地说道。

  这顿饭吃在嘴里简直味同爵蜡。

  “老乔啊,恭喜你出院。”阿五头几个人举起杯子同时说道。

  “多谢多谢。”老乔乐呵呵的咪了一小口酒。

  本来大喇叭是不允许他喝酒的,可是看在今天那么高兴的份上,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说咱们家小雷要真是老乔的儿子该有多好?”老菜皮不太会说话:“要是哪一天老乔走了,起码还有个儿子送他是不?”

  “老菜皮,就你这嘴喝马尿长大的。”边上的人一起骂了出来。

  连从另一桌过来敬酒的他的儿子也是哭笑不得:“爸,你在那瞎说什么呢?”

  “我臭嘴,我臭嘴。”老菜皮扇了几下自己的嘴:“我认罚,认罚。”

  一仰头,一杯酒喝的一滴都不剩。

  “服务员,再开瓶酒。”

  大爷大叔们,你们别认罚了,欢喜哥的心里继续滴血。

  “小豆腐,水果店生意怎么样了?”老乔关心的问了一句。

  安妮差点喷了出来。

  爹叫老菜皮,儿子叫小豆腐?

  “不成啊,乔叔,没生意。”小豆腐叹了口气:“算了,今天乔叔出院,开心,大家喝酒。”

  老乔笑嘻嘻的:“别考虑那么多,车到山前必有路。没准你哪天早上一醒来,嘿,有家位置特别好,租金特别便宜的店面送到你面前了。”

  小豆腐知道这是乔叔在安慰自己,苦笑了声:“得,借您吉言,乔叔。你们慢慢喝。”

  “你这个老乔啊。”阿五头摇了摇头:“小豆腐心里面本来就不开心着呢,你偏偏还提这事,你和老菜皮一样不会说话了啊?”

  “那可不一定啊。”老乔摇头晃脑的:“基督山伯爵看过没有?当伯爵回来之后,所有曾经帮过他的人都得到了最美好的回报。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也会给你们回报呢?”

  “轰”的一下,酒桌上笑声一片。

  大喇叭让服务员加了一张凳子:“你这个老乔每天都捧着本书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整个人都看傻了吧?还什么什么伯爵?就我们绿华巷,祖祖辈辈都没有出过一个有钱人。你就消停一会吧。”

  老乔“嘿嘿”笑着。

  欢喜哥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老乔,你那个养兰花的朋友呢?”

  老乔对兰花的知识非常了解。他一直都说自己对兰花的了解都是从朋友那里得知的。

  老乔一指老宋:“他啊,他就是养兰花的啊。”

  老宋正夹着一大筷子菜,一听这话,赶紧把菜塞到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恩,我是喜欢养兰花。”

  “宋叔。那不就好办了。”欢喜哥一下就来劲了:“你卖掉一盆什么紫绶盖绿英啊的,不就有钱了吗?”

  “什么紫绶盖绿英啊?”老宋怔怔地问道。

  “紫绶盖绿英就是……就是紫绶盖绿英啊……”欢喜哥也是一怔。

  老乔咳嗽了几声:“那盆带着一点蓝色的兰花。”

  “那不值钱啊,我花鸟市场30块钱买的啊。”老宋觉得莫名其妙。

  自己就是喜欢养养花而已,又不是特别懂。平时生活的压力就够大了,难道还专门去研究这个啊?

  还什么紫绶盖绿英,那盆兰花自己在花鸟市场讨价还价了很久才买下来的。叶子都被折断好几根了。

  欢喜哥恍然大悟。

  这个老乔,又在那里吹牛,他哪里有什么养兰养得出神入化的朋友?

  “吃饭,喝酒。哈哈哈。”老乔笑着敷衍过了这事。

  哼,吹牛被你家欢喜哥识破了,心虚了吧?

  边上的莫胖子却眨了眨眼睛……

  ……

  一顿饭吃下来,老板给打了个折扣,算上饮料烟酒正好11000。

  刷卡的时候欢喜哥心里滴的血根本就停不下来。

  几个老伙计约好了下午打场麻将。

  一听说打麻将,欢喜哥的眼睛顿时亮了。

  哼哼,到欢喜哥施展绝招的时候了!怎么着也得补回一点损失,忙不迭的报名参加麻将。

  胖子却拉了拉安妮。两个人落到了后面。

  “什么事啊,胖子?”

  胖子朝边上看了看:“我老觉得不对。你不觉得老乔有些奇怪?”

  “什么地方奇怪了啊?”

  “什么地方都奇怪,一件事情是巧合,两件事情还是巧合,要是接二连三的可就不是巧合了。就今天,那个老宋肯定不是什么养兰高手,老乔的那些兰花知识是从哪里来的?”

  “是啊。”

  “先别和欢喜哥说。也许老乔有什么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秘密……”

  ……

  洛杉矶——云东航班。

  要飞15个小时。

  到云东机场的时候是晚上10:00。

  梁雨丹的心却早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不要离开,谁都不要离开。

  一定要等着我回来……

  ……

  “欢喜,今天就你一个人赢了啊!”

  “是啊,三输一赢!”

  “这孩子,手气怎么那么好?”

  可是。在麻将桌上大获全胜的欢喜哥为什么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反而还哭丧着张脸呢?

  一个下午,大获全胜的他总共赢了:

  55块!

  整整55块钱!

  他们打的是1块钱的麻将!

  一把牌糊了就是1块钱,自摸了能赢3块钱!

  老天啊!你家欢喜哥辛苦了一个下去,陪你们三个打了一下午的麻将啊!

  连中午吃饭的零头都没有赢回来啊!

  “欢喜哥。”安妮同情的勾住了他的肩膀:“老话说,财迷必然要破财,你也不想想,他们能打多大的麻将啊?”

  “问题是我一看不对想走他们都不让我走啊,说要翻本!”欢喜哥那表情好像在哭。

  刚才不知道到哪里去的老乔终于出现了:“走,格兰特餐厅,今天晚上老乔我请客!”

  “老乔,你!”

  欢喜哥、安妮、莫胖子三个人一看到老乔就同时大声叫了出来。

  这、这谁啊?

  帅哥,麻烦问下你到底是谁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