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碗鸡蛋面,1号桌。”

  “茭白肉丝炒饭,2号桌的。”

  方寸饭店里,这样的叫声此起彼伏。

  自从云东市的鼠灾解决后,仙女山、祝南镇,乃至整个云东市的旅游正在逐步恢复中。

  来仙女山的游客开始越来越多了。

  这带给仙桃村村民的实惠是显然易见的。

  收入增多这就是其中最主要的。

  前任仙桃村村长徐大格在外面打工的小儿子徐佳云,带着那个城里的媳妇回家过一次。

  仙桃村的变化他有些吃惊,怎么这么多的游客?而且村子里的人家家户户都在那里种兰花。甚至还有一些村民除了桃子以外,还种起了一种叫“仙女果”的东西。

  别说,仙桃村是变样了。

  徐佳云的媳妇还是挺孝顺的,拿出一万块钱放在徐大格两口子面前:“爸、妈,我们一直在外面忙,一年也顾不上回来看你们几次,这些钱你们拿着,买点好吃的。”

  徐大格瞄了一眼钱:“现在你们赚多少啊?”

  “我在超市里,现在穿白衬衫了,算是管理了。”徐佳云很有一些自豪:“我现在一个月能到手五千多。你们儿媳妇慧珍在当售货员,一个月也能有三千左右的样子。”

  “辛苦不?”徐大格的媳妇问道,这可是当父母最关心的问题。

  “那肯定辛苦了,妈。”徐佳云的媳妇慧珍说道:“上班都得站在那里,谁要是偷懒被发现了得扣钱。要是遇到了理货的日子,得加通宵的班。不过爸、妈,我们还年轻,吃得了苦。”

  “还年轻,徐佳云都35了,你们也不要个孩子。”徐大格明显对这事不满。

  你瞧老大,人家儿子都多大了?

  “爸,我们得先买房。”徐佳云也有一些无奈:“生孩子的事再推推吧。”

  “哎,你们也成家了,我也说不了你们了。”徐大格努了努嘴。

  他老伴很快拿出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儿子儿媳的面前。

  “爸,妈,这什么啊?”

  “这你不认识?我一农村老头都知道这叫银行卡。”徐大格“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

  徐佳云哭笑不得:“爸,我知道这是银行卡,你给我这做什么啊?”

  “自己到上面拿5万块钱,密码是6个8。”

  “爸,这可不行,你们赚点钱不容易。”

  “什么不容易。”徐大格瞪了儿子一眼:“欢喜的方寸公司已经收购了两批兰花,村委又给大家分了一次红。再加上咱们家每天中午晚上都有游客来吃饭,生意不错。这三个月我和你妈卡上一共多了5万块钱。你们拿去凑凑买房子的首付。对了,卡得还给我啊,那是欢喜帮我统一办的。”

  “三个月5万块?真的假的啊?”徐佳云瞪大了眼睛。

  “你老子我还能骗儿子?”徐大格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我们的兰花都是方寸公司收购了卖到蒙内去的,那里要的数量很大,兰花的价格本身又高。欢喜还专门帮我们请了个养兰花的大师来教我们。对了,村里现在在推广种植仙女果,我们下个月就开始种。这果子好养活、培育块,还有什么来着?”

  “你个老头子开会就是不带脑子,欢喜说了,也是方寸公司包销,直接运到城里的那个什么大超市里。”徐大格媳妇兴冲冲地说道:“儿子,这个欢喜可不得了。你爸当村长得时候村子里死气沉沉的,可瞧人家欢喜,这当村长才多少时候?”

  徐大格连声咳嗽,觉得自己身为一家之主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可他老伴哪里管他:“欢喜就是比你强,人家说了,到年底的时候,咱仙桃村的户均收入要争取达到10万以上,好的人家,要达到15万、20万。不光要养兰花、仙女果,而且还要大规模的推广养殖别的东西。反正什么赚钱咱们做什么。对了,儿子,还有这次,这不是桃子要看要上市了吗?你猜怎么着?欢喜和一个泰国人签了合同,咱们的桃子一大半销往东南亚,这价格得翻几番!”

  徐佳云是真的听傻了。

  自己这才多少时候没有回来啊,仙桃村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公。”慧珍推了推他:“要不咱们也回来吧。”

  喜色从徐大格的脸上一闪而过,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陪伴在身边?可是随即又板起脸来:“现在仙桃村是你们想回来就回来的?欢喜说了,仙桃村的常住人口,村委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们富裕起来。你们可听清楚了,是常住人口。你们这些常年不在的,难啊。”

  “爸,你是老村长了,就去帮我们和欢喜说说呗。”慧珍撒起了娇。

  徐大格的老板差点笑了出来。

  这个死老头子,不是在假传圣旨嘛?人家欢喜什么时候说过拒绝出去打工的人回来的?人家反而说了,谁要是愿意回仙桃村帮助一起发展经济,村委一定欢迎,而且会给予他们最大的优待。

  不过这样也好,能够让儿子媳妇天天呆在家里多好啊……

  ……

  这个时候的欢喜哥,正躲在地下室里心疼的看着小胖。

  自从那次解决了鼠灾后,小胖在地下室里一直都在沉睡着。

  小胖很累很累了,欢喜哥知道。

  但可恨的是,自己却根本无法帮上忙。

  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小胖,好好睡,我天天来看你。”

  走出地下室的时候,实在有些头疼。

  小胖在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可一旦它有事了,真的觉得处处不方便。

  比如海葵海马黑魔虾,现在自己已经解决了养殖他们的办法,但是大规模养殖却依旧是个难题。

  一共就8条透明鱼,怎么办?

  如果现在小胖健康的话,肯定会想到办法的。

  欢喜哥曾经做过实验,1条透明鱼,大约能够维持50只海葵海马黑魔虾的存活,然而一旦超过这个数量就很容易出问题了。

  也就是说目前的极限养殖能力只有400只左右。

  这和大规模养殖可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更加让欢喜哥纳闷的是,这种透明鱼似乎无法繁殖后代?

  不,不是无法繁殖后代,要不然它们怎么一代一代传到现在?

  只是自己不知道办法而已。

  难道这八条透明鱼全部都是公的活着全部都是母的?

  欢喜哥无论如何观察,也都分辨不出它们的性别。

  头疼啊,真的头疼啊!

  “欢喜哥,快来啊。”

  安妮在厨房里大叫着。

  又发生什么事了?

  欢喜哥急忙走了过去,却看到安妮哭了。

  “喂,谁欺负你了?”

  “它。”安妮流着眼泪一指前面。

  谁啊?

  洋葱?

  安妮居然在切洋葱?

  “我想学着做菜。”安妮拿餐巾纸擦着眼泪:“未来的公公婆婆后天要来咱们这,我想做两道菜露一手,就买了菜谱学着做洋葱炒猪肝,谁想到一切洋葱就流眼泪了。”

  “我的大小姐,你不知道洋葱切切切眼泪流流流?”欢喜哥哭笑不得,不过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要让安妮能够下厨那可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来吧。”欢喜哥接过了菜刀。

  一边切洋葱,一边还在想着小胖。

  小胖啊小胖,你快点好起来吧,你欢喜哥我好好的做顿吃的慰劳你。

  额头上流下了汗,欢喜哥顺手抹了一把。

  坏了,手上全是洋葱!

  欢喜哥的眼眶一下红了,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欢喜哥,你怎么也哭啦?”

  “恩,我想起了我无法实现我的大明星梦了。”欢喜哥抽泣着:“你呢,你哭什么?”

  “我一想到你拍电影的样子就想哭。”

  ……

  餐巾纸用完了,安妮拿手帮欢喜哥擦去了眼泪。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不被双方父母认可的小情侣正在相对流泪呢。

  好容易止住了流泪,欢喜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欢喜哥。”安妮却忽然变得扭捏起来,身子也依偎了过来:“人家好喜欢你啊。”

  “喂,你做什么?”

  “欢喜哥。”安妮整个人都靠到了欢喜哥的身上,然后双臂抱着他,身子还在不断的在欢喜哥身上扭动着:“欢喜哥。”

  “你到底做什么啊,我叫非礼了啊!”

  可是安妮却双颊通红,身子扭动的幅度也变得大了起来,敏感的部位一直在渗着欢喜哥,两只手死死的抱着。

  过了一会,竟然主动将嘴贴上了欢喜哥的嘴。

  这一瞬间,他们好像又回到了在日本的那个晚上。

  安妮的身上滚烫。

  可是当她的嘴贴上的一刹那,欢喜哥的理智也崩溃了。

  他同样紧紧的抱住了安妮,忘情的和她吻在了一起。

  安妮的舌头拼命的在搜索着,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什么。

  安妮太奇怪了,怎么会忽然产生了这样的反应?

  可是欢喜哥这个时候要再去考虑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傻子了。

  安妮的手甚至松了开来,开始解欢喜哥衣服上的扣子。

  她的身子也变得越来越烫了。

  “欢喜哥!”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声音。

  逐渐进入激.情的两个人猛的停了下来。

  欢喜哥差一点儿就要崩溃了。

  要是知道是谁破坏了你家欢喜哥的好事你就真的死定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