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文看到这种怪虫尸体的时候也皱起了眉头。

  这难道是虫?

  他是农业专家,对动植物的涉猎也很广,可是这么奇怪的生物还真的是从来没有看到过。

  放到显微镜下仔细观察,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这种东西具备了虫类的特征,但同时也兼具了植物的特征,但具体是什么,我恐怕还暂时无法给出答案。”

  曾建文都说不出,那还能够找谁?

  到了晚上的时候,屈突聪的那个亲戚来了。

  他叫崔彦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虫草贸易商。论起辈分来,屈突聪要叫他舅舅。小时候在崔彦凯家住过一段时候,舅甥个人的关系非常要好。

  看起来崔彦凯还有些不太乐意的样子。生意那么忙,来仙桃村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子让自己看什么东西?要不是看在外甥的面子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来的。

  “崔总,你好。”和崔彦凯一见面,雷欢喜也不着急,给他倒了茶:“真是不好意思,这么大老远的把你请来。”

  崔彦凯苦笑了一下:“有什么办法?我这个外甥电话里说的那么急,我再不来就说不过去了。雷总,也不瞒你说,我的事情比较忙,你要让我看什么就赶快拿出来吧。”

  对方既然这么说了,雷欢喜拿出了一块“树皮”,怪虫的尸体。

  崔彦凯起初是漫不经心的,可是当目光落到这块“树皮”上,忽然面色大变。看雷欢喜随随便便用手握着,居然一叠声地说道:“小心点,小心点,给我,给我。”

  接过了这块树皮,崔彦凯先抽出几张餐巾纸放到桌上,把“树皮”谨慎的放到餐巾纸上,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了一副白手套和放大镜。

  那么隆重?

  崔彦凯戴上了白手套,拿起了放大镜,凑近仔细观察着。他尽量避免自己的手接触到“树皮”上,只是需要翻转观察的时候,才用手轻轻的触碰一下。

  看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边上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真货,真货,好东西啊。”好半天,崔彦凯才抬起头来:“这可绝对是好东西啊。”

  雷欢喜小心地问道:“崔总,这到底是什么啊?”

  “这是什么?”崔彦凯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似乎对对方不知道这是什么很是生气,随即这才恍然大悟:“是啊,是啊,不怪你们,知道这东西的人可真的不多,别说你们了,我估计就连百分之九十的虫草商都不知道这东西。”

  雷欢喜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崔总,你说这东西是虫草?”

  “这当然是虫草了,只不过这不是普通的虫草。”崔彦凯非常严肃地说道:“虫草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冬虫夏草,一种非常名贵的药材。在其成长的过程中,某些虫草会产生基因突变,长期以虫的状态存活上很长的时间,它们深埋在地下,喜欢黑暗,害怕光亮,一旦接触到光亮就会死亡,直到这个时候才会出现植物形态。而这种虫草的价值远远超过了普通虫草,因为被称为‘虫草王’。”

  虫草王?一直到了现在雷欢喜他们才知道了这种生物的名字。

  崔彦凯接着说道:“当然,虫草王的出现实在太稀缺了,绝大部分的虫草商或者药农一辈子也都没有见过。比如我,做了那么多年的虫草商,在国内说句大话,能做的比我大的还真没有谁了。见过的虫草数不胜数,但是虫草王也仅仅见到过两次。虫草王的药用价值远远超过普通虫草,经济价值也是普通虫草的三倍以上。而且这东西稀罕就稀罕在,它在死亡后变成植物状态,保存的时间越长也就越值钱,所以一般有幸收购到虫草王的,都放在家里轻易不会使用。”

  雷欢喜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崔总,虫草王的保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讲究?比如要避免潮湿黑暗光亮什么的?”

  “没有,没有。”崔彦凯笑着说道:“什么讲究都没有,随便往那一放就行。被水泡了被土埋了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小偷了。”

  几个在边上听着的人都笑了出来。

  “可惜啊。”崔彦凯忽然叹息了一声:“虫草王太稀有了,出现的几率大概比买彩票中到头等奖还要难,所以根本无法形成市场。我收购的两条,要治病吧,数量不够。不用吧,放在那里当摆设也实在是浪费。雷总,这条虫草王我要了,多少钱,你说个价吧。”

  “送给你了,崔总。”雷欢喜随口说道。

  “啊?”崔彦凯一怔:“这可不行,这样吧,等级最高的那曲草的价格是每克两根的虫草288元,嘿嘿,你们以后去买虫草,可千万不能问那虫草一根多少钱,这样人家一听就知道你什么都不懂,会狠狠的宰你们一刀的。三倍,这样吧,我看这一根虫草王就超过了一克,咱们也凑个整数,1500块钱你看怎么样?”

  雷欢喜和自己身边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非常认真地说道:“崔总,真的送给你了。你大老远的过来,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

  “哎哟,这多不好意思。”崔彦凯有些为难,忽然顺口问了一声:“雷总,这根虫草王你从哪里买到的?”

  “不是买的,我们仙桃村出的。”

  “仙桃村出的?”崔彦凯瞪大了眼睛,接着有些不悦:“雷总,您可不能这么和我开玩笑啊,虫草生长在3000到4000米的海拔高度上,您这仙桃村要是真能出虫草,那连猴子都会说人话了。”

  雷欢喜笑了:“崔总,我们没有和您开玩笑,不信您问屈突聪,是不是出产在我们仙桃村的。”

  崔彦凯朝自己外甥看了一眼,发现屈突聪连连点头,不由得连声说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干了大半辈子的虫草,这么稀罕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们这里还有多少虫草?我还真的不信,太不可思议了。能养活虫草不说,居然还出了个虫草王,我这要和同行说了,他们非说我喝多了不可。”

  雷欢喜挠了挠脑袋:“我们村子里虫草就没有了,可是有虫草王,而且挺多的。”

  “雷总,再见。”崔彦凯站了起来,把那根虫草王朝雷欢喜面前一推:“您的虫草王您收下,告辞了。”

  “崔总,您留步,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你了?”雷欢喜急忙说道。

  崔彦凯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生气:“不能这么消遣人是不?我大老远的赶来,是看在我外甥的面子上。我承认这根是非常稀有的虫草王,但不知道您是从哪收购来的,也没有兴趣知道。可您不能和我说你们村子里不但出虫草王而且还有很多这样的无稽之谈是不?”

  雷欢喜哭笑不得:“这样吧,我们也知道虫草王害怕光亮,现在正好是晚上,要不您和我们去看一趟?”

  “不看,不看。”崔彦凯一口拒绝:“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我去看什么啊看。”

  雷欢喜朝屈突聪使了个眼色,屈突聪一把拉住了崔彦凯的手:“舅舅,你还怕我们会对你谋财害命怎么的?您就和我们去看一下吧,如果我们说的是假的,您大耳刮子的扇到我的脸上好不?”

  被外甥这么纠缠着,崔彦凯也有一些无奈。不过现在这么晚了,自己也回不去了。算了,就和这帮骗子去看看吧,到时候再狠狠的骂他们一顿。

  你说这个叫雷欢喜的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怎么就是个骗子呢?

  还有他身边那个叫安妮的小姑娘,漂漂亮亮的,也跟着说假话。

  还是那个叫莫大伟的大胖子看起来忠厚老实,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跟着他们来到了仙女山,崔彦凯心中的怒气多少消了一些。别说,这座山还真的很有灵气。雨已经完全的停了,雨后的仙女山别有一番味道。

  将来等到干不动了,住在这里倒也不错。

  走过那条小路的时候,发现路口站着两个保安,心里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还弄得像模像样的。

  来到了那个山洞外,林奇和另一个保安就站在洞口,一看到雷欢喜出现面色顿时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雷总,您,您这么晚来做什么?”

  雷欢喜笑了笑:“带我们崔总来看看那些怪虫。”

  林奇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那就是又要把那个洞壁打开了?”

  雷欢喜点了点头。

  林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你妹啊,明天我就辞职不干了,这真的是要了我的小命啊。

  于是他又想起了那句话: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走进山洞的时候,崔彦凯发现所有的人都用一块布蒙住了手电筒,仅仅靠着微弱的灯光前进。

  心里大是好奇,也升腾起了要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鬼的心思。

  万般不情愿的打开了那个洞壁,雷欢喜笑道:“崔总,您看看我们有没有骗你吧。”

  布从手电筒上拿下,强光照射在了那个山洞中。

  “咚”的一声。

  崔彦凯忽然摔到在了地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