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雷欢喜送上的大礼贺建军有些不知所措。

  本来只是拜托他雷欢喜帮自己在他未来的老丈人朱国旭那里想想办法,但没有想到雷欢喜竟然让他成立的保安公司直接去了他的仙桃村。

  其实和朱国旭的君诚集团相比,雷欢喜更加让人觉得满意。

  原因非常简单。

  雷欢喜不但是亚运冠军,而且向很多单位都捐了款。很有一些慈善的名声。如果这样的人都肯帮助自己,那么自己的保安公司很快就会建立起不错的名声的。

  “可是这样一来,咱们欠欢喜的人情就大了。”燕姐的心里一样也是非常感激的:“欢喜这次主动提出让咱们的保安去仙桃村,他个人是冒了很大风险的。我现在担心的是你的那些手下人野惯了,要真的出了什么事,咱们怎么和欢喜交代啊?”

  贺建军在那想了一会:“把顾彪给我叫进来。”

  没有多少时候,顾彪就走了进来:“军哥,您找我有事?”

  “这段时候你跟着我表现不错。”贺建军缓缓地说道:“所以我把你任命为保安公司的副经理,还让你去接受培训,感觉怎么样啊?”

  “不自由。”顾彪老老实实地说道:“军哥,您也知道我们这批人,自由惯了,就那次接受培训的时候,疯子在课堂上抽烟,被老师训斥,您也知道疯子的脾气,当场就要和老师干起来了啊。要不是我劝着,那个老师非得被疯子当场给废了不成。”

  “所以疯子被我赶走了。”贺建军的语气很平淡:“疯子跟了我多少年?10年了,他被我赶走的时候很委屈,为我出生入死,每次有什么行动,他都是冲在第一个的。为什么?因为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害群之马!反了天了,居然敢打起老师来了?”

  顾彪迟疑了一下:“可是疯子一样还是很感激您的。您说是把他给赶走,其实却帮他开了一家饭店。疯子那天还和我们说,只要您军哥一句话,他这条命还是您的。”

  “疯子讲义气,可是却不肯走正道啊。”贺建军叹了口气:“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去做保安吗?走这条道能走多少年?将来不是被人砍死就是蹲大牢,砍死还算是幸运的,可要被人砍残废了呢?地雷当年是我手下的第一打手,可被人给偷袭了,残了,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了。我每年都亲自给他送钱去,可是看到他老父母照顾儿子的样子,我的心里酸啊。”

  他又长长的叹了口气:“咱们终归会老去,老了怎么办?难道还对别人说我是当年的军哥?我当年有多么多么的威风?咱们这样,迟早要被社会所抛弃。顾彪,你那时候在溪海大酒店做,也算得上威风,可是后来怎么样了?人家说一脚把你踢开就踢开了,在他们的眼里,你只是一条随时可以被他们利用,一旦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会被赶走的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顾彪默默的点了点头。

  “所以我要带着你们走正道。”贺建军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咱们那些见不得人的生意,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点点的都不能做了。保安这份工作虽然不自由,但起码也是咱们的一个新的起步。将来军哥做大了,有别的更好的生意了,军哥保证,一定会继续照顾你们的。”

  “谢谢你,军哥。”顾彪接口说道:“反正我顾彪的这条命也是你的。”

  贺建军满意的点了点头:“欢喜给了我们一次机会,去仙桃村二期工程那里做保安,为期一年,我想了一下,你和欢喜比较熟悉,这次就由你带队去。”

  “雷欢喜?”顾彪一怔。

  他和雷欢喜之间的恩怨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说得清楚的了,现在每次见面虽然都客客气气的,可总是有些尴尬。

  “就是雷欢喜。”燕姐这时说道:“你和雷欢喜之间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江斌造成的。顾彪,当初你是溪海大酒店的保安经理,他只是一个门童,现在看看呢?你看人家发展得多好?你去仙桃村,还是当你的保安经理,但一定要和雷欢喜多学习学习。”

  “我知道了,燕姐。”顾彪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军哥,燕姐,我听说了一个事情和雷欢喜有关。我有一个哥们是帮领导开车的,有次和我喝酒,喝多了,告诉我,雁湖村有可能会和仙桃村合并。”

  “什么?怎么回事?”贺建军和燕姐同时叫了出来。

  顾彪急忙把自己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那个领导怎么提出雁湖村要和仙桃村合并,仙桃村怎么有可能会被雁湖村给吞掉,一旦这样的话雷欢喜的村长位置肯定是没有办法保住的了。

  当领导的司机知道的很多,顾彪的那个朋友平时嘴很紧,但却有一个陋习,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多了这嘴巴就把不住门了。

  顾彪听说这事和雷欢喜有关,也问的特别仔细,甚至连一些细节都问了出来,比如这事就是江胜利和那个领导在间接提出来并且竭力鼓动的。

  贺建军的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江胜利,又是江胜利!整天不干人事。现在动雷欢喜就是动我,找人给我去废了他!”

  “建军。”燕姐打断了他的话:“刚说过不能再做这种事的。”

  贺建军一怔,随即苦笑了一声。真要完全摒弃以前的习惯还是不容易的:“顾彪,知不知道江胜利准备把谁给推出来?”

  “知道,我都问出来了。”顾彪请功似地说道:“是个叫庞金华的人,这人是祝南镇人,后来大学毕业后到了云东工作,在一个清水衙门当个小小的科长,一做就是8年。”

  他是很偶然的机会认识江胜利的,本来江胜利根本没有把这种小人物放在心上,庞金华却要竭力的巴结他,逢年过节的总会去拜访一下,也就渐渐的给江胜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次江胜利准备推出自己人选的时候,脑海里居然第一个就冒出了庞金华的名字。

  把庞金华找来试探了一下,这家伙一听到顿时欣喜若狂,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只要坐上这张位置,一切都挺江胜利的安排。

  虽然从城市调到农村,从科长的位置变成了一个村长,但庞金华却知道这是自己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他所在的那个清水衙门,整天无所事事,发财是不可能的,升迁也基本无望。可是雁湖村和仙桃村呢?一个是昔日的祝南镇经济龙头,一个是蒸蒸日上的后起之秀,两个村子一旦合并起来那还了得?

  自己要是坐上了这张位置,一切按照江胜利的吩咐去做,大捞一笔自然不在话下,将来没准锻炼了几年就还有更好的前途呢。

  贺建军忽然问道:“你怎么对江胜利和庞金华之间的事情也那么了解?这也是你的那个朋友告诉你的?”

  “不是,是庞金华亲口和我说的。”顾彪赶紧说道:“庞金华其实是我表姐夫,喜欢烂赌,技术又差,曾经欠下过一大笔高利贷,后来找到了我,是我帮了了了这事,所以他对我特别感激。只是我不太待见这家伙。我知道了雷欢喜的事情之后,想着雷欢喜和您的关系,所以特别找他喝了顿酒把话都给套了出来。”

  贺建军在那沉默了一会:“阿燕,拿10万块钱给我。”

  燕姐根本就没有问自己的丈夫要钱做什么,很快去保险箱里拿了10万块钱给他。

  “顾彪,这10万块钱你拿上。”

  “啊?军哥,不用吧。”

  “你别误会,不是给你的。”贺建军考虑了一下:“仙桃村你暂时别去了,我找人代替一下你的位置。这段时间你给我做一件事,天天请那个庞金华吃喝玩乐,所有费用都算我的。记得,要把他肚子里的每一句话都给我套出来。江胜利和他说过什么,让他怎么做的,我都必须要第一时间知道。”

  “明白了,军哥。”

  “还有,他不是喜欢赌吗?那就陪他赌个开心。”贺建军冷笑了一声:“带他去大炮仗的场子里赌,他输了,要借多少钱都借给他,利息照算,记得,每一笔借款都让他写下欠条来,写给你。和大炮仗说,庞金华借的钱到我这里来结账就可以了。”

  顾彪完全明白了军哥的意思,很快收好了钱:“军哥,您对雷欢喜可真是上心了。”

  “你不懂。”贺建军笑了笑:“雷欢喜帮了我不少的忙,现在是我还人情的时候。更加重要的是,我要想转作正行,目前完全要靠他了。谁敢动雷欢喜,就是在动我贺建军。”

  “要和雷欢喜说一声吗?”顾彪小心翼翼地问道。

  贺建军摇了摇头:“不必了,雷欢喜不是我们这一条道上的人,他知道我的做法肯定会反对的。不过我想他肯定也有了妥善的准备。这样,他做他的,我们做我们的。”

  雷欢喜和江胜利之间的战斗,现在连贺建军这样的人都参与了进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