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刚刚离开左书记的办公室,发现那个新任领导小组组长的庞金华已经在那里等着自己了。

  一看到雷欢喜出来,庞金华就透露着一股客气,紧赶两步和雷欢喜握了一下手:“雷总经理,你好。”

  一声雷总,实际上是在那告诉雷欢喜,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仙桃村的村长了。

  “老庞,你好。”雷欢喜也微笑着和他握了一下手。

  庞金华很明显的怔了一下。

  老庞?

  他居然叫自己老庞?

  这应该是在什么样场合下称呼的?

  同事之间,上级对下级的时候才能那么称呼。

  他好歹应该称呼自己一生“领导”或者是“庞组长”才行啊。

  可是再仔细想想,人家都已经不再当这个村长了,爱怎么叫对方都是自己的事情。

  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是对于仙桃村的前任村长,庞金华还是尽量保持着自己的客气:“雷总,我很早就听说过你了,大名鼎鼎的亚运冠军,祝南镇甚至是整个云东市的风云人物,为仙桃村的发展做出了自己巨大的贡献。我知道你此刻心里是有些不快的……”

  “我心里没有任何的不快,老庞。”雷欢喜依旧保持着笑容打断了对方的话:“虽然大家都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可是我们谁都知道,村长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政府官员了,不但工作难做,而且事事都要看上级的面色,工资又只有可怜的那么几个。可是我这个总经理呢?那就不一样了,公司里的什么事都是我说了算,赚的又多,要不是领导的信任,谁愿意当这个村长啊?现在好了,老庞,你来了,我身上的这个担子也算是可以卸下来了。”

  这话庞金华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是味道。

  这算是什么意思啊?说的好像这个位置雷欢喜早就不想做了,自己只是捡了一块破烂一样。

  自从拉上了江胜利的这层关系,庞金华志得意满,把这视为了自己仕途和钱途上最好的一块跳板,可是这时候听雷欢喜说的,这张位置根本一钱不值似的。

  本来满腔的热情,现在却忽然烟消云散。

  江胜利曾经再三告诫过自己,雷欢喜这个人特别难对付,自己当时听了这话还相当的不以为然,一个毛头小伙子,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这第一次的交道,却让自己闹了一个很不愉快。

  可是身为一个“领导同志”,风度还是一定要保持的,所以庞金华一直在竭力保持着自己的微笑。

  正想找个借口离开,雷欢喜却笑着说道:“老庞,仙桃村的事情看起来简单,当中的困难不是外人可的,老庞,希望你能够在仙桃村过的顺利。我那里太忙了,再见。”

  说走就走,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只剩下了庞金华一个人呆若木鸡的看着雷欢喜的背影……

  ……

  碧水蓝天大酒店。

  乔远帆缓缓的走进了这家处于郊区,休闲式的五星级大酒店。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距离草野富川飞机降落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这个自己曾经的弟子也应该到这里了吧?

  该见面的总是要见面的,没有什么可以躲避的。

  来到了大堂的服务台前,问了草野富江的房间号。

  “是乔先生吗?草野先生特别吩咐过了,如果您来的话,完全可以告诉您他的房间号。”

  乔远帆笑了笑,草野富江那么确定自己会来吗?

  找到了那幢独幢别墅,乔远帆轻轻的按下了门铃。

  他发现自己此时的心情居然是如此的平静。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吗?

  不到十秒的时间,门便打开了。

  那张熟悉但却陌生的面孔时隔33年后又再次出现在了面前。

  草野富江。

  可这真的是草野富江吗?

  头发完全的白了,面容苍老的好像已经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是自己的徒弟,但其实年纪却比自己大,可也大不了几岁啊,现在居然老到了这个样子?

  而且形容枯萎,看起来说他是个落魄的孤独老人一点也不为过。

  “老师,您来了。”一看到乔远帆,草野富江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甚至连嘴唇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深深的对着乔远帆鞠了一躬:“老师,33年了,富江没有在您身边尽过一天的孝,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学生,我恳请老师的原谅。”

  乔远帆淡淡一笑:“我从来没有收过你当学生,又何来师生尽孝一说。”

  “可是老师永远都是我的老师。”草野富江的神色间丝毫不见怠慢:“老师,您请。”

  他让过了身子,依旧保持着半鞠躬的姿势。

  乔远帆也没有客气,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和草野富江一样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老师,和您介绍一下,他是我的徒弟石田佐吉,今年28岁。20年前我偶然遇到了他,看他可怜,因此收他当了学生。身为您的学生收学生却没有得到您的允许,实在是我的大不敬,恳请老师的原谅。”

  乔远帆笑了一下:“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收个学生还要得到老师的许可吗?草野,你太迂腐了。不过我看你的学生眉宇间很有灵气啊。”

  “师公,您好。”石田佐吉也非常礼貌的鞠了一躬。

  草野富江却很平静地说道:“富江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您却是我永远值得尊敬的老师。老师,您请坐。我的这个学生的确很有灵气,甚至可以说资质在我之上。而且他还有一手好茶道。石田,在师公面前展示一下你的茶道吧。”

  乔远帆也没有客气,坐了下来:“草野,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啊?”

  “学生这些年依旧痴迷于兰花,而且颇有收获。老师是世界第一,那么学生现在就是世界第二了。”

  草野富江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谦逊。

  在他的心目中,乔远帆依旧是世界第一,但他根本没有避讳自己就是世界第二。

  随即便问道:“老师这些年又过的怎么样?”

  他只痴心于兰花,对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就不知道。

  “好,也不好。”乔远帆也没有任何隐瞒,把自己这些年来的坎坷遭遇仔细的说了一遍。

  草野福建听得唏嘘不已:“老师竟然已经结婚,而且有了孩子,被偷了,又找回来了,这真的是一个传奇啊。那么,就是说我有师弟了?”

  “是的。”

  乔远帆和他侃侃而谈,自己这些年来如何寻找自己的儿子,如果和妻子离婚,又如何和儿子妻子重逢。

  草野富江却越听越是奇怪。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时间,从老师到这里差不多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老师却只谈那些生活里的琐事,丝毫没有谈和任何兰花有关的事情,这可绝对不是老师过去的作风啊?

  在他的想象中,老师应该始终是那个和自己一样痴迷于兰花的人,至于什么结婚不结婚的,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可是老师对家庭却实在是太执着了。

  听到后来,草野富江终于忍不住说道:“老师,这33年来,我终究还是培养出了龙王兰。”

  本来他所设想的,老师听到这个消息,一定是震惊、不信、继而狂喜。

  可是乔远帆听到了,却居然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就这样吗?

  草野富江有些不知所措,怔了好大一会这才说道:“老师,是龙王兰啊!”

  “我知道,龙王兰。”乔远帆微笑着说道:“龙王兰虽然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但这世界上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如果穷毕生之力,还是能够培养成功的。”

  草野富江恍然大悟:“老师难道也培养成功了吗?”

  “我?”乔远帆“哈哈”大笑:“我已经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怎么可能培养得出龙王兰?”

  “什么?”草野富江“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完全难以置信:“老师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

  乔远帆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23年。这23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儿子,我也一直认为,是我痴迷于兰花这才让我失去了儿子,所以我再也没有碰过兰花了。”

  草野富江的浑身颤抖起来,几乎便要跌倒,身边的石田佐吉急忙扶住了自己的老师:“老师,保重。”

  草野富江推开了他,带着无比的失望看着乔远帆说道:“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33年来,整整33年了,我放弃了一切就为了培养出龙王兰能够打败您,可是您却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老师,当年您的骄傲呢?当年您的霸气呢?您撕烂我兰花的时候,那份气概即便过了再多年我也依旧记在心里,您就是我一生的偶像。33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打败您,可是您却不养兰花了?放眼天下,谁还是我的对手?可是我即便当上了世界第一,如果没有打败过您,我又算得上什么世界第一?您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一个孩子吗?”

  “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子,你大概不会明白孩子的重要性。”乔远帆说完了这句后又沉稳的补充了一句:

  “可是你现在依旧还无法称得上是世界第一!”(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