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

  祝南镇特别工作会议的通知送到了雷欢喜的手里。

  那个时候的雷欢喜正在忙着核算全村的老人和孩子,以及第一批向泰国出口村民们应该得到的红利。会议通知送到面前的时候,他只是看了一眼,淡淡的“哦”了一声:

  “知道了。”

  “这次会议特别重要,所以以文件的形式发送,记得一定要准时参加啊。”赵副镇长专门嘱咐了一声。

  这次的会议本来就特别,还专门发下了红头文件,而且居然还是一个副镇长特意给一个小小的村长送来的。

  “知道了,赵副镇长。”雷欢喜还是那样淡然的表情:“保证会准时参加的。”

  “雷总,这份文件请签个字。”

  “雷总,你这过目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看起来很忙碌的样子,赵副镇长似乎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在那略有一些尴尬。

  只是心里觉得奇怪,怎么仙桃村的人都管雷欢喜叫雷总,而不是雷村长?

  算了,反正也不管自己的事,估计雷欢喜的这个村长也做到头了。

  赵副镇长早就知道这次特别会议的内容是什么了,不过他是个不喜欢管闲事的人。再加上他的岁数也快到了,继续升迁是没有指望的了。所以就这么混着吧,谁也别得罪就是了。

  “欢喜哥,赵副镇长走了。”莫胖子来到了雷欢喜的身边:“会议什么时候召开?”

  “明天下午1:30。”雷欢喜看了一下会议通知,在那想了一下:“快要吃中饭了,让村民们在打谷场,一边吃饭一边开个小会。”

  距离上一次的村民大会过去才没有几天时间,居然又要召开一个会议。最近可真的有些反常了。

  一到中午时候,那些端着饭碗的村民便纷纷来到了打谷场。

  徐大格的老伴担心雷欢喜整天忙着工作,饭都忘记吃,还特意给他带来了一碗饭,上面盖着老大的一块肉。

  “婶,谢谢。”雷欢喜也没有客气。接过了饭碗,扒了一口饭:“也没有什么大事,泰国方面来了电话,催促着我们赶紧的把第二批桃子送回去,他们要的很急,大家都抓紧一些。”

  “这肯定会抓紧啊,有钱赚不用动员。”有人叫了一声。

  这顿时引来了一片叫好之声。

  雷欢喜又说了一下对村里老人和孩子的统计工作方寸公司正在进行,这更加让全村热情高昂。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雷欢喜才很不经意地说道:“好像还有些人没到吧?”

  “可不。现在是游客用餐高峰,家里都得留着人呢。”

  “哦,那你们回去的时候通知一下,我这个村长估计当不成了。”

  啊?

  打谷场一下安静下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村长估计当不成了?

  “欢喜,你和我们开玩笑呢?”徐大格第一个说道:“你村长当的好好的,怎么就当不成了?我徐大格也当了那么多年的村长了,但我得承认,你村长做得比我称职多了。欢喜啊。咱们可得好好的说说了,我知道你的方寸公司赚钱。大家也跟着有实惠,可你不能光顾着赚钱就不当村长不管大伙了吧,这眼看着咱们的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了啊,怎么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啊?”

  “是啊,欢喜,你可不能这样啊。这村长你得继续当下去。”村民们纷纷跟着叫了起来。

  “叔叔伯伯婶子们,你们听我说。”雷欢喜好不容易才让大伙安静下来:“不是我雷欢喜不想当这个村长,只要大家伙愿意,我肯定一直的当下去,当到你们都烦我为止。可是有些事情不是我想当就当了。我和大家伙提前说个事吧。雁湖村和仙桃村有可能要合并,这一合并了,我这村长肯定当不了了啊。”

  村民们面面相觑,没有听错吧,雁湖村和仙桃村要合并了?这得是多大的事啊?

  “欢喜,就算真合并了,你凭什么不能当这个村长?”

  雷欢喜笑了笑:“因为上面看不中我啊。我又年轻,没有资历,平时又吊儿郎当的。”

  “这话不对。”徐大格的儿子徐佳云到底是在外面见过世面的:“欢喜,三令五申干部年轻化,要培养年轻的,有闯进有能力的干部,你怎么就不能当这个村长了?你的性格是怎么样的,我们管不着,只要能够让我们这些村里人得到真正的实惠我们就服。不行,如果真的罢免了你,我们联名上书。镇里不行,就到市里!”

  “对,我们帮你联名上书!”

  村民们的想法是最朴实简单的。

  雷欢喜自从当上代理村长的第一天到现在,大家得到的好处明摆着放在那里呢。村民们的收入比起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手里有钱了,而且雷欢喜还在不断的让他们种植新的品种,为他们打开市场,这样的村长谁不喜欢?

  你就说种植兰花、仙女果、水蜜桃出口这几样,哪样不是雷欢喜的功劳?

  现在倒好,说换就换?换了一个村长,能做得和雷欢喜一样吗?

  “大家听我说。”雷欢喜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咱们不做上书这样的事情,领导怎么安排,咱们接受服从就是了。但我可以和各位叔叔伯伯婶子们说一句话,就算我不当村长了,可方寸公司还在啊。方寸公司过去怎么样,未来还会怎么样。我答应过你们的每一件事情都会继续算数。孩子上学、老人的祝寿金,结婚的大红包和有老人不幸离世的丧葬费,总之一句话,有我方寸公司在就有大伙的钱赚!”

  这一句话多少让村民们安心了一些。

  可要雷欢喜真的不当村长了,想着总有一些不太是滋味。

  村委原来的沈会计在那“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烟,忽然问道:“欢喜啊,我听说你正在个方寸公司找个真正的办公地点?”

  “是,可这不是一时没有找到吗?”一说到这事雷欢喜就有一些头疼:“现在咱们仙桃村是寸土寸金啊,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改成了旅馆饭店,我到哪去找房子啊?”

  沈会计闷声说道:“我的那幢三层小楼你看能用得上不?”

  “啊?那可不行。”雷欢喜急忙说道:“沈叔,那幢三层小楼可是你去年才盖好的,准备给你儿子结婚用的。”

  “不碍事。”沈会计爽快地说道:“我小儿子到现在连对象都没有呢,结婚?结什么婚啊?我那老宅子里还可以住呢。再说了,只要方寸公司办好了,咱们大家都有钱赚了,这有钱赚了,我下半年再把老宅子给整个三层楼出来。”

  雷欢喜想了想:“那也成,但是沈叔咱们说好了,这楼算是方寸公司问你租赁的。具体多少租赁费,我让莫胖子和您谈。”

  “哎,知道了。”沈会计还是闷声闷气地说道。

  看雷欢喜这样子,看起来他的村长位置真的是没有办法保住了。总算还好,不管怎么样,方寸公司还在呢。以雷欢喜的性格,只要方寸公司在,就绝对不会让村民们吃亏了。

  至于未来接替雷欢喜的新村长是谁?村民们不想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其实想穿了也没有什么,谁当这个村长和村民们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新村长归新村长,大家伙把方寸公司当成村委不就行了?把雷欢喜继续当成村长不就行了?

  看着村民们渐渐散去,莫胖子忽然说道:“欢喜哥,这招狠啊,将来咱们的方寸公司可就变成第二村委了啊。”

  “谁说的?只有一个村委,那就是现在的村委。”雷欢喜咧嘴一笑:“你和安妮一起,把徐叔的房子简单布置一下,再去多购买一些办公家具,记得,这次不要怕花钱,都找好的买,反正这方面安妮在行。”

  莫胖子“嘿嘿”笑了出来:“欢喜哥,你这是真的准备开战了啊。”

  “开战?我和谁开战啊?太平时代。”雷欢喜瞪起了眼睛,可瞪着瞪着自己都笑了起来:“我雷欢喜是出了名的铁公鸡,现在有人想从铁公鸡嘴里抢食吃?想都别想。欢喜哥千辛万苦的造出来了仙桃村目前的局面,他江胜利转个脑筋就想从我手里夺走?嘿嘿,这也太简单了吧?对了,胖子,把我的办公室安排在三楼。”

  “咱们放在老村委的那些东西呢?也都拿回来?”

  “别啊。”雷欢喜一下就急了:“那么早拿回来做什么?咱们不得给新来的村长一个见面礼?”

  莫胖子怔了一下,随即便会意的笑了。这个欢喜哥太损了啊,这哪是什么见面礼啊,这摆明了就是下马威啊。

  想想都为即将到来的新村长可怜,这你和欢喜哥玩,能有好事情吗?他雷欢喜是谁啊,只有占便宜,从来不肯吃亏的主啊!

  “欢喜哥,欢喜哥。”安妮跑了过来:“你爸来了。”

  “啊,我爸来了?我妈呢?”

  “你爸一个人来的。”

  爸爸现在来这里做什么?之前电话都没有一个。难道他也知道了仙桃村的事情,特意来安慰自己的?

  不对。

  要真这样做的话他可就不是那个老乔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