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你现在依旧还无法称得上是世界第一!”

  这就是乔远帆告诉草野富江的。√∟,

  可草野富江的样子却似乎已经陷入到了疯狂中:“还有谁?还有谁?33年来,每一分每一秒我想的就是要打败你,只有打败自己的老师,才能够证明我的存在!其他人?其他人根本就不配当我的对手!”

  就在刚才一瞬间,他的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

  如果一个人33年来只是执着在做着一件事,执着完成一个梦想,那么所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是巨大的。

  可是一旦发现这个梦想破灭,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一个是放弃,另一个就是彻底的崩溃。

  而显然草野富江就是后一种人!

  乔远帆却表现得如此冷静,等到草野富江稍稍平静了一些:“其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和我,也许很多真正的养兰高手,从来都没有贪图过什么名利,他们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你真的认为你是第一个养出龙王兰来的人吗?不是,你不是!”

  “什么?有人比我更快的养出龙王兰?不可能!”草野富江看起来又变得疯狂了:“我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养出龙王兰的人!我,只有我!”

  “还有我的儿子。”

  乔远帆的一句话便让草野富江安静了下来。

  他掏出了手机,搜索到了和雷欢喜龙王兰有关的新闻,然后默默的递到了草野富江的面前。

  草野富江接了过来,他的手是微微发抖的。

  而且乔远帆还发现,草野富江居然不会用智能手机,必须要在石田佐吉的帮助下才能够完成。

  这33年来他真的做到了心无旁骛专心养兰的地步。

  “龙王兰。龙王兰。草野富江喃喃的念叨着,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随即他又摇了摇头:“不,我还是不相信。这盆龙王兰不是雷欢喜养出来的,他一定是从什么地方偶然得到的。没有谁,就算是一个天才。也不可能在那么年轻的年纪就培养出龙王兰。”

  他没有猜错,龙王兰真的不是雷欢喜自己培养出来的。

  其实乔远帆也是这么想的。

  养兰的确需要资质,但是龙王兰这一品种实在是太特殊了。他想的其实和草野富江差不多,大概雷欢喜在什么地方捡到了这盆兰花吧?

  据说自己的儿子运气好得逆天!

  “也许吧。”乔远帆笑了笑:“可就算把我的儿子排除在外,我还在,对吗?你不是一直想要打败我吗?现在我愿意接受你的挑战。”

  “你?”草野富江不屑的笑了:“老师,你完了,真的完了,一个23年都没有碰过兰花的人。就算他是一个天才,也不足为虑了。老师,过去我尊重你,是尊重你无与伦比的才能,但更重要的是你对于兰花的痴迷。你知道这33年里我每天都在做着什么吗?我每个白天每个夜晚都和兰花住在一起,在我的生命里没有任何事情是比兰花更加重要的。而且你看到在是什么了吗?”

  他撸起了自己的袖子。

  手臂上都是触目惊心的一道道伤疤,看的让人不寒而栗。

  草野富江却根本不把这当一回事:“每1个月,如果我还没有成功。我就会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割上一刀,看着自己的鲜血我会大声的骂自己。‘草野富江,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还没有做到’!33年来,我一直都在用这样的方式激励着自己!”

  乔远帆叹息了一声。

  光从这一点上来说,自己真的不如草野富江。

  “可是你呢,你凭什么?”草野富江的声音骤然提高:“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能够成为我的对手?我能够轻而易举的打败你。可那又证明了什么呢?我打败一个废物吗?我敬佩的是那个骄傲的对我的兰花不屑一顾的乔关山!”

  那一年,草野富江横扫世界兰花界,可是在中国他却遇到了一个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在草野富江的兰花展上只看到不到一分钟,然后发出耻笑:“这也配称得上天下第一兰?”

  然后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年轻人竟然几把撕烂了天下名兰“垂柳荷塘月”。

  正当草野富江激怒攻心的时候,年轻人却淡淡的笑着:“13年只能培养出这样的兰花?我看你的资质也很平常。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放了我,跟我一起到我家去看看。”

  草野富江这一看,就在年轻人家里住了整整3年!

  而那个年轻人就是现在的乔远帆,当年的“乔疯子”乔关山!

  “你变了,草野。”乔远帆轻轻的叹了口气:“你变得让我觉得陌生,更加重要的是你的心态已经坏了。养兰,痴迷当然能够养出名兰,但是静下心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比养兰更加有趣的事情。”

  “你错了!”草野富江咆哮起来:“什么心态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问的是你现在有什么值得我挑战的地方!”

  “因为我是乔关山!”乔远帆的一句话就让草野富江变得安静了:“我现在叫乔远帆,但我也是乔关山!就算你能够打败所有的养兰人,只要没有打败过我,你就不配称天下第一!”

  只要没有打败过我,你就不配称天下第一!

  草野富江眼睛里竟然冒出了热情。

  乔远帆——不,在他的眼里面前的这个人似乎一瞬间又变回了当年的“乔疯子”乔远帆!

  和当年一模一样的霸气!

  就算23年没有碰过兰花,这份霸气依然在那!

  没有打败过乔疯子,谁配得上称天下第一?

  “老师,请接收草野富江的挑战!”草野富江深深鞠了一躬。

  “我接受。”乔远帆平静地说道:“但我需要19天的时间。”

  “为什么?”

  “我说过我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1天前我才刚刚开始重新养兰,我计算了一下,到20天的时候我养的兰花正好可以开花了。”

  “20天?”草野富江瞪大了眼睛:“20天你就能让兰花开花?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疯了?”

  “我养的是半成品。”乔远帆淡淡的笑着:“然后做一些简单的嫁接工作就行了。”

  “那算什么兰花。”草野富江又一下大叫起来:“你是在侮辱我吗?你以为这样的垃圾可以战胜我吗?”

  “我不想战胜谁,我只是给你一个打败我的机会而已。”乔远帆还是那样微笑着:“现在你准备好挑战我了吗?我的学生。”

  草野富江在那沉默了许久,然后才缓缓地说道:“我是您的第一个学生,我会无比珍惜这次机会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人人都可以挑战乔疯子的。20天后,就在这里,我和您之间的所有一切都将在此结束。石田,帮我通知国际兰花协会吧。”

  “是的,老师。”石田佐吉恭恭敬敬地说道。

  “老师,如果我输了,我所有的兰花都将归你所有。”草野富江继续说道:“33年来我也培养出了无数在我眼里一钱不值,但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有些价值的兰花,大约在600盆左右,我输了,这些都属于您了。”

  乔远帆知道这个赌注非同小可了。

  草野富江只在乎龙王兰,其它的兰花他根本就不在意,可是这些在草野富江眼里“一钱不值”的兰花,必然都是价值连城的。

  更何况有足足的600盆?

  乔远帆静静地问道:“那我输了呢?”

  “在所有人的面前,大声的告诉他们,乔关山败给了草野富江!”

  “只要这么一句话?”

  “对,只要这么一句话。”

  乔远帆居然还没有忘记提醒一下他:“你不觉得这样做对于你来说太吃亏了吗?用600盆兰花来赌我的一句话?”

  “从乔关山的嘴里说出这句话,难道价值还比不上区区的600盆兰花吗?”草野富江似乎觉得对方才是不可思议的:“老师,你说我变了,但真正变得是你!你对名誉竟然如此的不在乎?那不是您,不是当年的乔疯子了!”

  乔远帆摇了摇头:“既然你如此执着,那么我接受你的挑战。20天后,在这里,我们之间的故事将划上最终的句号了。再见,草野富江。”

  乔远帆走了,带着笑容走了。

  “石田,再把那个雷欢喜的龙王兰的新闻找出来给我看看。”

  “是的,老师。”石田佐吉坐到了电脑前,他操作的时候也明显的不是很熟练,但好歹是找到了那盆龙王兰的图片:“老师,就是这盆。”

  草野富江仔细看了很久,面如死灰:“这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这盆龙王兰就算我没有见过,但看图片我也能看出来远远的超过了我的龙王兰。老师的儿子,我的那个小师弟难道真的是个养兰的天才吗?”

  “这不可能是他培养出来的。”石田佐吉却非常肯定地说道:“您说过,养兰天赋很重要,但耐得住寂寞全身心的投入更加重要。”

  “但如果乔关山拿自己儿子的这盆兰花出来和我比我必败无疑!”

  “老师,其实我在想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让您立于不败之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