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书记终于说到了他们此次来的真实目的。

  我们的欢喜哥一听立刻大声叫屈,这事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啊。什么谭清源、朱国旭、孔文举这些人为什么会拒绝再向祝南镇投资,或者再拒绝项目上的合作,自己怎么会知道啊!

  还有自己妈妈梁雨丹,这环海集团毕竟和自己的关系不大是不?

  闫跃进几次想要插嘴,但又都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小雷啊,帮帮忙吧。”左书记却出人意料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欢喜哥也是一怔,这可不像是左书记会说的话啊。

  左书记叹息了一声:“现在祝南镇很困难啊,局面打不开,一个接着一个的企业家撤资,镇里的工作已经陷入到了混乱中,上级给我们的压力很大。我们知道这些企业家都是在帮你抱屈,说老实话,我也在为你鸣不平。”

  这一句话,让闫跃进和庞金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不是摆明了在抽他们巴掌吗?

  可是为了祝南镇,左书记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如果这些企业家拒绝再和祝南镇进行任何谈判,那么镇里今年的经济指标根本无法完成,我想我们这些人估计要倒霉了。这些我倒不在乎,可是祝南镇发展到今天的局面不容易。如果这些企业家撤资的消息传出,很快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到了那个时候镇里的经济真的会遭到重创啊。”

  这些道理雷欢喜都懂。

  梁雨丹和朱国旭放在一边,他根本没有想到谭清源、孔文举这些人会如此仗义的为自己出手,说撤资就撤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

  这是在给镇里施压,这是在声援雷欢喜啊!

  “左书记,其他人那里我真的做不了主。”雷欢喜想了一下:“不过我妈妈那里我可以尝试一下。”

  “太好了。”左书记急忙说道:“只要梁总那里能够恢复对祝南镇的合作,那么同样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毕竟她是你的妈妈。”

  “等等。”雷欢喜打断了他的话:“我这是有要求的。”

  办公室里一下安静了。

  雷欢喜看了看他们:“我一直向镇里提出想要仙桃村和雁湖村之间的那块地,但是镇里始终都没有批复,所以我看左书记和闫主任能不能够现场办公,把这块地批给我了?”

  左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是绝对支持雷欢喜的,难题抛到了闫主任那里。

  什么事情重要什么事情次要闫跃进还是分得清的。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了下来:“关于雷总要的那块地,的确是我们工作上出现了失误啊。雷总,我在这里明确表个态,这块地,我们批给你了,租赁期限就按照你要求的,30年。你看这样满意了吗?”

  “这次租赁意向书。”莫胖子几乎是在一瞬间拿出了几份意向书:“如果两位领导过目后没有什么意见的话,请在上面签字。具体的谈判我们明天就开启。”

  左书记又笑了:“雷欢喜,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啊?连租赁意向书都准备好了?”

  “有备无患,有备无患。”雷欢喜笑嘻嘻地说道。

  左书记和闫跃进大致浏览了一下,很快就在意向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成了,那块地基本上算是到手了。

  “左书记,闫主任,我请你们吃饭。”

  心情大好的欢喜哥也变得慷慨了起来。

  “不必了。”几乎是被欢喜哥要挟的闫跃进哪里有心思吃饭:“雷总,还请你一定要抓紧说服你的母亲啊,只要环海集团带个头,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吃饭呢,我们就不吃了,我让庞金华陪我在村子里转转吧。仙桃村名声在外,我来祝南镇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来啊。”

  雷欢喜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也没有多说什么。

  “左书记,这次我可不是针对你的。”等到他们一走,雷欢喜很快说道:“我就是看不惯那个闫跃进,还有按个庞金华。村长我做不做不要紧,可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我这个人心眼小,谁对我好,我报答谁。谁要是变着法子来整我,嘿嘿,这里可是我的一亩三分地。”

  “你啊。”左书记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的底线就是你不要给我搞出事情来,其它的事情我现在没有精力管你,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还有,关于仙桃村和雁湖村的合并,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已经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这点雷欢喜和所有人早就知道了,只是左书记下面的话却忽然雷雷欢喜注意起来:

  “雷欢喜,我还明白的告诉你,不要总想着自己的方寸公司,总想着赚钱,你要那么多的钱做什么啊?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在其它方面有所进步?这个仙桃村的村长你不当了,难道合并后的村长位置你不能努力去争取一下?”

  恩?左书记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仙桃村的经济要发展,雁湖村的经济同样也要发展。”左书记注视着他:“我看既然大势无法改变,那就顺应它。没准这也是个机会?仙桃村的机会、雁湖村的机会,同时也是你雷欢喜个人的机会。欢喜啊,这些话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吧。”

  左书记是在鼓动自己争取合并后的村长位置吗?

  其实刚才雷欢喜真没有说错,他对村长的位置兴趣的确不浓。尤其是当上村长后,又要开这个会又要开那个会的,他偏偏又是一个最害怕开会的人。

  可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谁也抢不走,雷欢喜永远都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好了,话已至此,其它的我都不多说了。”左书记站了起来:“欢喜,临走的时候我还有几局私人的话要和你说,我爱人谢谢你啊,我女儿的病情现在稳定了下来,我们准备送她去上学了。工作上的事情是工作上的事情,但是从个人方面来说我们全家都欠你的。”

  “瞧你,左书记,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一瞬间欢喜哥便又恢复了嬉皮笑脸:“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左书记,龙果要是吃完了我再给你送来。”

  “好啊,那我走了。”

  “左书记,我们送送你。”

  ……

  “闫主任,这村长没法当了。”庞金华哭丧着个脸:“我在村里坐在破破烂烂的村委里,连饭都吃不上。房子呢也没有地方安排,我现在就住在镇政府的招待所里啊。”

  这可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

  村长在正常情况下都是由本村人担任,本村人还用得着找地方住?

  你说要是镇长县长的,那肯定会安排宿舍,可一个小小的村长谁来管到这些啊?

  本来以为是大好前程,可现在的庞金华却觉得每一天都是如此的灰暗。

  “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放弃了?”

  闫跃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江胜利可是竭力向我推荐你的,把你说的这也好那也好,现在呢?江胜利答应的那些事情推三阻四,你也要半途而废?”

  “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

  “你给我听好了。”闫跃进的口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我不管你怎么想,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你就给我坚持下去。再苦再难都要坚持下去。你要是撂挑子了,我看你的前途也没有什么可以指望的了。”

  庞金华打了一个哆嗦。

  仙桃村真的是一个龙潭虎穴啊。自己不光在这里要忍受雷欢喜的折磨,而且只要略有疏忽,自己的政治前途就真的完蛋了啊。

  闫跃进叹了口气:“雷欢喜为什么能够肆无忌惮的这么做?不就是仗着村民们支持他?你可以召集一个村民大会,告诉村民们合并后的美好前途。那些村民们整天呆在这里懂什么?你给他们一块大馅饼,他们还不得抢着来吃啊?至于能不能够做到那是将来的事情了,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站稳脚跟!”

  “是,明白了,闫主任。”

  “那好,我走了,镇里还有一大堆的烂事要等着我去处理呢。”

  ……

  轿车消失在了视线中。

  “就这么结束了,欢喜哥?”莫胖子似乎在那自言自语。

  “结束?早呢。”雷欢喜笑了笑:“这个姓闫的一直留在祝南镇,不光左书记工作难做,对我们也没有好处。嘿嘿,我倒没有想到那些人会帮我,正好,火上浇油,再给他们施加一下压力。”

  莫胖子和安妮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欢喜,欢喜。”宏哥朝着这里走了过来:“刚才我经过的时候,听到那个姓闫的主人在和庞金华说要召开什么村民会议,具体的我没有能够听清楚。”

  召开村民会议?

  雷欢喜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准备拉拢村民了啊。

  略一沉吟:“胖子, 你去弄清楚村民会议的召开时间,咱们方寸公司好像也要召开一次会议的,别忘了,咱们还答应村民们那么多许诺呢。一个公司的生存之道可是诚信为本啊,”

  看着欢喜哥一本正经说这些话的样子,莫胖子和安妮宏哥三个人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