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公司引进的第一批鹅种到位了。

  这是来自北方的鹅种,体型大,肉质肥美,善于挑衅,极其凶狠,战斗力强大。

  这次一共引进了200只。

  在农村里,很多人都是用鹅来看家的。鹅一旦发现了目标,立刻会挥动翅膀,伸长着脖子进行攻击,攻击力丝毫不亚于普通的狗。

  卢姐是饲养家禽的好手,一看到这些鹅,立刻便喜欢上了。

  “欢喜,要去弄点青霉素来。”

  “青霉素?”欢喜哥瞪大了眼睛:“做什么?”

  “拌在饲料里给鹅吃,增强鹅的抵抗力,只要渡过幼鹅时期就好了。”卢姐解释了一下:“渡过幼年期的鹅,大多都能平安成长。你说咱们这里,前段时候老是下雨,鸡抗不过去的。那么多鸡躲在鸡棚里,很容易成批的死去,可是鹅就不一样了,一百只里都未必会死掉一只。”

  别看我们的欢喜哥从小是在仙桃村里长大的,可对如何饲养家禽一点经验都没有。

  鹅还要吃青霉素?今天可算是长见识了。

  吩咐宏哥帮着想想办法,弄批青霉素来:“卢姐,以后你就负责养这些鹅吧,还有鸡和鸭的品种我也已经在引进了,我再招聘几个人来帮你的忙。”

  “养200只鹅,有我一个人就行了,还招聘什么人啊,浪费那钱。”卢姐有些责怪。

  现在都知道欢喜有钱了,但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啊。

  你说你欢喜将来要成家,要养孩子,还要把公司做大,这到处不都得花钱啊?

  欢喜哥却笑着说道:“我的卢姐,你当我真就养200只鹅了?我还不瞒你说,我准备把你赶走了。”

  “啊?”卢姐失声叫了出来:“你赶我走做什么啊?”

  看卢姐被吓得那样子,欢喜哥也不再开玩笑了:“不是200只鹅的问题,而是要大规模的养殖了,仙桃村的地方不行,一是在仙女山景区开放后,能够腾挪的地方不大了。第二最重要的是水源问题,咱们要养的不是几百只,也不是上千只,而是规模化的养殖,怎么办?前几天我碰到了孙老板,我妈要和他合作进行岸上渔村,他那里背靠着大雁湖,我觉得挺合适的。”

  “合适倒是合适。”卢姐对当地再熟悉不过:“只是孙老板那里的地方也不够养殖那么多的鸡鸭鹅啊?”

  欢喜哥点了点头:“所以孙老板帮我介绍了邻近梨花村的村长俞淑仪给我认识。”

  “梨花村?”卢姐眼睛一亮:“那里真是个好地方,不过那里的困难也多啊。”

  梨花村是整个祝南镇的一个特例,全村三分之二都在金子山里。

  金子山听起来这名字挺好听,可那里是全祝南镇最穷的地方。

  倒不是说金子山阻绝了梨花村和外界的联系,就这么点小破山,又不是那种连绵不绝的群山。

  最重要的原因,是金子山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正确发展思路。村子里的人主要以种庄稼为主。

  虽然民以食为天,但平心而论,光靠种庄稼是很难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的。

  一百斤稻子能够收七十五斤米,当中的过程非常辛苦,还要看当季的米价。你梨花村又不是产粮大村,只能靠一些小商贩进村收购这些米,梨花村的路又不好走,所以进村的商贩也就更少了。

  于是和很多农村一样,这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于是这就造成了恶性循环。

  此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坟多!

  别看梨花村穷得叮当响,可是祝南镇的老人在死了以后很多都喜欢把自己的坟放在那里。

  这是有其历史原因的。

  祝南镇上有这么一句话,别看你现在是大老板,可往上数个十几代,没准就是从金子山出来的。

  金子山梨花村的历史,丝毫不逊色于仙桃村。

  正是因为当年的交通不方便,很多梨花村的人都搬出了金子山,这才有了以后祝南镇的那些村子。

  现在年轻人不这样了,主要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别管住在哪个村子里,一问起您是哪里人,十个里起码有五个会告诉对方自己是金子山的人。

  是金子山的,不是梨花村的。

  所以他们死后特别愿意把自己埋到金子山去,一是落叶归根,二来金子山这名字吉利,能够给晚辈带来好运。

  这坟日积月累的多了起来,结果梨花村就有了一个外号

  坟墓村。

  这名字要多不吉利有多不吉利。

  就算有对金子山产生兴趣,想依托这座山开发的商人一听到梨花村的外号,立刻连连摇头,不来了。

  可偏偏我们的欢喜哥不信邪,打起了金子山梨花村的主意。

  “欢喜。”卢姐在那想了一会:“我去年年初的时候去过金子山,我有个亲戚在那里,道路是早就通了,可都是小路,很难走。不过地方真是好地方。”

  欢喜哥点了点头:“恩,所以我想实地去看看。我和俞淑仪村长联系过了,今天下午就过去。如果地方合适,我就准备在那里进行投资,联合孙老板的岸上渔村,没准还能发展起来。卢姐,我现在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一旦我决定投资了,想让你和水哥在那里具体负责。”

  “成。”卢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大刚小刚反正上学了,养鹅养鸡我在行。再说了,金子山到咱们这里近的很,随时随地都可以回来。”

  “你让水哥这段时间去学个车。”

  “啊?学车?做什么啊?”

  “给他配辆车,你们来回也方便。”

  卢姐听得呆了:“别啊,欢喜,我们开电动车去就行,别浪费那个钱。”

  “不是专门送给你们的,而是让你们方便。”

  欢喜哥笑着解释道:“买辆几万块的面包车,风吹不到雨淋不到,带个东西什么的也方便。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明天你就让水哥去报名学驾驶员。”

  卢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好半天才说道:“欢喜,你对我们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水根上次闯了那么大的祸,要不是你我们这个家就完了。现在又要帮我们买车。”

  “行了,卢姐,咱们是一家人。”欢喜哥看了看时间:“安妮和胖子要来接我了,你回去和水哥说一下。”

  然后,我们的欢喜哥想起了一件自己信誓旦旦了很多次的事:

  自己什么时候去学个车啊?

  每次到用车的时候总是发誓自己一定要去学车,可是一转身就不见了。

  莫胖子开车他的新车来了:

  一辆全新的奔驰。

  安妮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放下车窗:“欢喜哥,走了。”

  “咦,买新车了啊?”欢喜哥一上车便问道。

  “不是我买的,你妈送的。”

  呃!

  欢喜哥猛的想起来了。

  那次自己在釜山亚运会的时候,莫胖子和安妮可不是与自己的妈妈打了个赌?

  不是打赌,这摆明了是骗自己妈妈啊。

  “我也有,我也有。”安妮炫耀似地说道:“我未来的婆婆也给我买了一辆车。”

  交友不慎啊!交女友也不慎啊,我们的欢喜哥哀声连连。

  自己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两个家伙啊。

  我可怜的妈妈啊,请你擦亮眼睛,不要以为儿子身边的朋友都是好朋友啊,尤其是这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别看他一脸的忠厚,可是骨子里比谁都坏啊!

  欢喜哥一路的哀声中,先去接了孙老板,然后他指着路直接开去了梨花村。

  “老孙,你带这几条鱼做什么?”欢喜哥好奇的看着孙老板手里的口袋。

  “今天在梨花村吃饭。”孙老板笑着说道:“俞村长特别让我带几条鱼去,没办法,谁让他是我的阿姨呢?”

  啊?俞淑仪是孙老板的阿姨?那她得多大年纪了啊?

  “论辈分的。”孙老板一下就看出了欢喜哥在想什么:“我也是金子山出来的,那里的人大多都是亲戚,俞村长其实比我小多了,但论着辈分我就得叫她阿姨。”

  路渐渐的变得狭小起来。

  “这条路还是20年前铺的,你看这路面,凹凸不平的。”孙老板叹了口气:“谁让梨花村经济落后,严重拖了全镇的后退?也没有人来过问了。”

  “咚”的一声响声。

  “我的车啊!”

  先是奔驰的底盘被撞到了,接着就是莫胖子的一声杀猪般的哀嚎:“这奔驰的底盘挺高的啊,这都能撞到?这都是什么路啊!”

  再往前开就到了金子山的范围了。

  两个大大的水泥墩子堵在了前面,仅容一辆轿车通过。

  “为什么这样啊?”欢喜哥有些不解。

  孙老板苦笑了一下:“还是那个字,穷。以前祝南镇上的建筑垃圾没有地方仍,不知道谁想了出来,扔到金子山去不就行了?反正那里穷。结果大家都往这里扔,不到半年的时间,金子山都快变成大垃圾场了。后来这里的人实在没有办法,就集资盖了这两个大水泥墩子,用来防备那些家伙的。”

  欢喜哥明白了,可问题是这也不是个办法啊。

  的确是挡住了乱扔垃圾的车,可这分明是把通商的道路也给堵上了啊!(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