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村的路真的用千难万险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尤其是真正进了村子以后,那路小的莫胖子几次都几乎要放弃了。

  好不容易在村委附近停了下来,就看到七八个人在那里等着了。

  领头的那个女的,估计也就三十多岁,样子一看就是精明干练的类型。

  一看到轿车停下,她立刻带着人迎了上来。

  欢喜哥几个人从车上走了出来。

  “俞村长。”孙老板和她握了下手:“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梨花村的村长俞淑仪,这位是方寸公司的总经理雷欢喜,运营总监莫大伟,方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朱安妮。”

  就在这一瞬间,我们的欢喜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你说这三个人的组合像是一个骗子公司不?

  方寸公司就那么几个人,还总经理运营总监的。方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更加过分,到目前为止就安妮一个人啊!

  而且,你看到哪家公司的办公地点到最近才有着落,而且还是借的别人的房子?

  “雷总,欢迎来梨花村。”俞淑仪非常热情:“进村的路不好走,实在抱歉。可没有办法,我们梨花村穷,这也正是这次我请你们大驾光临的重要原因。”

  这位女村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这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怎么跑到这么贫穷落后的村子当村长来了?

  不光是欢喜哥,安妮和莫胖子也都大是好奇。

  “雷总。进村委喝杯茶,不过我们这里太破了。”

  “俞村长,我们先看一下全村吧。”

  雷欢喜这建议刚提出来。俞淑仪很快爽快地说道:“好,那我和村委的干部带几位贵客参观一下。不瞒你们说,梨花村可有两年多没有来过考察商了。”

  爽快,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一点都不遮着瞒着,这点是欢喜哥最欣赏的。

  村里里破破烂烂的,有些房子老得好像一用力就会倒塌。一般有个两层小楼就算不错得了。

  只是在离村委不远的地方。却有一个独立的小院,在这梨花村里鹤立鸡群,门口还停着一辆别克轿车。

  “俞村长。这是谁家啊?”欢喜哥顺口问了一声。

  “钟大福家的。”

  俞淑仪回答道:“这是我们梨花村最有钱的人了。他在云东做工程,这些年赚了不少的钱,在云东早就买了房子了。前年把老宅子重新翻修了一遍,弄的非常气派。有的时候会带老婆孩子回来住几天。说是疗养。呼吸一下山里的新鲜空气。”

  孙老板却忽然“哼”了一声,好像对这家人特别不满意似的。

  欢喜哥也看出来了:“老孙,这家人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对不起我?那倒没有,我一辈子不说假话,他看到我还客气得很。好歹我也养鱼养了那么多年,口袋里也算有几个钱的。”孙老板的口气带着鄙夷:“可问题就出在这上面,这钟家上上下下,从老婆到孩子。看到有钱人就巴结,看到村子里其他人?那样子要多趾高气昂就多趾高气昂。好像人人都欠了他们家似的。”

  俞淑仪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看看她身后的那些村干部,孙老板说的话只怕都是真的。

  正在那里说着,院门打开了,两个珠光宝气,佩金戴银,恨不得把所有的首饰都戴在身上,一个年纪五十多,一个年纪不到三十的女人正好走了出来。

  “年纪大的是钟大福的老婆田文香,一个是钟大福的女儿钟艳君。”孙老板低声介绍了一下。

  一看到俞淑仪,田文香立刻叫了出来:“俞村长,我们正好要去找你呢。你说你村委欠我们的五万块钱什么时候还啊?这都拖了多少时候了?”

  俞淑仪一脸尴尬:“老板娘,村委现在困难,您再缓一段时间,我们肯定能还上的。”

  “每次问你们要钱你都是这句话。”田文香却不依不饶:“我们都住在云东,回一趟金子山容易吗?就这五千块钱你要让我们跑来跑去的?不行,你今天非给我个准话不可!”

  俞淑仪实在没有办法了:“老板娘,您无论如何再缓缓。”

  安妮看不下去了,正想出头,却被欢喜哥轻轻拉了一下,然后朝她微微摇了摇头。

  “妈,不就是五万块钱嘛,你平时打个麻将都不止输那么多钱。”钟艳君这个时候出人意料地说道:“俞村长又不是那种欠钱不还的人,你说是吧,俞村长。”

  “是,是,”俞淑仪连声说道。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钟艳君指了指距离自己家院子大概不到30米的位置:“我们回来,这车就停在外面,万一给擦伤了怎么办?所以我们想在那里盖个车库。”

  “那是是村里的土地啊,我们正准备盖个打谷房呢。”俞淑仪怔了一下说道。

  “哎哟,俞村长,您怎么那么死心眼啊。”钟艳君很是不屑地说道:“打谷房你随便找个地方盖不就行了?再说了,你们村委现在有钱吗?只要你批了,这钱你们晚点还也没有问题。”

  俞淑仪要多无奈有多无奈,现在有这么重要的客人在身边,继续被钟家母女闹下去这不是给客人看笑话吗?没准还会让客人生气。

  再说了,村委向钟家借钱的确不假,还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在那想了一会,叹了口气:“好吧,我明天和村委商量一下。”

  “那说好了啊,明天一早我们就来村委。”钟艳君这才心满意足地说道。

  带着客人急匆匆得离开这里,俞淑仪实在不想再看到这对母女的嘴脸了。

  早知道就不向他们借这钱了。

  可是走了几步,雷欢喜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问道:“你们打麻将都是几万几万的啊?”

  田文香得意洋洋:“我们有钱。”

  雷欢喜咧嘴一笑:“赌注那么大,都够报警的了。我在想着要不要揭发你们弄个奖金什么的。”

  田文香一下呆在了那里。

  雷欢喜他们很快就走远了。

  “这小王八蛋谁啊?”终于反应过来的田文香暴跳如雷:“居然管起老娘的事情来了!”

  原本女儿一定会帮腔,可是没有想到钟艳君却呆呆看着雷欢喜离开的地方,忽然说了一句:“妈,我看中他了。”

  “啊?”田文香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妈,我看中那个小伙子了。”钟艳君大声说道:“你帮我找人说媒去。”

  田文香这次可彻底的傻了:“闺女,不是吧你?那小伙子看起来顶多也就是二十岁出出头,年纪和你不般配啊。再说了,万一是个穷鬼怎么办?”

  “我不管,我就看中他了。”钟艳君立刻撒泼起来:“我都快三十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个男人。你瞧那小伙子的样子多帅,笑起来多迷人。穷鬼怎么啦,让他入赘我们家不就行了?反正你们都没有儿子,将来你们要死了还有人帮你们抱着像片呢。”

  田文香被气得够呛,有这么诅咒自己的父母早死的吗?

  可自己见了这个宝贝女儿实在是头疼啊……

  ……

  在路上,雷欢喜他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在俞淑仪刚刚上任村长的时候,雄心勃勃,想要振兴梨花村的经济,她看中了一个不错的项目,可是却需要前期投资。

  梨花村村委穷得叮当响,上面又不肯拨款,没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正好那次钟大福回来度假了,俞淑仪硬着头皮找到了他。

  没有想到钟大福居然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一共借给了村委八万块钱,不过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把村东头的一块地转给他。

  那块坟地是俞淑仪的父亲早就看好的,据说风水特别好。

  梨花村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要是看中了一个坟地,只要和村子里的人招呼一声这块坟地就是他的了。因此钟大福虽然有钱,但也怕犯众怒没有敢硬来。

  为了村里的经济能够改变,俞淑仪回家不知道做了父母的多少工作,这才让两个老人家答应了下来。

  看中的坟地到手,钟大福也心满意足,把八万块钱借给了村委,并且立下了坟地转让和借款的字据。

  可让俞淑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八万块钱带给她和村委无穷无尽的噩梦就这么开始了。

  每次钟大福全家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问俞淑仪和村委要债。一旦他们还不出来,钟大福一家人就会提出各种各样无理的要求,一直到要求满足这才会心满意足的离开。

  “村委这些年节衣缩食,到处想办法,好不容易才还了三万块。”一个村干部叹息一声:“剩下的五万,这不知道要还到猴年马月呢。我看啊,将来这日子还要难过,不定钟家人要提出什么样的古怪要求呢。”

  “是我这个村长没有当好。”俞淑仪很是自责地说道:“如果我得能力更强一些,就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归根究底还是我的责任。”

  “早晚会好起来的。”孙老板在一边劝慰道:“我就不信梨花村还能一代一代的穷下去了!”

  雷欢喜只是在一边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