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更加高兴的是终于有了能够亲手打败您的机会!”

  草野富江旁若无人的说出了这句话,根本没有在乎任何人的感受。

  他也的确有这样的资格。

  尽管几乎每个人都尊敬乔远帆,但却没有人看好他这次能够打败草野富江。

  毕竟,他已经整整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

  但是这些人并不在乎,能够再次看到传奇的乔疯子就已经足够了。

  至于比赛?似乎反而倒是次要的了。

  在整个兰花界,也只有乔远帆能够拥有这样的地位。

  “我也很高兴能够给你这样一个打败我的机会。”乔远帆微笑着说道:“能够了却你33年的心愿,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可是你做错了一件事。”

  “什么事?”草野富江立刻追问道。

  他不会容许自己的养兰技术里出现一丝一毫的瑕疵。

  “你的做人出现了问题。”乔远帆依旧平静地说道:“你不该指使你的学生石田佐吉去毁坏我儿子的龙王兰。”

  一刹那,现场响起了一片的惊呼。

  龙王兰被毁了?雷欢喜那株曾经让世界兰花界震惊的龙王兰竟然被毁了?

  老天爷,这不光是雷欢喜一个人的损失,也是全世界兰花界的重大损失啊!

  草野富江也怔在了那里。

  老师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这样的事?

  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老师淡薄名利,遇到再大的事情也只是一笑了之。自己派石田佐吉去毁了龙王兰,他本来以为以老师的心态一定不会说出来的。

  可是今天的乔远帆已经不是当年的乔疯子了,他真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了这件事!

  乔远帆依旧淡淡地说道:“你以前很谦逊好学,虽然年纪比我大,但却不耻下问,说真的,我很欣赏你。甚至我一直认为,将来唯一可以胜过我的人就是你。但我现在的看法变了。草野富江,你的心坏了,你完全被兰花困住了,你走不出这个圈子。一个养兰的人如果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永远也都无法走到最巅峰。”

  “八嘎呀路!”

  一个日本人大声骂了出来,可骂这句话的却不是草野富江,而是国际兰花协会名誉副会长高田真家。

  他愤怒的看着草野富江:“你真的毁坏了龙王兰?你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能够亲眼看到龙王兰,已经是养兰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了。可是你怎么能够损毁它?草野富江,身为你的同胞我真的为你感到羞愧!”

  草野富江却看都没有看他:“在我击败你的道路上,任何的阻碍都不能够存在。你们想看龙王兰?一会就能够看到了。”

  这一句话等于间接承认了是自己派石田佐吉损坏的龙王兰。

  “你养的是不是龙王兰已经并不重要了。”高田真家喃喃地说道,接着来到乔远帆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乔先生,我代表日本兰花界为草野富江做的无礼举动向您做出诚挚的道歉。”

  乔远帆只是一笑:“这是他个人的事情,和其他人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我要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宣布一件事情。”

  他朝草野富江看了看:“大家肯定都知道草野富江先生跟随我学习了三年,名义上他是我的大弟子,但是我乔远帆的学生,行得正站得直,草野富江的心态已经坏了,不再适合当我的学生,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和草野富江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逐出师门!

  乔远帆正式把草野富江逐出了师门!

  草野富江后退一步,面色惨白。

  自己居然被逐出了师门?哪怕今天自己取得了比赛的胜利,这也必然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

  乔关山怎么可以这么做?

  不,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乔关山了,他现在叫乔远帆!一个也许早就已经忘记了兰花该怎么养的普通人乔远帆!

  他定了定神,也对着乔远帆深深鞠了一躬:“老师,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老师了。感谢您在那三年时间里对我的教导,这也是我突飞猛进的开始。可是您现在却变了,您不再爱兰花,您也不再配当我的老师。所以乔先生,我会让你败的心服口服!”

  乔远帆还是淡淡的笑着:“草野先生,你或许可以打败我,但是永远不要碰我的家人。永远!我只会原谅你和你的学生一次,牢牢记得我的这句话!”

  我只会原谅你和你的学生一次!

  这一刻,那个霸气的乔疯子仿佛又回来了!

  洪若阳叹息了一声:“无论怎样,这都是你们的私人恩怨。国际兰花协会为了此次的比赛派出了最强大的观察团。按照你们的约定,在正式比赛前会有一次小小的较量,由乔关山,不,乔远帆先生的儿子雷欢喜,和草野富江的学生石田佐吉先进行一次切磋。雷欢喜先生,石田佐吉先生,你们准备好了吗?”

  雷欢喜一直都在听着爸爸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石田佐吉上前一步:“我必须郑重的告诉大家,我的确毁坏了雷欢喜先生的兰花,但这是我自己的主意,和我的老师没有任何的关系。”

  “哦。”雷欢喜依旧心不在焉。

  他的态度让石田佐吉有些生气:“按照我和雷欢喜先生之间的赌约,如果我输了,我会跪在雷欢喜先生的面前磕头向他认错,为我曾经所做的一切道歉。如果是雷欢喜先生输了,那么他将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出来,乔家败了,乔疯子的儿子败给了草野富江的徒弟石田佐吉!雷欢喜先生,您承认这个赌约吗?”

  “恩。”雷欢喜继续心不在焉。

  “雷先生,你是在蔑视我吗?”石田佐吉真的怒了。

  “恩。啊?”雷欢喜顺口说了一声“恩”,但很快发现了不妥。

  自己可没有蔑视过石田佐吉,只是刚才一直都在想着爸爸说的那些话呢。

  正想解释一下,石田佐吉却大声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蔑视我?我是草野富江的学生!我能够打败你,我一定能够打败你!”

  “你得了吧,你真有这个本事也不会像个小偷一样来毁坏我的龙王兰了。”雷欢喜是什么样的人?面对石田佐吉的挑衅怎么可能忍得住?本来还想解释一下,现在看起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问我有什么样的资格蔑视你?第一,我是乔远帆的儿子!第二,我是世界上第一个养出龙王兰的人,比你的什么老师早的多了!第三,我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把被你一折为二彻底毁坏的龙王兰修复的人!你问我有什么资格?就凭着这三点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蔑视你?算了,说老实话,你都不配被我蔑视!”

  “哗”的一下,全场轰动!

  被一折为二的龙王兰竟然被修复了?这,这怎么可能?

  石田佐吉面色煞白,本来在他和雷欢喜打交道的过程中,一直认为这个人和乔远帆一样心态平和,甚至连自己损毁了他的龙王兰他也居然轻易的放过了自己。

  可是他怎么那么大的脾气?说起话来怎么那么不留情面?

  我们的欢喜哥是谁?我们的欢喜哥是可以轻易被人得罪的?那次他本来就要发作了,要不是自己的老爹说了那些话他能那么简单的放过石田佐吉?

  “你,龙王兰真的被修复了?”石田佐吉好大一会才能说出话来:“你有什么证据?你拿出来给我看!”

  “你有什么资格?”

  我们的欢喜哥笑了:“你配吗?等到我和我老子打败了你们,会拿出来给所有人看的。谁说被损毁的兰花不能被修复?只是你的天赋有限而已!”

  这?这和天赋有一毛钱的关系?谁要是有了一条神龙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能做到?

  可是石田佐吉听了这话,身子晃动不停。难道自己的天赋真的有限吗?可老师明明说自己的天赋甚至超过了他本人啊!

  “少废话。”欢喜哥居然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了:“我还有一个饭局呢,赶快比了,磨磨唧唧的做什么?”

  边上有人低声笑了出来。

  洪若阳笑着低声对乔远帆说道:“老乔,你儿子果然有你几分当年的风采啊。”

  乔远帆一笑置之,只是他的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一株被损毁的龙王兰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如初?

  石田佐吉知道这是唯一能够挽回自己颜面的机会了:“雷先生,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他拿过了兰花箱,小心翼翼的打了开来。

  一株兰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现场一下又轰动了。

  好美的兰花!

  花杆又高又直,花序疏落有序,片片叶上竟然都长满了一朵朵美丽的小花,粗粗一数,竟然有上百朵花。

  一株兰花上结了上百朵的话根本就是一个奇迹了!

  “这是我自己培养出来的新品种。”石田佐吉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它的名字叫‘繁星拜明月’,大家请仔细的看一下其中的奥妙。”

  石田佐吉所说的话很快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好奇!

  只是一般的人却根本看不出石田佐吉所说的奥妙到底隐藏在哪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