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大福到底还是出现了。

  那体重只怕和莫胖子都有得一拼。

  脖子上戴了一条小手指粗细的金项链,露出在了衣服外面,神态傲慢,一进来便大咧咧的自己找了张位置在酒桌上一座。

  “钟老板,您喝酒。”

  一个村干部急忙拿来了酒具。

  “俞村长,坐着说话。”钟大福的样子好像自己才是这里的村长:“你放心,我钟大福不是不讲义气的人,不是来逼着你还债的。”

  俞淑仪的一颗心立刻放了下来。

  等到她一落座,钟大福喝了一口酒:“我家的那两个娘们不懂事,她们看中的地方那是村委要做打谷房用的,怎么可以随意提出要求要盖什么车库占为己有呢?我钟大福也是在梨花村长大的,俞村长你放心,这事只当她们没有提过。”

  这算是怎么回事?在俞淑仪和村委干部的记忆里,钟大福从来没有那么好说话过。

  钟大福的眼睛落到了雷欢喜的身上,然后笑容满面:“小伙子,贵姓大名啊?”

  “雷欢喜。”雷欢喜笑了笑回答道。

  “在哪高就?”

  “开了家小公司,主要是养鱼种桃子什么的。”

  钟大福的一颗心顿时放下来了。

  一家小公司?只是养鱼种桃子?那能有什么出息?

  既然这样的话事情就要好办得多了。

  钟大福问得很详细,雷欢喜得家庭怎么样,父母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结婚等等之类。

  雷欢喜也是那种不怕事多只恨没事的主,钟大福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就是想弄清楚钟大福到底有什么目的。

  “欢喜啊。”钟大福居然亲热的叫起了这两个字:“你看。23岁了,这年纪不小了,在农村里很多人连孩子都抱上了。我呢,这个人就是喜欢多管闲事,瞎操心。这么着吧,我给你做个媒怎么样?”

  我们的欢喜哥被吓了一跳。

  倒不是因为钟大福的话。而是害怕安妮忽然猛的跳起来狠狠的扇上钟大福一个巴掌。

  还好,跟在雷欢喜身边这么久,安妮现在的性格也沉稳了许多,居然也在那笑眯眯的听钟大福说了下去:

  “欢喜啊,你觉得怎么样啊?”

  安妮既然没有发脾气,欢喜哥也放心了:“钟老板,你要给我介绍的是哪家的姑娘啊?”

  “我闺女。”

  “你闺女?”欢喜哥的眼睛瞪得要多大有多大。

  再看看安妮和莫胖子的样子,也在那里强忍着不笑出来。

  “是啊,我闺女。”钟大福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这媒介绍得好吧?就我闺女那模样,那身材,多少人抢着要?”

  你闺女那模样那身材?

  欢喜哥有些无语了,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她强啊。

  “欢喜,媒我是说了,你的意思呢?”

  “钟老板,,麻烦问一下。您闺女多大了。”

  “29。”

  “我23。”

  一听这话钟大福急急忙忙地说道:“那有什么?我闺女是小生日,按照咱们得算法今年其实才只有27。老话说了女大三抱金砖。女大四那得抱座金山了。”

  女大四抱金山?

  雷欢喜哭笑不得:“钟老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啊?”

  钟大福冲着自己一竖大拇指:“你说就我这身家,谁要是找到了我女儿那还不等于抱了一座金山?”

  雷欢喜认真的拼命点头。

  钟大福越说越是得意:“我今天也不怕和你把话说明白了,我钟家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儿子,你将来要是入赘过来。一个姑爷半个儿。你那个小破公司也别开了,跟着我到云东做工程去。将来你和我们家艳君有了孩子,第一个孩子呢就姓钟。这将来我钟大福的家产还不全是他的?你这占了多大的便宜啊?”

  “钟老板,那您得吃多大的亏啊。”雷欢喜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谁让我有钱呢?”钟大福根本没有听出雷欢喜的话外音:“那咱们这事可就这么说定了啊?”

  “别,别,等等。”雷欢喜赶紧说道:“我这还没有想清楚呢。”

  “这还用考虑什么啊?”钟大福一下就急了:“那么好的条件谁不争着抢着要来?我家姑娘就是眼界高这才到现在还没有嫁出去。”

  莫胖子这个时候忽然悠悠说道:“钟老板,我给您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钟大福皱起了眉头,这都多大的人了,还讲什么故事?

  莫胖子却不管他自顾自的说起了这个故事:“说古代啊,有个叫朱买臣的人。还没有发迹时靠打柴度日,他老婆觉得他没出息,跟着他没有好日子过于是就和别人跑了,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离婚了。后来朱买臣做了大官,他老婆主动去和他相认,朱买臣把一盆水泼到了地上,对他老婆说如果你能把这些水都收到盆里,我就还认你这个妻子。”

  雷欢喜、安妮、俞淑仪几个人都有想笑的冲动。

  钟大福却怔怔地说道:“这故事我听说过,泼水难收是吧?”

  “对,对,钟老板一看就是有知识的人。”莫胖子更加严肃:“可是这故事还有一个意思,叫做狗眼看人低。”

  钟大福一怔,随即勃然大怒:“你敢骂我是狗?”

  “没有,就是说你狗眼看人低。”莫胖子的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钟大福拍案而起:“你tmd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身上随便拔根汗毛就比你的大腿粗!你敢得罪我?你还想不想混了?”

  莫胖子笑笑,一言不发。

  雷欢喜叹了口气,握住了安妮的手:“钟老板,这就是我的女朋友。”

  “她?”钟大福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安妮。

  别说,人家小姑娘的确比自己闺女长得漂亮多了。

  可光长得漂亮有什么用?自己有钱啊。

  “我有钱,你小子别不识好歹。”钟大福破口骂了出来:“要不是我闺女看中了你,我有空在这和你瞎费工夫?你那个小破公司我钱都能把你砸死!”

  “钟老板,成了。”莫胖子又再一次开口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雷欢喜,他的母亲是环海集团的梁雨丹梁总裁。这位朱安妮,她的父亲是君诚集团董事局主席朱国旭。”

  环海集团?君诚集团?

  钟大福面色骤变。

  老天啊,这一个是前段时候强势杀入云东市的水产集团,一个是云东市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型企业啊!

  见鬼了,自己怎么招惹上他们了?

  不对啊,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跑到梨花村这样又穷又破的地方来做什么?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他们的身份是真的,得罪了他们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钟大福立刻堆上了满脸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称呼再次变了:“雷总,您请抽烟。”

  “不会。”

  雷欢喜摆了摆手:“钟老板,我们就是来看看梨花村的环境适不适合投资的。我的方寸公司和梨花村很有可能结成合作伙伴关系。我知道,梨花村村委到现在还欠着你五万块钱,你反正也不急等着钱用是不?我看你就再缓一段时候,别那么着急的催着他们还钱了。”

  “是,是。”此时的钟大福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不断的点头哈腰。

  “您女儿那里我也是在高攀不起。”雷欢喜又接着缓缓说道:“要不一起坐下来喝一点?”

  “你们慢用,你们慢用。”钟大福哪里还敢在这里多逗留,一边鞠躬一边走了出去。

  孙老板说的还真的没有错:这钟家上上下下,从老婆到孩子,看到有钱人就巴结,看到村子里其他人?那样子要多趾高气昂就多趾高气昂,好像人人都欠了他们家似的。

  “雷总,多谢你帮我们解了围啊。”俞淑仪无比感激:“要不然这次你拒绝了他,他肯定会把怒气发泄到我们身上。”

  “学姐,你真的想感谢我?”雷欢喜却忽然如此问道。

  “是的,真的想感谢你。”俞淑仪有些发怔。

  雷欢喜笑眯眯地说道:“那你送点东西给我呗。”

  “要什么你尽管说,只要是我有的。”

  “这个,我就要这个了。”

  雷欢喜指的是那坛子酒。

  “这个?”俞淑仪怎么都没有想明白:“这酒我们梨花村差不多家家户户都会做,你要这酒做什么?”

  “我小气。”雷欢喜也是很严肃地说道:“家里来了客人我舍不得买好酒,这酒我喝着不错,真有客人来了,我就拿这酒招待他们。”

  俞淑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成,既然学弟你都这么说了,我们梨花村别的没有,就是这酒管够,一会走的时候你们每人带一坛子回去。”

  雷欢喜唉声叹气说道:“我们的俞村长就是小气啊,这就开始赶客人了,你看,客人大老远的来了都不知道留宿我们。”

  这本来是开玩笑的话,俞淑仪听了却非常认真地说道:“雷总,现在的梨花村穷,我们还留不起客人,可是早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请你们住梨花村最好的房间的!”

  “我保证会等到那一天的到来!”雷欢喜也不再开玩笑了:

  “等到那一天到来了即便你们不请我们也会自己来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