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和草野富江师徒约定的比赛日子只剩下最后两天时间了。●⌒,

  这段日子以来,整个世界兰花界都被震动了。

  昔年不可一世的“无双兰王”草野富江重新出山,而且他竟然也培养出了龙王兰。

  这还不算最震撼的消息,最让那些养兰爱好者热血沸腾的是:

  乔疯子将接受草野富江的挑战!

  谁不认识乔疯子?谁不知道乔疯子当年的那些事迹?

  他一消失就是23年,这23年里,他势必和草野富江一样潜心于培养绝世名种,一战惊天!

  然而,又一条消息很快传出:

  乔疯子23年来都在寻找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没有再碰过兰花。最重要的是,他将要用来和草野富江对决的那盆兰花据说是临时培养的。

  这一来所有人的心都寒了。

  一个真正的养兰高手怎么可以23年不碰兰花?就算你真的是一个天才,那么漫长的时间手也早就生硬了。又何况是一盆临时培养出来的兰花?

  两人之间的高低其实不用对决都已经可以猜到结果了:

  乔疯子23年不碰兰花,草野富江33年生命里只有兰花这一样东西!

  乔疯子根本就不可能是草野富江的对手!

  东南亚的许多赌场都已经开始接受下注,一共两场,乔关山对决草野富江,从赔率上看,乔关山和草野富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赌场方面认为乔关山将完败。

  至于雷欢喜和石田佐吉,曾经最先用一株龙王兰震惊世界的雷欢喜却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赌场方面认为石田佐吉不可能是雷欢喜的对手!

  当我们的欢喜哥很偶然的听到这个消息后,异想天开的说了一句:

  “你们说,如果我把我全部的钱投到我会输上。我是不是就要发财了?”

  当他这句话一出,立刻遭到了安妮和莫胖子几个人的群殴。

  可怜的欢喜哥被打得抱头鼠窜,狼狈的逃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思进取,不要求上进!”

  安妮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接着小声对莫胖子说道:“我觉得我们倒可以下注。”

  “恩,恩。我早这么想了。”莫胖子连连点头:“欢喜哥那里没有什么好押的,乔叔那里我觉得我们有发财的机会。”

  这两个家伙彻底无视了欢喜哥的存在……

  ……

  国际兰花协会一反常态,不再用观察员秘密观察的方式,而是正式宣布组成国际兰花协会成立以来最强大的观察团亲临现场观摩评判。

  谁都不愿意错过如此重大的一个时刻。

  而用国际兰花协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观察员的话说:

  “自从协会成立以来一直沿用的都是秘密观察员的形式,但这次我们破例了。因为参加比赛的是乔关山先生。就算乔关山先生23年没有碰过兰花,但就凭借乔关山这三个字已经足以让我们这么做了。那么多年来,他从来不屑于参加任何的兰花大赛,因为在他的心里他就是世界第一。而其他人也都承认这一点!这次的比赛不管是谁输谁赢只要能够亲眼看到,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这就是乔疯子乔关山的魅力!

  来自国际兰花协会观察团的成员提前三天就到达了云东市。而全世界各地的兰花爱好者也都蜂拥而至。

  碧水云天大酒店早就已经爆满了。那些没有订到酒店的客人,只能就近在附近寻找酒店入住了。

  就连云东市委也被惊动了,那么大的事件为什么事先没有人通知他们?要知道,这可是进一步扩大云东市影响力的绝好机会啊。

  他们迅速联系到了国际兰花协会的名誉会长中国人洪若阳、第一名誉会长日本人高田真家、名誉秘书长韩国人阮景泰。

  面对云东市委派来的领导,洪若阳沉吟了一下说道:

  “领导同志,您知道为什么在国际兰花协会所有的官员面前都加着‘名誉’二个字吗?因为我们并不是官方的组织,我们只是一些普通的爱好者而已。我们这些人被选举出来,只是为所有的养兰人服务的。我们不在乎什么官方的重视或者是什么奖励名声。真正的养兰人,也同样不在乎什么排场。所以我们任何的兰花大赛,都是自行组织的而已,也没有什么奖励,甚至连一张奖状一块奖牌也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的,但这么高规格的兰花大赛,云东市可绝对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

  马力全开。云东市表现出了自己高效的工作方式。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全国都知道了这次兰花盛会。

  甚至在一个全国知名的大网站上,还出现了一个点击超过百万的帖子。

  这个帖子完全是用武侠小说的方式来描述的。两个绝世的高手,将在碧水云天一决高低,他们将决出谁才是天下第一。

  而在此之前。他们的儿子和弟子将率先出战。

  懂兰花的,不懂兰花的。爱好兰花的,对兰花丝毫没有兴趣的,反正人人都被这场盛会给吸引了。

  记者也大量云集在了云东市,可是不管哪个记者有通天的本事,他们既采访不到草野富江,也采访不到乔疯子。

  这两个人似乎根本就没有被外界的情绪所影响。

  也许此时此刻在他们的世界里已经只有兰花的存在了!

  不过记者们虽然采访不到这两个人,可要采访到雷欢喜却易如反掌。

  我们的欢喜哥不是什么绝顶的高手,也没有那么多神秘的色彩。

  当他去祝南镇的时候,被忽然出现的一大批人围住还是有些吃惊的。

  难道是来绑架你们家欢喜哥的?

  不过当他听说对方的身份是记者后,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欢喜哥很愉快的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

  记者们所问的问题无非都是和兰花有关的。

  “雷欢喜先生,您曾经在前一次的比赛中用一株龙王兰震撼了世界,那么这一次呢?您还会使用龙王兰比赛吗?”

  “龙王兰被毁了。”

  啊!记者中传来了一片的惊呼声。

  欢喜哥把龙王兰被毁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这才痛心疾首地说道:“虽然我努力将龙王兰修复了,而且不想追究石田佐吉的责任,毕竟他是我的师侄,可是我很鄙夷石田佐吉的这种行径。就算你能够赢得比赛,你也不配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养兰人。你只是一个懦夫,一个害怕强者的的懦夫!”

  这些话一说出来,欢喜哥心情顿时大好,那天自己就想要说了。

  “那么雷欢喜先生,还是刚才那个问题,龙王兰修复了,您依然准备用龙王兰来参赛吗?”

  “龙王一出,谁与争锋?”欢喜哥高深莫测地说道:“我如果用龙王兰来参赛,那么无论是石田佐吉,甚至是草野富江都不可能有取胜的机会。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一株龙王兰吗?兰花的学问千变万化,兰花的品种浩若星空。草野富江师徒常年闭塞自己,只知道天下有龙王兰,而不知道有远远胜过龙王兰的品种。所以这次我不会用龙王兰来打败他们的,我会用别的品种来让他们心服口服!”

  “您的父亲呢?外界都不看好您的父亲,您认为他有取胜的可能吗?”

  欢喜哥几乎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所有的人都不看好我的父亲,但我相信他。是,他的确23年没有碰过兰花了,但他是乔疯子!我知道他一定能够赢的!”

  欢喜哥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爸爸在养兰上的成就……

  ……

  草野富江第一时间看到了对雷欢喜的采访。

  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在那想了许久许久:“石田,你真的把龙王兰给毁了吗?”

  “是的,老师,我真的毁了。”

  “可是为什么他说又被修复了?”

  “那一定是他在虚张声势。”

  草野富江站了起来,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忽然停下了脚步:“雷欢喜还有什么品种可以和你对决?你在那里看到他养什么兰花了吗?”

  “老师,没有,兰花全部都是关宝方在那养的。除了龙王兰外最好的品种就是素冠荷鼎了。”

  “一盆素冠荷鼎不足为虑。”草野富江叹息了一声:“可我非但担心啊,万一到时候他们出奇兵怎么办?你和雷欢喜的对决无足轻重,可是我和老师的对决?我的老师这段时间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点和他有关的消息都没有?他到底在那悄悄的培养什么名品?”

  石田佐吉发现了老师的焦虑不安。

  为了这场对决,老师整整等待了33年啊!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辛苦只有自己这个当学生的才最清楚。

  老师输不起这场决战,绝对输不起。他知道老师一旦输了也许整个人都会崩溃的。可是现在自己办法再帮到老师了,雷欢喜和乔关山再也不会给自己任何破坏的机会了。

  雷欢喜呢?雷欢喜真的和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样镇定自若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吗?还是他不过是在那里虚张声势而已?

  这同样也事关到自己的名誉啊。

  不知道为什么石田佐吉忽然发现自己居然一点的把握也没有。

  他甚至还发现了自己内心那种隐隐的对于雷欢喜的畏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