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兰花的盛宴就这样落下了大幕!

  每一个人都心满意足。

  对于这些养兰爱好者来说他们这一辈子都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乔远帆拒绝了国际兰花协会颁发给他的荣誉证书,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根本就不重要。

  只要和家人在一起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和那些老朋友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乔远帆和他们在碧水云天大酒店的咖啡屋里谈笑风生。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却心神不宁。

  许重锦,老许同志,你家欢喜哥的那两块奇石呢?

  你到底卖了没有啊?你倒是给我个准确的回答啊。

  可是许重锦也在咖啡屋里和自己的爸爸聊天。

  欢喜哥虽然在仙桃村呼风唤雨,但在爸爸的这些老朋友面前只是一个小辈而已。

  “欢喜哥,许重锦不会把你的两块奇石给吞了吧?”安妮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怜的欢喜哥愁眉苦脸,要真的被吞了自己能有什么办法?

  人家当初要给自己写收条,自己义薄云天,撕碎了那张收条。

  现在好了,连个凭证也都没有了。

  欢喜哥唉声叹气,这两块奇石要真的被许重锦给黑了,自己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啊。

  莫胖子和安妮面面相觑,很明显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在那焦虑不安的等着,好不容易才看到爸爸和他的那帮老朋友出来了。

  欢喜哥赶紧迎了上去,他可不是去迎接的,而是心里牵挂着那些奇石呢。

  “许老,好久没有见面了。”欢喜哥没话找话。

  许重锦有些奇怪:“这话我们才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了啊?”

  “再说一次,再说一次。”欢喜哥讪笑着:“最近您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许重锦笑着说道:“游山玩水,品味各国风情。”

  乔远帆在一边开起了玩笑:“有没有被那些国家的辣妹给迷住啊?”

  边上传来一阵哄笑。

  欢喜哥可一点想笑的意思也都没有,干笑着等到笑声结束:“许老,最近有没有参加什么拍卖会?您那可是拍卖会的贵宾啊。”

  “参加得少了,参加得少了。”许重锦若有所感:“乔疯子说的不错啊,我们这些人在年轻的时候就是对自己的爱好太痴迷了,虚度了太多的光阴。现在年纪大了,也该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这话顿时引来了边上人一片的赞同。

  你个老许,我话都和你说的那么清楚了,问你参加拍卖会就是在问你奇石的事情,合着你和我装傻还是怎么的?

  欢喜哥也豁出去了:“许老,我那最近又弄到了几块奇石,您抽空去看一下?”

  这话够明白了吧?

  “不去了,不去了。”许重锦却好像根本不懂似的连连摆手:“我刚说过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享受生活,什么奇石兰花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喽。”

  得,你这是逼你家欢喜哥用绝招是吧?

  欢喜哥干脆挑明了,不过还是赔着笑脸:“许老,您看,我上次委托您帮我拍卖的那两块奇石,您要是没有卖掉能不能让我自己找个买家?”

  “奇石?什么奇石?”许重锦却瞪大了眼睛:“你没有给我拍卖什么奇石啊?”

  啊?你们这是明着耍赖啊!

  欢喜哥有些急了:“许老,可不带你这样的啊,那天项老还在场呢。项老,您说是不是?”

  项岳明却显得有些诧异:“我不知道啊,我当时在场吗?”

  啊!你们是合着蒙钱啊。

  欢喜哥完全的懵了,看看许重锦,看看项岳明,再看看爸爸。

  爸爸一脸微笑,若无其事,好像这事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成,成!欢喜哥这次栽了!

  不就是两块奇石吗?你家欢喜哥想要随时随地都有!

  两块奇石认清了你们的嘴脸,值了!

  欢喜哥一咬牙:“你们不认账是吧?我还不要了!安妮,胖子,我们走!”

  安妮和莫胖子虽然不甘心,可是能有什么办法?

  正当他们悻悻然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许重锦几个人却“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欢喜哥的爸爸乔远帆看起来也都笑得非常开心。

  “欢喜。”许重锦笑着叫住了欢喜哥:“急了吧?你的清蒸鲈鱼和清蒸老母鸡我已经帮你在拍卖会上卖了。”

  啊!欢喜哥这才弄明白人家是在捉弄自己呢。

  好,好,你们这些个老顽童啊,就喜欢看到你家欢喜哥急的样子是吧?还有你,亲爹哎,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捉弄你的儿子啊!

  “本来可以卖出一个更高的价格,但是经过最专业的鉴定,这两块奇石形成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和四大奇石比起来价格自然是天差地远了。”许重锦收起了笑容说道。

  那可不是形成的时间不长吗?就用了吃货小胖一会儿的功夫。

  和四大奇石的价格比起来天差地远?那是多少钱啊?十万?还是二十万?

  许重锦叹息了一声:“在扣除掉交易手续费和当地应该缴纳的税费后,总数是两千八百万。”

  啊!

  啊!

  啊!

  欢喜哥、安妮、莫胖子三个人几乎失声叫了出来。

  多少?

  两千八百万?

  老天,竟然是两千八百万!

  发财了!

  欢喜哥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两块奇石在专业鉴定下形成的时间并不长,都卖到了两千八百万,那么四大奇石如果拍卖的话那价格岂不是不可想象的?

  小胖肯定有办法让奇石形成的时间在专业鉴定下边的很古老的!

  我们的欢喜哥又开始动起了小胖的坏心思。

  许重锦重新笑道:“一会把你的卡号给我,我转账给你。先说好,转账的手续费得你出啊。”

  “哎,哎,那是当然的。”欢喜哥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

  发财了!这次又发财了!

  两千八百万啊!这可是一大笔的意外之财啊!

  许重锦拍了一下欢喜哥的肩膀:“欢喜,你很好,你以为我们刚才就是和你开玩笑了?其实刚才在咖啡屋里我就已经告诉你爸爸了,你爸爸故意让我们这么做的。钱被骗了,你虽然生气,但却没有暴怒,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一现实,还有安妮和莫胖子,你们表现得很好。如果我真的是骗子的话,你又能够拿我怎么样?可你居然不动声色的转身就走,这点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许老哎,你当你要真的骗了我的钱你家欢喜哥有那么容易放过你吗?

  可是这话只能放在心里想想了。

  项岳明此时却接口说道:“欢喜啊,这是一个教训。契约精神。你现在的公司慢慢的变大了,将来还会越做越大,但什么事都不能凭借感情用事,一定要有一张合同在手。就好像那次在仙桃村,你一下就撕碎了老许写给你的收条,这看起来是尊重老许,但其实你却违背了契约精神。”

  欢喜哥这点完全接受。

  那个时候的自己,不,甚至包括现在的自己,很多事情上都是感情用事的。有的时候根本不会去考虑要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人和人之间的打交道,顶多是吃点亏而已,可这要是放在了方寸公司上也许就会惹出大乱子的。

  “人总是会成长的。”乔远帆却自始至终都对自己的儿子充满了信心:“欢喜,有了这两千八百万,你准备怎么用啊?”

  怎么用?你儿子我还没有想好呢。

  要用钱的地方可实在太多了。

  乔远帆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起码得把欠我的钱给还了吧。”

  呃,这个。

  好吧,好吧,亲爹哎,我还欠着你三百万呢。

  反正是做好事,救几个孩子的命,欢喜哥也没有多想:“爸,我直接给你五百万,找最好的医疗设施救助那几个孩子吧。”

  乔远帆一瞬间非常满意:“那成,钱到账后赶紧给我,那几个孩子越早得到治疗越好。你们先去吧,我和老朋友们吃饭去。”

  “欢喜哥,发财了啊。”安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拜金女,一把挽住了欢喜哥的胳膊,那样子要多亲昵有多亲昵:“欢喜哥,人家看中了一个包包,就几万块钱。”

  “欢喜哥,人家也看中了一条皮带,就几千块钱。”臭不要脸的莫胖子居然也挽住了欢喜哥的另一只胳膊。

  救命啊!你恶心不恶心啊!

  欢喜哥手忙脚乱的摆脱了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家伙:“这钱我要派大用场呢。等许老的钱到账后,划一千万到公司账上,胖子,梨花村那里虽然有水哥和卢姐在负责,可你要亲自抓一下。梨花村的基础设施实在太落后了。”

  说到正事,莫胖子也不再开玩笑了:“我先把梨花村村委的办公室给弄一下,毕竟这是一个村的脸面,然后再把村委欠的那几万块钱给还了,当然,我会给梨花村村委签订一个借款协议的,这些我们前期投资的钱最终在梨花村走上正轨后都必须偿还给方寸公司的。”

  欢喜哥本来想说这点钱还要还什么,可是话才到了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这钱可不是自己的私人投资,而是以方寸公司的名字进行的投资。公司和村委之间,是双方的合作关系,并没有什么不计成本的付出,任何形式的投资都是需要回报的!

  欢喜哥告诫自己永远记得都不要再感情用事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