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发财了,而且是发了一笔大财。『≤,

  可是仙桃村的代理村长庞金华的日子却越来越不好过了。

  离还钱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可是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弄到那么多的钱。大炮仗的电话几乎每天都打来,而且口气变得越来越凶狠了。

  这几天庞金华到处在筹钱,可是到哪去弄这二十万啊?

  妻子时月娥打来了电话,说儿子庞浩宇想爸爸了,问他能不能抽空回赖一趟。

  6岁的儿子庞浩宇可是庞金华的心头肉,庞金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

  回到云东市家里的时候已经都夜里了,想想真有些对不起老婆孩子,自己前几天天天都在云东市,可不是忙着赌博就是和罗莎在一起,居然一次都没有回过家。

  这次回家了可要好好的补偿她们一下。

  按下了门铃,儿子的声音已经迫不及待的传来:

  “爸爸,爸爸回来了!”

  门打开了,儿子庞浩宇一下就扑进了庞金华的怀里。

  庞金华刚亲了儿子一口,面孔一下僵硬在了那里。

  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他看到了一个人:

  大炮仗!

  大炮仗居然就坐在自己家客厅的沙发里。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庞金华一下变得口吃起来。

  “你回来了啊。”时月娥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带着微笑:“客人都等你好半天了。”

  “庞村长。”大炮仗居然站了起来,而且语气听起来客气得很:“庞村长是大忙人,我等等不要紧。嫂子,我和庞村长出去说几句话就走。”

  “在这吃饭吧。”不明真相的时月娥热情地说道。

  “不用了。”大炮仗一扭头,低声问道:“庞村长。咱们是在这里说,还是到外面去说?”

  “外面,外面。”庞金华忙不迭地说道。

  两个人一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庞金华急慌慌的关上了门:“大炮仗,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们想知道一个人住在哪里太简单了。”

  大炮仗点着了一根烟:“庞村长,大后天就是还款期限了。您说您是还本金呢,还是还利息呢?”

  庞金华的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炮仗哥,缓缓吧,再缓缓吧。”

  “缓缓?怎么缓缓?”大炮仗的脸沉了下来:“我可是真金白银借给了你,你拿钱的时候可痛快啊。我们做这行的,就指着这钱吃饭呢。我答应,我手下的那些兄弟们怎么办?庞金华,我告诉你,大后天我要么见到二十万。要么见到两万的利息。”

  庞金华这次真的有些急了:“大炮仗,你放高利贷是犯法的,我要去公安局举报你们。对了,还有你私设赌场,够把你关进大牢的了!”

  “去吧,要用电话不?”大炮仗居然掏出了电话:“来,我帮你拨号。庞金华,你身为一村之长。参加赌博,还**女人。要我把罗莎叫来不?你说你报了警,你会怎么样?我进大牢?我看我的第一个狱友就是你庞金华!”

  庞金华的汗水又流了出来。

  是啊,这么一来不光是自己的前途毁了,自己还真的有可能进大牢和大炮仗当狱友啊!自己怎么敢去冒这样的险?

  大炮仗吃准了庞金华的心思:“我很疼爱你的儿子吧?庞金华,我进大牢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我要折进去了。放心,你该还的债还是要还。还不出?拿你的老婆孩子来抵债!我的兄弟们会帮我做这些事的。”

  “大后天,大后天我一定还!”庞金华心慌意乱:“你千万别动我的老婆孩子!”

  “哎哟,和罗莎在一起的时候可没见你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啊。”大炮仗扔掉了烟:“听着,大后天我肯定要看到钱。”

  大炮仗走了。回到家里的庞金华失魂落魄,味同爵蜡的吃完了一顿饭。

  把儿子哄到床上睡着了,时月娥问了一下庞金华的情况,庞金华随口敷衍了几句。

  “月娥,咱家还有钱不?”庞金华终于忍不住问出了钱的事。

  “咱家哪还有钱啊。”时月娥谈了一口气:“上次那比钱多亏了顾彪帮忙,利息是免了,可咱们为了还本金问亲戚朋友借了那么多钱等着还呢。浩宇眼看着就要上小学了,我还在为学费发愁呢。”

  庞金华并不死心:“月娥,你问问你爸妈,看能不能再借二十万给我们。”

  “我爸妈那次为了帮咱们还钱连养老钱都拿出来了。”说到这里时月娥猛的察觉到了什么:“庞金华,你是不是又在外面赌博了?”

  大炮仗既然知道了自己家在哪里,瞒肯定是瞒不过去的,庞金华心一横干脆把实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时月娥的面色一片惨白,可是却并没有动怒。

  一次又一次,丈夫总是在犯着相同的错误,总是在一次次的伤害着这个家庭。好好的一个家,现在被丈夫搞成了什么样子?

  “噗通”一声,庞金华竟然跪倒在了地上:“月娥,你帮帮我,帮帮我,最后一次,这次是真的最后一次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赌了!我求求你,求求你,要不然那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啊!”

  丈夫又一次跪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时月娥已经完全的绝望了,这还是一个男人吗?

  “你起来吧。”时月娥淡淡地说道:“一个大男人不要动不动的就跪下。钱我真的没有了,但我可以帮你想个办法,咱家不是还有这房子吗?”

  房子?

  庞金华怔在了那里,妻子居然要自己卖房子还债?

  这房子可是当初单位分派的,公改民的时候自己只出了很少的一点钱买下了这房子。

  “房子虽然旧了点,地理位置也不好,户型又小,但几十万还是能够卖的,你在外面不就是欠了二十万吗?还了钱还能够富裕下来不少。”此时的时月娥表现得非常冷静。

  “可,可是我们将来住在哪里啊?”庞金华有些口吃地问道。

  “总有办法解决的。”时月娥居然笑了一下:“房子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明天我们就去把我的名字去掉了。不过之前我们要去一趟民政局。”

  “做什么?”

  “离婚。”

  “离婚?”庞金华一下子就慌了。

  虽然自己对妻子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但时月娥却一手撑起了这个家,根本不用自己操什么心,可以让自己肆无忌惮的在外面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看到庞金华正想说话,时月娥制止了他:“庞金华,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房子归你,家里最后剩下的那点钱也归你,我净身出户,但我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离婚,第二个条件是儿子归我抚养。放心,我不会要你出任何赡养费的,我会带着儿子住到我父母家里,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

  “不行,不行!”庞金华吼了起来:“想离婚?你想都别想!我不同意,我坚决的不同意!”

  “那你欠下的钱怎么办?”时月娥只说了这么一句就让庞金华闭嘴了:“你不是没有借过高利贷,你也知道那些放高利贷的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不离婚,我就不会同意卖房子的。庞金华,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庞金华再一次跪倒在了地上。

  可又一次他还没有开口时月娥就先说了:“一次次的跪倒,你真的让我觉得很恶心。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想看着儿子平平安安的长大,而不是每天都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冲到我们家里逼债。你还记得那一次吗?放高利贷的人来到了咱们家里,咱们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那一次后我就发誓,只要你还不悔改,我就和你离婚。庞金华,像个男人一样的起来吧,别下跪了,我们之间不可能再挽回了。”

  庞金华的家庭破裂了。

  他和时月娥离婚了,而且时月娥除了自己和孩子的衣服外真的什么都没有带走。

  房子归到了庞金华的名下。

  在云东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寸土寸金,别管地理位置怎么样都能卖出一个高价。

  可是庞金华真的急等着用钱。

  大炮仗按时找到了他,庞金华说明了情况,告诉他自己正在卖房子还债。

  总算大炮仗还算是“通情达理”,又宽限了他三天的时间。

  但是三天的时间要想卖掉一套房子还是太急促了,百般无奈的庞金华只能找到了房产中介公司。

  房产中介公司的那些人眼睛一个比一个尖,很快就看出了庞金华急等着用钱,拼命的压着价格。庞金华却一点办法也都没有。于是本来可以至少卖到60万的房子,被庞金华53万就给卖了。

  还了大炮仗的高利贷,庞金华想着剩下的钱多少能够弥补上村委的亏空了。

  至于还不够的?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吧。

  拿到钱的大炮仗心满意足,态度又一下变得亲昵了许多,就连称呼也都变了:“庞哥,今晚再去我那玩几把?”

  “不了,不了。”

  “庞哥,今晚我那可有一个大局啊,一把牌也许你输了的就都能扳回来了。

  庞金华的心一下又动了。

  只要一把牌啊!

  凭什么自己光输不赢?

  村委账目上不够的亏空没准今晚就能够弥补上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