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顺忠要向上面汇报雷欢喜的要求,等到答复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办到的,毕竟这是国家游泳队自从成立以来史无前例的一件事情。

  雷欢喜也不会傻傻的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一大早起来,下去吃早饭的时候,本来想叫上安妮和莫胖子的,可一想这两个家伙肯定还在睡觉,干脆也就作罢。

  自己来到餐厅里,拿了一点吃的,在靠窗角落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当初自己在这里上班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能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吃顿早饭。

  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边经过,一抬头,四目相交,两个人同时脱口而出:

  “顾经理?”

  “雷欢喜?”

  是那个保安部的经理顾彪。

  两个人也算是“老相识”了,看到雷欢喜,顾彪大是尴尬,迟疑了一下,还是在雷欢喜对面坐了下来,明知故问:“吃早饭啊?”

  “恩,你也是啊。”雷欢喜虽然这么回答,但心里想的这不是废话吗?在这里不是吃早饭难道还是来看风景的?

  忽然发现顾彪的右手被纱布包着,心里好奇:“顾经理,怎么了?”

  顾彪的脸色更加难看:“雷欢喜,不,欢喜哥,我服了。那次打你,是我不对,可我也就是一帮人打工的,你也知道,那次是有人指使我的。我以后绝对不敢了。您是我哥,不,您是我大爷,您放过我吧。”

  什么和什么啊?乱七八糟的。雷欢喜听的莫名其妙:“顾经理,到底怎么回事?我就怎么你了?”

  顾彪一脸苦笑:“没什么,没什么,但我这次真的得到教训了,你瞧,我手也……我以后看到您保证恭恭敬敬的,如果再有人让我对您怎么样,您放心,我宁可不干也绝对不敢了。”

  雷欢喜真的有些懵了。听顾彪话里的意思,好像他手上的伤是自己让人弄的?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冤枉雷欢喜了。

  第一次顾彪打了雷欢喜,可第二次雷欢喜打了顾彪,再算上酒吧里的那一次,大家就算扯平了啊。

  再说了,自己也不认识能够打伤顾彪的人啊。

  “顾经理,你的意思这伤和我有关系?”雷欢喜决定要把事情说清楚:“我告诉你,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顾彪有些诧异了:“你真的不知道?”

  随即苦笑一下:“那我还是服了。您是不知道,可您朋友多,交友广,不用您开口,自然有人出面帮您教训我。要不是那天别人放我一马,我这手就算是废了。欢喜哥,这里也没有酒,我就借着这个给您郑重陪个不是。以后您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他说着举起了一本牛奶。

  雷欢喜云里雾里,到现在一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迷迷糊糊的和顾彪碰了一下杯子。

  这个举动对于雷欢喜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顾彪这样的人来讲,就等于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他顿时精神大振:

  “欢喜哥,以前是我不对,这一页咱们就算是翻过去了。还是那句话,您欢喜哥将来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开句口,能办的我一定帮您办,办不了的,我拼了命的也要帮您想办法,这是我的名片。”

  顾彪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又和雷欢喜闲聊了会,便起身告辞了。

  这顾彪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到底是谁帮自己出头教训了顾彪一顿?自己也不认识这方面的朋友啊?

  “欢喜哥,你也太不讲义气了吧,一个人吃早饭也不叫我。”

  正在雷欢喜纳闷的时候,安妮打着哈欠,拿着早饭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坐那么偏,害我好找。”

  说完拿起电话,等了一会:“胖子,起床没有,我和欢喜哥在餐厅,你速度的。”

  雷欢喜忽然眼前一亮:“安妮,你帮我教训了顾彪?”

  “顾彪?帮你教训了他?”安妮一怔:“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不是安妮?那雷欢喜可实在是想不通了……

  安妮吃的很少,一片培根,一个荷包蛋,一杯牛奶,再加一个香蕉。可等到莫胖子下端着早饭坐下来的时候,雷欢喜和安妮面面相觑,接着同时冒出了一句话:

  “饭店都你这样的客人早晚被你吃垮。”

  莫胖子根本不管他们,对于他来说,美食可比这两个家伙有诱~惑多了。

  这家伙吃完了一盘起身再去拿了满满一盘,他也不挑食,几乎什么都来上一点,再坐回来,再起身,再去拿……

  当第四次后,雷欢喜总觉得那些服务员都在看着自己这里:“胖子,我去外面等你啊。”

  “恩,恩。”莫胖子满嘴塞满食物,头都不带抬的。

  “欢喜哥,等等我,我去补个妆。”安妮也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

  这人可实在是丢不起啊……

  在外面等了足足有20分钟,才看到心满意足的莫胖子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那一脸满足的样子,让安妮忍不住说道:“以后吃饭一定不能带胖子。”

  “你们不懂,一天最重要的营养在早饭,今天我已经很克制了。”莫胖子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今天怎么安排?”

  “你们谁懂玉?”雷欢喜想着既然都来了,干脆再去淘块玉带回去,将来小胖肯定用得着。

  忽然想到,小胖和莫胖子很有几分相似之处……一条龙和一个人都是把吃当成自己最“神圣”的使命……

  “我啊。”莫胖子立刻自告奋勇。

  “你还懂玉?”

  “看不起人了是不?”莫胖子很有几分自豪:“身为你的经纪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是必须的。我以前小的时候,没人愿意跟我玩,总跑那些古玩市场到处乱转,也学了不少知识,要说专家算不上,可比一般人强多了。”

  这么一说雷欢喜就放心了:“陪我去古玩市场买块玉。”

  “你买玉做什么?”安妮明显对这提不起太大精神,你要让她大小姐去逛商场是绝对乐意的。

  可又一想,顿时变得高兴起来:“对了,花鸟市场不就和古玩市场一起?走,先陪我去花鸟市场,我要买只鹦鹉。”

  上了电梯,安妮兴致勃勃:“我有一闺蜜,养了只鹦鹉,可聪明了,还会说话,我早就想养一只了。”

  雷欢喜脸上顿时露出了悲哀的表情,还擦了一下眼角。

  “欢喜哥,怎么了?”安妮一怔。

  雷欢喜脸带忧伤:“我在为花鸟市场的鹦鹉悲伤……一入豪门深似海,落到安妮大小姐的手里,我简直无法想象可怜的鹦鹉会遭受什么样的悲惨命运……”

  “雷欢喜,你找死!”

  电梯里传来了雷欢喜的惨叫……

  ……

  云东市的花鸟市场在全国范围内都是很有一些名气的,全国各地的花鸟爱好者、贩子经常都会汇聚在这里。

  从安妮车子上下来的时候,雷欢喜忍不住说道:“以后咱出来能不能开辆低调点的车?没看到都在朝咱们这看吗?”

  一辆大红色的跑车在停车场上的确太扎眼了些。

  安妮却根本不在乎:“我乐意。”

  这里的花鸟市场和别的地方有些不太一样,除了狗贩子,其它的老板看到客人来店里都不怎么招呼,懒洋洋的捧着个茶壶坐在那,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样子。

  你是玩票的、贩子、还是就是进来看看热闹的,这些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像雷欢喜这三个小年轻,十个里面有九个是好奇才会进来,买只鹦鹉八哥回去,纯粹是为了好玩。

  相反是那些狗贩子,热情的都有些过分,一看到有客人来,立刻拿根棒不断的敲打着笼子,那些狗便会扑到笼子口“汪汪”叫着,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活泼。

  “欢喜哥,我听人说这里的都是病狗。”安妮旁若无人地说道:“卖狗的都不给狗吃饱,敲笼子是开饭的信号,所以一敲笼子这些狗以为开饭了就特别兴奋,看起来都不错,其实都有病,还有的卖狗的拿牙签撑住狗的耳朵……”

  眼看几个狗贩子凶狠的眼光朝这里投射而来,雷欢喜赶紧一拉安妮的手,和莫胖子慌里慌张的冲出了狗市。

  再晚走一步,非被打一顿不可。这些狗贩子都是一起的,齐心的很。那些买到病狗回来想退货的,别说退货了,被打一顿的都有。

  和安妮大小姐逛商场是件辛苦的事,但和她逛狗市却是件危险的事。

  “做什么啊,那些小狗我还没有看够呢。”安妮很不满意。

  “还看?再看我们就没法活着出来了。”莫胖子心有余悸,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依旧朝这里怒目相视的狗贩子,赶紧回过了头:“买鹦鹉去,买鹦鹉去,太可怕了。”

  和雷欢喜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的意思,都似乎在那说和安妮一起来这里是他们今天犯的最大的错误。

  还好刚才跑的快啊……

  “看,那里那群人在做什么?”安妮的脸说变就变,忽然兴奋的朝着前面一指。

  前面的一家店里,大概有十多个人正围在那里不知道看着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