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还是放到会后再说吧。”闫跃进居然变得有些嗫嚅起来。

  “不,就在这里,现在就说。”左书记的口气变得异常严厉起来:“常秘书,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常秘书朝庞金华看了看:“有一个叫许大住的人要见镇领导,说有事来伸冤,是和庞金华庞村长有关的。”

  “许大住?我不认识啊?”庞金华觉得莫名其妙。

  常秘书苦笑了一下:“那个人说你欠了他的一大笔钱不肯还。”

  庞金华顿时面色大变。

  “让这个人进来。”左书记断然说道。

  闫跃进根本没有阻止的时间。

  一会,那个叫许大住的人走进了会场。

  庞金华只看了一眼顿时面色一片惨白。

  大炮仗!

  许大住就是大炮仗!

  而且大炮仗居然还把罗莎也给带来了!

  “各位领导好。”一向很凶的大炮仗居然朝这里的人鞠了一躬。

  “你是什么人?怎么讨债讨到镇政府来了?”闫跃进决定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领导,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啊。”大炮仗苦着一张脸,和庞金华记忆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庞金华庞村长欠了我一大笔钱,一直不肯还啊,连面都不肯和我见。我老婆生病了需要钱,孩子上学需要钱,我这不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找到这里了吗?”

  “瞎胡闹。”闫跃进不悦地说道:“欠钱是私人恩怨,你可以走法律途径起诉他嘛。这里是镇政府,是领导们工作的地方,不是来给你们调解经济纠纷的。”

  “干部不就得为民做主吗?”大炮仗却不慌不忙地说道:“青天大爷老青天大老爷,不为民伸冤的还叫什么青天大老爷啊。”

  一句话居然噎得闫跃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左书记却缓缓地说道:“不为民伸冤的还叫什么青天大老爷啊。这句话说得好啊。我们这些当官的,要是不为民服务那还当什么官啊?许大住,庞金华为什么问你借钱,又是怎么不还钱的啊?”

  庞金华连连对大炮仗做出哀求的眼色,可是大炮仗却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般:

  “各位领导,事情是这样的,去年的时候,庞村长问我借四十万,说要去做生意,我东凑西借的借给他了,结果事后他就赖账了,怎么都不肯还啊。”

  他编的一套套的全部说了出来。

  庞金华一声都不敢吭。

  做生意借的钱还算好点,要是说自己是赌博借的高利贷,那么自己这个村长的位置只怕立刻就要被撤了。

  大炮仗说着拿出了两张欠条:“各位领导请看,这是庞金华去年分两次写给我的欠条。”

  这也是放高利贷的规矩,欠条上写的都是做声音资金周转不灵借到多少多少钱,而且日期的落款肯定也是一年前的。

  人家欠条都拿出来了,而且看庞金华一声不吭的样子,就连闫跃进也都认为这事错不了了。

  这个庞金华搞什么呢?欠钱你和别人商量着办,怎么闹到镇政府来了?

  “庞村长,我求求你还钱吧。”大炮仗越说越苦,那样子眼泪都好像要下来了:“我大老远的从云东找到这里,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啊。”

  闫跃进觉得还是有必要要帮一下庞金华的:“庞金华,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赶紧的想办法把人家的钱还了,别把镇政府弄得乌烟瘴气的!”

  庞金华还没有来得及答应,忽然看到罗莎好像疯了一样扑了上来:“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说要和老婆离婚娶我,现在已经离婚了,你为什么连我的电话也不接。”

  “你疯了,你做什么啊你!”庞金华一下就被打懵了。

  边上的几个村长急忙使出吃奶的劲才把两人分了开来。

  左书记一拍桌子:“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有话说话,谁在动手,我就报警抓你们了!”

  罗莎一屁股坐到地上哭了起来:“领导啊,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我本来是清清白白人家的,可是庞金华看中了我,花言巧语把我骗上了床,口口声声答应说要娶我,可现在他反悔了啊,领导啊,我还怎么做人啊!”

  她今天特意换了一身衣服,穿的一点都不暴露,再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在场的人倒有几分相信了。

  庞金华气急败坏:“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的?”

  “庞金华,你还要抵赖是吧?还好我早就有证据了!”罗莎一下爬了起来,拿出手机:“领导们,这是庞金华和我说过的话,我全部都录下来了。”

  手机录音里清楚的传出了庞金华的声音。

  什么我家的黄脸婆怎么怎么不解风情,我将来肯定会和她离婚娶你等等之类。

  庞金华面无人色,这些都是自己在和罗莎上床时候瞎说的啊,**的人十个里面有九个会说这样的话吧?

  可罗莎的心机也太深了,居然全部录了下来?

  现在证据确凿,每一个人都好像忽然弄懂了庞金华为什么要和妻子离婚的真实原因。

  闫跃进气急败坏,如果说和许大住的事情是经济纠纷自己还能够设法补救,那么现在就是生活作风问题了。

  一旦出现了生活作风问题,这可怎么办啊?

  “左书记、闫主任。”常秘书接了一个电话,随即说道:“派出所的郑所长和陆指导员来了,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汇报。”

  派出所的?派出所的有什么事情要汇报?

  郑所长和陆指导员走进了会场,郑所长开门见山地说道:“左书记,闫主任,我知道你们工作特别忙,还有重要会议要召开,所以我们就直截了当的说了。我们刚刚接到了仙桃村村民雷欢喜的报案,说他被盗了两颗珍贵的人参,总价值初步估算在三十万以上。”

  雷欢喜?怎么又是雷欢喜?

  不过三十万的盗窃案可算是大案了!

  闫主任不耐烦地说道:“既然已经报案了,那你们就想办法破案就是了,难道连这点小事也要向我们请示吗?”

  “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线索。”陆指导员这时说道:“因为当时雷欢喜失窃的地方安装了摄像头,整个行窃过程都被拍摄下来了。”

  庞金华差点昏厥了过去。

  摄像头?雷欢喜居然还在方寸饭店安装了摄像头?

  郑所长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给左书记和闫跃进播放了一段视频。

  左书记和闫跃进面色越看越凝重。

  完了。

  闫跃进心里叹息一声,天王老子也保不了庞金华了。

  偷东西居然还被人给完整的拍了下来?

  欠钱不还、生活作风问题、现在再加上盗窃,庞金华彻底的完蛋了。

  左书记低低的和闫跃进商量了一会,闫跃进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随即左书记又对着郑所长和陆指导员点了点头。

  郑所长来到庞金华的面前,面容非常严肃:“庞金华,你因为涉嫌一起盗窃,现在请你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庞金华求救的目光落到了闫跃进的身上,可是闫跃进却厌恶的扭过来了头。

  庞金华被带走了,但这却并不是事情的结束。

  就在会议室里被突发事件惊得鸦雀无声的时候,左书记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左书记吗?”

  “是我,你是谁?”

  “我是方寸公司的会计罗亚丹。”

  “小罗啊,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以前我不是还兼任过仙桃村村委的会计吗?后来雷欢喜不再担任仙桃村村长,我也同时辞职了。我把仙桃村村委的账本账户都移交给了庞金华村长,村委账目上总共有五十五万的结余。昨天我去银行的时候,偶然得知五十五万的资金都被庞金华村长给全部取走了,可是仙桃村最近没有需要动用到大笔资金的地方啊?本来这不关我的事,可是村委能够结余下这么多钱不容易,所以我想我还是和你汇报一下。”

  “小罗同志,你做得很好,我们会查清楚这件事,并且会公布于众的。”

  “那我不打扰您了,左书记。”

  电话呗挂断了。

  “怎么了?”闫跃进顺口问了一声:“又发生什么事了?”

  左书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好大一会这才慢慢说道:

  “无论是前任的娄书记,还是到我这里,我们一直强调的都是干部的作风问题,如何加强干部的自我修养。可是庞金华同志却接二连三的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是我们的问题,还是哪个环节有毛病了?我作为祝南镇的书记应该率先自我检讨,但是庞金华同志的问题看起来还远远不止这些啊。我刚刚接到了一个举报,庞金华同志在担任仙桃村代理村长的期间,有贪污挪用公款的嫌疑!”

  会议场里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

  闫跃进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看左书记说话的样子,这事十有八九错不了了。现在别说是自己了,谁也救不了庞金华了。

  而且更加严重的事,这一连串的事件甚至还会波及到自己。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自己的前途,自己的政治生涯啊!

  而这所有一切的根源,都是从仙桃村那个不起眼的乡村开始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