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金华毫无疑问的被撤离了工作组组长和仙桃村代理村长的职务。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由谁来接下来他惹下的烂摊子!

  最佳人选毫无疑问就是曾经的仙桃村村长雷欢喜。

  可是闫跃进却是坚决反对的。

  理由?理由再简单不过了。

  从公的方面来说,闫跃进认为雷欢喜刚刚卸任村长职务没有多久,此时再担任并不合适。

  当然,更多的原因还是私人方面的因素。

  雷欢喜在祝南镇已经拥有了那么大的势力,如果恢复村长职位,会对自己的未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因此在镇政府的紧急会议上,闫跃进一口否决了左书记的提议。

  可是难办的是,没有人愿意接任庞金华留下的职务。

  仙桃村村委变成了一个烂摊子暂且不说,让人头疼的是那里十足是个龙潭虎穴!

  村民们都听方寸公司的,村委的话根本不起作用。最最关键的是庞金华贸贸然闯了进去,结果落得个什么下场?

  身陷囹圄!

  谁愿意成为第二个庞金华?

  闫跃进曾经找几个认为有可能成为“自己人”的谈过话,但他们一听说是去仙桃村,立刻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拒绝了。

  别给自己惹这个麻烦了!

  闫跃进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步,宁可让仙桃村村长的位置空在那里,也绝不同意左书记一再的要求。

  可是很快来自上面的压力就到了。

  云东市委的一个主要领导直接将电话打到了闫跃进的手机上,而且口气非常严厉,质问了前段时期工作组工作中的严重失误,以及闫跃进必须要为庞金华事件负责,要做出深刻的检讨。

  然后又询问了关于新的仙桃村村长人选的问题。

  当听到一直迟迟未定后,这位领导显得很是不满:“闫跃进,你在搞什么名堂?一个村长的人选到现在还没有决定下来?仙桃村的经济还要不要抓了?祝南镇的经济还要不要抓了?拖了全市的后腿我唯你是问!我看那个雷欢喜就不错嘛。”

  闫跃进才嗫嚅着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这位领导已经变得不耐烦起来:“同志,思维怎么那么僵化?刚刚卸任村长的难道就不能再担任村长嘛?况且撤销雷欢喜村长的职务做法本来就很欠妥。雷欢喜是体育明星,是知名人物,并且做了很多的慈善。他在担任仙桃村村长期间,我看工作就做得不错嘛。好了,就这么定了。”

  说完,也不再给闫跃进任何分辨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闫跃进呆若木鸡,怎么市里主要领导会直接过问起了仙桃村这点小小的事?支持自己的领导同志又为什么没有站出来表态呢?

  可是闫跃进已经听出了领导同志的不满,也感受到了身上的沉重压力。短时期内再解决不好这件事,恐怕自己这个主任的位置也不要再继续做下去了。

  他毕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找到了左书记,明确表示了对于左书记关于仙桃村村长人选的态度改变。

  就雷欢喜吧。用生不如用熟。

  左书记却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沉吟了许久才说道:“雷欢喜会不会答应呢?”

  什么?闫跃进怔了一下,这算是什么意思啊?让他重新出任村长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当初是我们对他宣布免职决定的,你说雷欢喜心里没有怨气那肯定是假的。”左书记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变成烂摊子了,又要让他去收拾这个烂摊子?他当方寸公司的总经理当得挺滋润的,又何必再趟这趟浑水?啊,我身为镇里的书记不该说这样的话。”

  闫跃进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好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想到刚才那位市里领导同志的话,闫跃进又有些不知所措:“左书记,仙桃村村长的位置不能再继续空下去了。雷欢喜听你的话,要不你找他谈谈吧。”

  左书记叹息了一声,还是拨通了雷欢喜的电话。

  可是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这就开始了。”一连拨了三次,左书记最终放弃了:“雷欢喜这小子聪明着呢,这个时候一看到我的电话肯定立刻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咱们过去对他拿架子,现在轮到他了。”

  “那可怎么办啊?”闫跃进有些急了。

  他能够做到今天的这张位置,靠的并不是自己有多么大的本事,而是会拍马屁。他将那位自己的靠山的马屁拍得舒舒服服,这才一路青云直上。

  可是一旦遇到了困难,他根本拿不出任何切实有效的办法出来。

  左书记摇了摇头,站起了身:“走吧,一起去仙桃村一趟吧。”

  ……

  尽管仙桃村村长的人选迟迟悬而未决,但当左书记和闫跃进一走进仙桃村,就发现这里的秩序依旧井井有条。

  今天是周一,游客不是很多,但那些保安却丝毫没有懒散的样子。

  而村民们也依然按照之前的生活方式悠闲的做着自己的事。

  几辆卡车停在打谷场上,一盆盆的兰花正在往车上运着。

  “老徐!”左书记一眼就看到了徐大格。

  “哎哟,左书记,您来了。”徐大格急忙跑了过来。

  “这是做什么啊?”左书记指了指那几辆卡车。

  徐大格笑眯眯地说道:“这不,蒙内那边要货要得急,方寸公司提前对我们的兰花进行收购,正在加紧装车,准备直接空运到蒙内去呢。”

  “空运?”左书记有些不敢相信:“你们的兰花都是空运到蒙内的?”

  “也不全是。”徐大格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次蒙内那边的工厂接到了一张大单,要货要得特别急,陈晨给欢喜一连打了几个电话,说什么办法快就用什么办法,运输费方面蒙内那里全部出了。这不空运最快吗?欢喜就说运输费两家一人承担一半。”

  闫跃进听着觉得难以思议:“人家都说了全部承担了,雷欢喜还要承担下来一半?”

  徐大格知道这个家伙是谁,要不是他欢喜现在还是仙桃村的村长呢。要不是左书记在一边自己都懒得理这个家伙:

  “我们欢喜说了,钱一个人一家公司是赚不完的,全部由蒙内方面承担,他们的利润压力就太大了,所以一家承担一半,方寸公司顶多就是少赚点钱而已。蒙内那里做好了,兰花的需求就会源源不绝,看起来方寸公司是暂时吃了亏,可是对于未来的合作是有很大好处的。大家一听这话有道理啊,所以我们这些当村民的也都主动在原先和方寸公司商定好的价格上又主动减少了三成。”

  这些村民们都是傻子吗?闫跃进觉得更加难以理解了。

  放着好好的钱不赚,还要主动减少百分之三十的价钱吗?亏钱那是方寸公司的事,和这些普通的村民又有什么关系?

  好像是看出了闫跃进在想什么,徐大格冷冰冰地说道:“蒙内那里做好了,方寸公司就有钱赚。方寸公司越做越大,咱们这些当村民的就有钱赚。现在吃亏不代表永远吃亏,现在得志不代表永远得志。闫主任,您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现在得志不代表永远得志!

  这不明摆着就是在讽刺闫跃进和已经被派出所带走的庞金华吗?

  闫跃进心里大怒,可是忽然发现自己对徐大格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人家现在又不是村长了,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而已,自己一个堂堂的大主任要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翻脸这不平白给别人看笑话嘛?

  一口气硬生生被他忍了下来。

  左书记笑了笑:“老徐,这一段时间不见,你不但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一张嘴也比以前会说多了。哎,我说要你继续担任仙桃村的村长你干不干那?”

  “不干!”徐大格一口就断然回绝:“第一,我现在家里的事情太忙了,又要种兰花又要给游客们做饭。第二,我不是当村长的料,带领不了仙桃村腾飞。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仙桃村的村长只能让一个人来做!”

  他没有明确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是谁,可是左书记和闫跃进心里都知道他说的这个人是谁。

  “其实仙桃村现在有没有村长都无所谓。”徐大格居然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方寸公司带着大家做的好着呢,比那个什么庞金华的强到了天上去。对了,左书记,闫主任,听说庞金华还贪污了村委的公款五十五万?那可是欢喜在担任村长的时候一分钱一分钱积攒下来的。庞金华那个狗东西,这次非得好好办他不可。”

  “怎么处理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比你清楚得多。”左书记瞪了一下眼睛:“雷欢喜呢?这小子现在在不在办公室?”

  徐大格想了一下:“好像不在,去了仙女山二期工程那里吧。”

  看左书记和闫跃进急匆匆的想去那里,徐大格忍不住又多了一句嘴:“左书记、闫主任,你们把人一脚踢开了,现在又要请人家回来,谁的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的。欢喜这个孩子其实心里倔强着呢。”

  左书记略略沉默了一下,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叹息着离开了!(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