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陪我去云东逛商场呗。”安妮撒起娇来:“眼看就要换季了,好多衣服的新款都出来了。”

  “不去,在用功呢。”

  “去吧。”

  “去去,说不去就不去。”

  “真的不去?”

  “坚决不去!”

  “欢喜哥。”骤然,安妮的声音又甜又嗲,居然一把勾住了欢喜哥的脖子,往欢喜哥大腿上一坐,大腿还在不断的蹭着欢喜哥的大腿:“陪我去吧。”

  要死了,要死了。

  众所周知的是,安妮是个绝对的大美女,身材绝对的一级棒,而且现在是八月,正值夏天,穿的又少。

  你看安妮,穿的就是一条热裤。

  这么蹭来蹭去的,你让我们的欢喜哥这么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受得了?

  题目?再见。

  这个时候再有心思做题目那就是真的心理不正常了。

  胸口白花花的啊。

  居高临下看,安妮的那胸口的什么什么的都能看到一半。

  欢喜哥发现自己要流鼻血了,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在急速发生着变化。

  “欢喜哥。”

  当安妮这声一发出,欢喜哥一♂,..把抱住了安妮。

  “呀”

  安妮才惊叫半声,嘴已经被欢喜哥的嘴给封住了。

  本来只是想诱~惑欢喜哥陪着自己去逛商场,结果安妮这次是自己作孽不可救了。

  开始还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可是在欢喜哥的热吻之下,安妮放弃了一切,全身心的投入了其中。而且,抱着欢喜哥也更加的紧了。

  其实这也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亲吻了。

  在日本一次,在欢喜哥别墅里一次。可惜两次每次都被人给破坏了。

  欢喜哥决定了,就在这里,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安妮就地正法!

  让你再勾引我,让你再穿的那么少坐在我的大腿上。

  哼哼。

  千万不要有人来打扰到自己啊。

  就在我们的欢喜哥准备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咚”的一下被打开了。

  “欢喜哥!”

  莫胖子低着脑袋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一抬头。

  “啊!”

  六双眼睛互相看着。

  莫胖子的眼里是诧异,可是为什么欢喜哥和安妮的眼里满是怒火呢?

  第三次了!

  天啊,这是第三次了!

  每次当自己和安妮情浓准备有实质性举动的时候,为什么总有人来破坏呢?

  欢喜哥悲怆的在内心里呼唤着。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我瞎了很久了。”莫胖子刹那间便闭上了眼睛,摸索着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还说道:“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

  完了。什么样美好的心情都被这个大胖子破坏了。

  不到30分钟的时间,“什么都看不到的”莫胖子便嘴快的把他看到的一幕告诉给了他看到的每一个人。

  1个小时后,全方寸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3个小时后,全仙桃村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于是,“莫胖子追杀令”由安妮大小姐亲自执行了!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仙桃村里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莫胖子的惨呼声。

  悲剧啊,这不光是莫胖子一个人的悲剧。

  这出悲剧故事里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我们的欢喜哥和安妮……

  ……

  总是被人打扰让我们的欢喜哥很难有学习的时间。

  尤其是现在欢喜哥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发射,只要一看到驾考题目脑海里立刻就会浮现出那天在办公室里和安妮的热情如火那一幕。

  救命啊。这还让人家怎么好好用功啊?

  不过我们的欢喜哥还是有一个好处的,那就是小气。别看小气不是什么好事。可有的时候还真的能够发挥出特别巨大的作用。

  欢喜哥的驾考费用可是全交了啊!无论如何不能让它打了水漂!

  于是,在这几天里,你是很难看到欢喜哥的,他一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刻苦用功,而且在办公室的门上还贴上了一张特别醒目的字条:

  安妮和莫胖子不得入内!

  恩,无论如何在这段时间都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就算偶然要到外面活动一下。也总能看到我们的欢喜哥嘴里不停的在那念叨着什么“红绿灯、双实线”等等咒语一般的东西。

  曾经的云东大学学霸再次出现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几次模拟考试中,欢喜哥的成绩从来没有低于过96分。

  差不多了!

  一个电话打给了朱国旭的那个熟人,熟人很快安排他参加了理论考试。

  在考场里,欢喜哥丝毫没有紧张,而是瞬间又变成了曾经的考场之神!

  按下交卷:

  99分!

  欢喜哥创造了自己的历史最好成绩!

  理论考试顺利的通过了。有熟人就是好办事,根本不用等待安排上车的时间,很快就被安排在了一个姓张的师傅手下跟着学车。

  一开始学的是内场,比欢喜哥早进来的一个叫常云玲的师姐很小声的提醒了一下欢喜哥,这个张师傅人还算不错,教车的时候也专心,本事也大,对学员学车的态度凶,平时没有什么架子,就是一点不好,稍稍贪心了一些。

  欢喜哥很快就领教到了张师傅的贪心。

  上午在内场开了几圈,欢喜哥发现自己的手有些僵,握着方向盘的时候特别紧张,背后都有汗水出来了。

  负责教他内场的不是张师傅,而是师姐常云玲。

  常云玲四十来岁,家境一般,丈夫刚开了一个油漆店,让妻子来学生,准备买一辆二手面包车将来送货用的。

  她在这里已经学了十来天了,一直都在内场开,始终都没有去过外场。

  学车用的是一辆半吨的卡车,没有空调,,再加上今天天太热,因此那些在内场学的差不多的老学员都不愿意继续开。

  这样也好,欢喜哥学了个尽兴。

  学到中午的时候,常云玲急匆匆的下车:“我去买饭,今天轮到我了。”

  “什么就轮到你了啊?”欢喜哥有些懵懂。

  “轮流帮师傅买饭呗。”常云玲回答完了便一溜小跑跑了出去。

  欢喜哥是后来才弄明白的,几个学员要轮流帮张师傅买中饭,这也算是驾校里不成文的一个规定了。

  “雷欢喜。”张师傅点名叫他了。

  “张师傅。”欢喜哥笑嘻嘻的跑了过去:“什么吩咐?”

  “帮我买包中华来。”张师傅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十元的纸币交给了雷欢喜。(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