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军干完了自己的活,排着队来到了食堂里。

  所有的犯人都井井有条。

  “军哥。”食堂负责分饭菜的犯人看到贺建军一脸讨好,把一大块又肥又腻的肉打到了他的饭盆里。

  “谢谢。”贺建军微笑了一下。

  “军哥,这里,您请坐。”

  早就有人把位置给贺建军准备好了。

  “山猫,还有几年才能出去?”贺建军坐了下来问了一声。

  山猫以前是跟着他的,后来同样因为伤人罪被关了进来。

  “五年,军哥,还有五年就能出去了。”山猫得意的笑着:“我在里面因为表现积极获得了好几次的加分,一共被减刑两次。”

  “好,好。”贺建军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去,家里还都在等着你呢。”

  “哎,放心吧,军哥。”山猫的话里带着感激:“您每个月都让人往我的账号上打钱,其实我在大牢里用不了那么多钱。还有,我因为表现良好被送到了焊接车间,每个月都有工资。虽然不多,可好歹也是学会了一门技术,将来出去了不怕没有饭吃了。”

  这个时候的贺建军是欣慰的。

  他记忆里的山猫,为人冲动,一有什么事情就头脑发热不顾一切。

  现在在大牢里关了那么多年,变了,真的也变了。

  自己的保安公司本来就是为这些兄弟们准备的,可看看他们的样子,很多人都在里面学会了一门技术,再出去的时候自己也不用特别的担心了。

  “多看点书,我让人给你带进来的书看了没有?”贺建军吃了一口饭问道。

  山猫的一张脸顿时苦了下来:“军哥,我上到初中就上不下去退学了,您带给我的那些书我哪里看得懂啊?看看小人书还差不多。”

  贺建军笑了一下。

  这些人啊,就是愿意卖死力气,可要他们看书简直就是要了他们命了。

  一抬头,看到对面一张熟悉的面孔,贺建军怔了一下:“那个是?”

  “孙麻子啊。”山猫很快说道:“以前跟着大狗熊手下的,后来因为抢~劫罪被关进来了,判了15年,离出去早着呢。”

  大狗熊?

  他曾经的手下不就是被自己打伤的三黄毛吗?

  很明显,孙麻子也认出了贺建军,非常畏惧,低着脑袋只管吃饭,似乎这么做就能够不被贺建军看到一样。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很快便被叫到了贺建军的对面坐了下来。

  “没关系,不用害怕。”贺建军居然还安慰了一下他:“现在咱们都在牢里,而且我和大狗熊的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不会再找你麻烦的。”

  “谢谢军哥。”孙麻子这才放心一些。

  以前大狗熊和贺建军斗得势不两立的时候,两边的人一见面就打架。

  结果后来大狗熊被贺建军给彻底的打垮了,他的人也都做了鸟兽散。自己倒霉,被关到了这里,最初的时候贺建军的人看到自己就修理自己一顿,一直把自己打得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了这才作罢。

  “在里面过得怎么样?”贺建军顺口问了一声。

  孙麻子苦笑起来:“军哥,在这里面还能够过得怎么样?一天天的熬呗。”

  “经济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没有,军哥,每个月都有人给我打钱。”

  每个月都有人给孙麻子打钱?

  一句话立刻引起了贺建军的注意。

  大狗熊已经倒台了,孙麻子家里穷得很,而且父母早就对这个不长进只会惹祸的儿子彻底失望,和孙麻子完全断绝了来往。

  谁还会给孙麻子打钱?

  贺建军不动声色:“看来你孙麻子在外面还是有兄弟的啊。”

  “是,是。”孙麻子敷衍着说道。

  贺建军一下就看出了不对:“孙麻子,在军哥面前别遮着瞒着的,有什么话就痛快的说出来。大家都在这里,每天都还要见面呢。”

  孙麻子一个哆嗦,他太知道得罪贺建军是什么样的下场了。

  朝左右看了看,放低了声音:“反正这事过去那么多年了,告诉您也没有关系。军哥,以前有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也不知道怎么找上了我,让我办件事情,您猜是什么事情?要我找几个兄弟去打断一个人的腿。军哥,您不知道,我们要动手的对象才只有十五六岁啊。”

  贺建军眉头皱了一下,继续听孙麻子说了下去: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天还下着雨,我们也有些不忍动手,可没有办法,我们收了人家一大笔钱,只能狠着心冲了出去,打断了那个孩子的腿。然后立刻跑了,我当时还躲在远处看了一会,发现那个孩子爬啊爬的,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啊。”

  事情办完后,那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如约付了钱,大家也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后来孙麻子被关进了大牢,也没有人管他了,孙麻子实在没有办法,一天晚上忽然就又想起了这件事情。

  孙麻子让一个即将出狱的狱友想办法找到了那个人,并且让他给那位少爷带了一句口信:

  “我孙麻子在里面什么都没有说,但日子实在是难过啊。”

  就这么一句话,他的账户上每个月都会有人打来一笔钱。

  “这个人是谁?”贺建军听完了这个故事后追问道。

  孙麻子迟疑了一下:“他爸爸很有名,我在新进来的狱友里经常能够听到他的名字,云东市君诚集团的总裁朱国旭。”

  贺建军一下停顿在了那里,还有一些不太相信:“那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是朱国旭的儿子朱晋岩?”

  “对,对,就是这个人,军哥你也知道啊?”

  “听说过。”贺建军转而笑了一下。

  “嘿,那时候朱晋岩的年纪也不大,而且还是个病秧子,可要我们下手起来可狠了,我现在想想都有一些后怕。”反正已经说了,孙麻子也不怕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知道了,这事除了我以外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

  “您放心,您放心,我这张嘴紧着呢,保证不会说出去的。”

  贺建军叹了口气,朱晋岩,那是雷欢喜未来的小舅子,这事要不要告诉雷欢喜呢?

  算了,暂时忍着。

  毕竟人家将来早晚都是一家人。

  可总要想个办法让雷欢喜有所警惕才好!(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