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自己饿得要命。

  真的,真的饿得要命。

  天知道自己在大海里已经呆了多久,可是欢喜哥可以确定已经过了很久很久。

  一个人总是要吃东西的,不吃东西就会饿的。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在大海里能够吃什么呢?

  生鱼片?没芥末!

  喝海水?咸了点!

  恩,将来要是想要远行寻找海底宝藏的话,食物问题一定要想方设法解决了!

  这次差不多了,也该回到陆地上了……

  ……

  “我们是海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我是大队长龚文军,这是我的证件。”

  宾馆经理接过证件,看了一眼,随即还给了对方:“龚大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龚文军面色严肃:“最近一个特大的文物盗窃倒卖团伙流窜到了海山市,为首的首要份子叫牛瑞堂,是公安部的重点通缉犯,你们宾馆有没有住进过什么可疑人物?”

  “没有,龚大队,怎么可能?”宾馆经理立刻说道:“现在宾馆都是实名制登记,身份证一扫,是不是犯罪份子立刻就知道了,怎么可能有坏人混进我们宾馆?”

  这点龚文军倒是相信的,身份证全国联网,很难有坏人能够混进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宾馆对身份证是否本人核查不严,犯罪份子利用捡来的或者偷来的真身份证入住。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刘佳悦,把通缉令发给他们。”龚文军对身边和自己一起来的一个漂亮女警说道。

  女警大约二十五六的年纪,挺漂亮,可是面容却和龚文军一样严肃,把通缉令一张张发到了宾馆人员的手里。

  “嘿,这个牛瑞堂挺年轻的啊。”宾馆经理看了一下通缉令:“这才多大年纪啊,居然成了犯罪团伙的首犯了?”

  “他是盗窃倒卖文物世家,今年24岁,可是15岁就做这一行了,差不多做了有十年。”龚文军解释了一下:“这个人看起来年轻,但却心狠手辣,而且手里还有命案。一旦你们发现,记得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经理,这个人我好像在哪看过啊。”一个服务员忽然叫了起来。

  这一声,顿时让龚文军精神一振:“你看过?”

  “是啊,我想想,我想想。”服务员皱着眉头竭力想了好大一会:“对了,这不是前天入住我们宾馆的那个客人吗?”

  这么一说,她的同伴也立刻想起来了:“对,是他,是他,那天我们一起当班,还是我亲手给他办理的入住手续。”

  服务员说着就在电脑上寻找起来,不一会便把电脑屏幕朝着龚文军的方向一转:“你看,登记用的名字叫雷欢喜!”

  龚文军立刻和电脑上雷欢喜身份证上的照片,和通缉令上的照片一对比,还真的有几分像。

  “他现在在哪?”龚文军警觉的朝边上看了看。

  “318房,这个客人特别奇怪,一入住我们宾馆后从来都没有露过面。”

  “呼叫增援,带我去318房。”

  ……

  欢喜哥从大海里走了出来。

  饿啊,真的饿啊,都快要饿死了。

  现在大概是上午吧。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再不弄点吃的你家欢喜哥就真的要饿死了。

  选择下水的地方非常好,就算是旅游旺季也很少有人会到这里来。

  找到入水前藏好的衣服穿好,打开手机,好家伙,又是一堆的未接电话。

  算了,暂时不回了,等回到宾馆找到点吃的再说。

  我们可怜的欢喜哥现在唯一想要找到的就是吃的……

  ……

  “龚大,房间里没有人。”刘佳悦仔细的检查着那个叫雷欢喜的客人留下的行李却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发现。

  “龚大,支援到了。”

  龚文军朝房间里看了看:“行李都在这里,肯定还会回来的。让便衣严密监视进出宾馆人员,看他还有没有同伙。”

  “知道了。”

  牛瑞堂居然来到了海山市?既然来到了自己的地盘就无论如何不会让他跑了。

  还用了个什么“雷欢喜”的身份证。

  雷欢喜?这名字也实在太古怪了吧……

  ……

  饿啊,你家欢喜哥真的是饿惨了。

  走进宾馆,早餐时间还没有过,直奔餐厅。

  咦,为什么服务员们都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呢?

  我知道,你家欢喜哥很帅,可是也不用这么暧昧的眼神看欢喜哥吧?

  讨厌啦,人家会害羞的。

  饥肠辘辘的欢喜哥走进了餐厅……

  ……

  “龚大,查清楚了,这张身份证的主人雷欢喜,还挺有名,23岁,云东市祝南镇仙桃村人,亚运会游泳冠军,几个亚洲和全国纪录的保持者。而且他还曾经在海山市救过一条游船上的落水乘客。”

  “海山102号?”龚文军脱口而出:“怪不得我觉得雷欢喜这个名字那么熟悉呢。”

  “对,就是这。”

  “和他的家人朋友联系过没有?”

  “联系上了,他们这两天打了雷欢喜的很多电话,但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而且也没有别的方法能够联系上他。”

  “完了。”龚文军叹息了一声:“雷欢喜,一定已经遇害了。”

  他甚至都可以想象出那天的场景。

  牛瑞堂悄悄进入海山市,寻找一名体型外貌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于是雷欢喜很不巧的进入到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于是牛瑞堂残忍的杀死了雷欢喜,使用了他的身份证!

  一定就是这样的!

  雷欢喜,多好的一个青年啊,就这样死在了牛瑞堂的手里。

  “龚大,牛瑞堂出现了。”

  “确认?”

  “确认,正在朝餐厅方向走去。”

  “多少人?”

  “一个人!口袋里鼓鼓的,好像持有武器。”

  龚文军立刻拿起了对讲机:“刘佳悦,刘佳悦,牛瑞堂出现,正在向餐厅方向移动,你想办法拖住他。”

  然后又对身边的干警说道:“立刻疏散餐厅里正在用餐的客人。我亲自带队,不能给牛瑞堂任何使用武器的机会!”

  ……

  “先生,用餐吗?”

  咦,这个服务员挺漂亮的啊。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这个时候饥肠辘辘,根本没有欣赏的想法:“是啊,吃早饭。”

  “先生,您的房号是?”

  “318。”

  “请出示您的房卡。”

  欢喜哥拿出了房卡。

  大姐,麻烦你快一些好吗?我可真的快饿死了啊。

  服务员却慢条斯理的在一本登记本上朝着入住客人名字。

  而此时就在餐厅里,公安干警、宾馆服务员已经带着正在用餐的客人从侧门秘密撤离。

  只要撤离了客人,餐厅将是最理想的抓捕场所!

  “先生,您没有登记啊。”

  服务员给了欢喜哥当头一棒。

  没有登记?开什么玩笑?欢喜哥可是老实登记过的啊:“喂,喂,你再仔细查查。”

  服务员开始了第二次的查询。

  欢喜哥发现自己饿得已经不行了。

  穿着宾馆工作服的龚文军走了出来,朝化装成服务员的刘佳悦悄悄的点了点头。

  “啊,对不起,在这里。”刘佳悦将房卡还给了欢喜哥:“这是抱歉,是我工作上的失误,耽误您的用餐时间了。”

  算了,算了,看在你那么漂亮的份上,你家欢喜哥又饿得不行了,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

  欢喜哥急不可耐的走进了餐厅,现在吃东西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

  一个用餐的客人都没有,相反服务员倒有好几个。

  鸡蛋哎、面包哎、培根哎!

  好多好多好吃的啊!

  我们的欢喜哥眼睛发亮,用力咽了一口口水。

  好吃的,我来了!

  “先生,给您盘子。”刚才那个好像经理一样的人递过了一个盘子。

  附近的两个服务员也开始悄悄接近。

  “谢谢。”

  欢喜哥伸手接盘子。

  就在这一瞬间,递过盘子的“经理”龚文军猛的将盘子朝欢喜哥的手上一砸,接着一个擒拿手死死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做什么?这里吃早饭还用打一架啊?

  欢喜哥不暇思索,条件发射似的一个挣扎。

  好大的力气!

  龚文军根本无法握住对方,竟然硬生生的被抓捕对象从手里挣脱。

  从警二十多年,龚文军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

  对于这位海山市的刑警大队大队长来说这次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还没有等欢喜哥反应过来,两边两个“服务员”已经同时跃出,先后扑到了欢喜哥的身上。

  你们到底做什么啊!

  你家欢喜哥就是想吃点东西,怎么又打架又摔跤的啊?

  啊,知道了,一定是这家餐厅的特色,要是打架打赢了,说不定会给自己上海鲜大餐呢!

  发达了!

  为了海鲜大餐,拼了啊!

  欢喜哥是什么样的力气?两个“服务员”怎么可能控制住他?

  也没有怎么用力,两个服务员已经全部被他摔到在了地上!

  “耶,我赢了,海鲜大餐呢?”

  欢喜哥欢呼一声。

  恩?那是什么?

  手枪?

  刚被自己甩出去的那个经理一样的家伙怎么用一把手枪对着自己?

  “别动,警察!”

  最初那个美女服务员也冲了进来,手里同样拿着一把手枪:

  “别动,我们是警察!”

  做什么啊?你们做什么啊?

  你家欢喜哥就是进来吃顿早饭而已用得着动用警察叔叔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