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还真的有点小事想请两位老总帮忙。”

  欢喜哥终于说到了自己这次来海天一色的真实目的:“我想在云东市开一家海鲜酒楼。”

  不光光是云东市,现在在全国各地的大中城市,海鲜酒楼比比皆是,生意也是有好有坏。火爆的门庭若市,冷清的门可罗雀。

  一家新的海鲜酒楼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那可不太容易。

  可我们的欢喜哥还是决定去尝试一下。相比于其它的海鲜酒楼,欢喜哥拥有着巨大的优势。

  他拥有一条神龙!

  一条活的野生大黄鱼就能够让海天一色海鲜酒楼生意如此的火爆,那么欢喜哥呢?欢喜哥拥有着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资源!

  而且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想法:

  这家海鲜酒楼,将是自己重返云东市的一种尝试,也是方寸公司未来进军云东市的一座桥头堡。

  但是他对于如何开设一家海鲜酒楼一无所知,所以他必须需要得到来自业内专业人士的协助。

  还有谁比徐永忠和谷斐波更加合适?

  而且欢喜哥在云东市开设这样的酒楼并不会和海天市的酒楼形成任何生意上的竞争,反而还有可能变成战略合作伙伴。

  当欢喜哥把自己的设想原原本本说出来之后,徐永忠和谷斐波互相用当地方言交流了一下意见,然后才说道:

  “雷先生,开设海鲜酒楼和开设普通的饭店有着很大的差别,比如在海鲜的选购和保存上都有非常大的讲究。如果你想把海鲜酒楼开办到一定的规模,优质而稳定的货源是必不可少的。”

  这点欢喜哥早就已经想过了:“环海集团的总裁梁雨丹是我的母亲。”

  徐永忠有些惊讶。

  环海集团?梁雨丹?居然是雷欢喜的母亲?这可是国内赫赫有名的水产集团,和海山市这个靠海吃饭的城市同样有着频繁而密切的业务往来。

  这么一来徐永忠信心增加了不少:“那就好。环海集团做你的供货商还是非常让人放心的。我这里可以向你提供帮助,我知道你需要一些什么,我甚至可以向你提供有经验的厨师担任你那里的厨师长。不过,在商言商,我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欢喜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徐永忠是一个商人,而且是一个出色的商人。他不可能无条件的帮助自己的。

  “我想以每年一百万的代言费聘请雷先生担任海天一色海鲜酒楼的形象代言人。”

  徐永忠提出了这个要求。

  代言人?

  欢喜哥一怔。

  自从连续夺冠之后,雷欢喜这三个字在国内乃至整个亚洲范围内都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是商业价值却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

  他唯一的一个代言就是帮助仙女山做代言。

  不是他不知道要开发身上的商业价值,而是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方寸公司的事情本来就够多了,何必再去弄这些?

  自从参加亚运会归来后,也有不少的商家通过各种途径找到过他,希望能为自己的公司代言,但都被欢喜哥婉言谢绝了。

  现在徐永忠却再次提出了这个要求。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本来就是一个交换。

  老实说。徐永忠也好、谷斐波也好,和雷欢喜并没有什么特别深的交情,当初卖野生大黄鱼的时候都是银货两清的,他们又何必为雷欢喜费心费力?

  必须要有让他们满意的交换条件才可以。

  而现在徐永忠就提出来了。

  雷欢喜并不吃亏,还有每年一百万的代言费呢。

  “成,我同意。”欢喜哥没有太多的犹豫:“具体怎么做,我们再仔细讨论。不过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只提供我的形象代言。一些活动我就不参见了。”

  “没有问题。”徐永忠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知道你平时训练多,肯定不会让你参加什么商业活动的。只需要你的大幅照片往酒楼里一挂。能够吸引到更多的客人就行了。想想就棒,亚运冠军都喜欢来的酒楼。”

  雷欢喜笑了笑。

  徐永忠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来,因为派谁去云东市呢?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谷斐波却慢吞吞地说道:“要不让我去吧。”

  你?

  对啊,谷斐波。

  他本来也是听雨楼的老板,而且一段时候经营状况也非常出色。和海天一色杀得难解难分,要不是偶然状况,说不定他现在的听雨楼还是好好的呢。

  听雨楼现在没有了,成了海天一色的分店,谷斐波也担任了分店的经理。但是他的心里肯定是有一个疙瘩的。和徐永忠在一起,表面上和和气气,可是内心绝对别扭。

  曾经杀的不可开交的竞争对手,现在却一个成了老板,一个成了帮老板打工的,这能舒服吗?

  而且徐永忠自己也有私心。

  在刚刚吞并听雨楼的时候,为了确保店里的稳定,所以听雨楼仅仅是改了一个名字,内部人员一个没有动,甚至经营模式也只经过了微小的调整。

  就连经理也还是由谷斐波来担任。

  等于谷斐波掌握的实际是一个独立王国,只有财务制度是由海天一色本部的财务人员来控制的而已。

  现在经营状况开始稳定下来了,徐永忠也决定做一些改变了,把这家分店更好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表面上总还是需要作出一些挽留的:“老谷啊,你真要去云东啊?我这里可少不了你啊。”

  “我老家本来就是云东的,现在云东还有不少亲戚在呢。”谷斐波看起来却是去意已决:“徐总,别的不说,就说你的海天一色,现在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雷欢喜那里呢,又偏偏最需要我这样的人,当然前提条件得他同意要我去,我这不也有点新鲜事做嘛。”

  “谷总,我那里绝对欢迎你。”欢喜哥没有一分一秒的迟疑:“你在这行做的时间长了,经验丰富,我要不要你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傻了。”

  谷斐波一笑:“徐总,你的意思呢?”

  “如果你真的想去,我再继续挽留你那就是存心不放人的了。”徐永忠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成啊,你想去那就去,将来想回来了,海天一色依然还是你的家。说吧,你要带些什么去我都支持你。”

  谷斐波心里早就有了一本账:“我想把整个厨房,愿意去的人都带走。”

  根本不用他说,徐永忠也知道他一定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一家海鲜酒楼想要做好,厨房是最大的关键。而目前谷斐波掌管的海天一色分店,厨房里用的本来就是听雨楼的原班人马。

  谷斐波要是真的走了,其他厨师徐永忠不会去动,厨师长肯定要换成让自己更加放心的,才好更好的掌控好那里。

  现在既然谷斐波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那干脆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满足你,你想带谁走就带谁走,海天一色全力支持你们。”

  “雷先生,你的意思呢?”现在谷斐波必须知道雷欢喜的明确态度。

  “太谢谢了。”欢喜哥本来还以为这其中会有什么波折,但却没有想到如此顺利的就解决了:“要来多少人,你给我个大概数字,我好安顿他们。养老金医疗险全部由方寸公司负责。住宿我不要他们掏一分钱,还有什么条件你也都可以提。”

  “那就这么定了。”谷斐波在那想了一会,再度开口的时候就连称呼也都变了:“雷总,我明天就飞去云东,挑选酒楼地址。从选址到改造,再到所有设备采购完毕,我估计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也好让那些厨房里的人准备一下。”

  他根本没有问雷欢喜有没有选好酒楼的地址。

  在他看来,雷欢喜是外行,一个外行既然诚心要聘请自己,在酒楼选址这个大问题上肯定不会插手的。

  如果和自己想的不一样,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为对方卖命了。

  果然,欢喜哥爽快的回答道:“看中了什么地方,你只管和对方谈。我呢,只管出钱。恩,就这么定了,我就是你的皮夹子,想挖多少你就挖多少。再和你这么说吧,从选址开始我什么都不管!谷总,我这个人实际上特别懒。”

  谷斐波大喜。

  一样是打工,可雷欢喜这个老板的态度比徐永忠这个老板的态度要爽快的多了。

  以雷欢喜的全力支持,加上自己在这个行业里浸淫了那么久,谷斐波就不相信自己做不好一个新的海鲜酒楼了。

  这是一个三方皆大欢喜的局面。

  雷欢喜和谷斐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徐永忠也终于彻底摆脱了一个潜在的竞争敌手,不然谁知道谷斐波什么时候才会东山再起?

  他举起了酒杯:“我先祝两位大展宏图,需要我帮忙的,一个电话,我徐永忠和海天一色义无反顾。也为海天一色找到了一个在全亚洲都具有很强知名度的形象代言人干杯。”

  三只酒杯轻轻的碰撞到了一起。

  欢喜哥对云东市尝试性的进军开始了。当初他离开这个国际化都市的时候就曾经发誓过:

  自己早晚都有一天会风风光光的回去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