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坐在一角,面前放着的几个菜一点食欲也都没有。

  牛瑞堂和他三叔一人面前放着一瓶白酒,已经喝掉一小半了。

  这两个家伙,酒量倒是真的大。

  警察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这里似乎不太适合抓捕,客人比较多。

  牛瑞堂身上带着武器,一旦出现任何闪失就全完了。

  一抬头,欢喜哥看到龚文军、刘佳悦几个刑警已经穿着便衣走了进来,就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

  刘佳悦拿着菜单在那佯装点菜,龚文军却警惕的监视着牛瑞堂的方向。

  是他,这次错不了了,这个人就是牛瑞堂!

  他还看到了雷欢喜,这个小伙子的胆子真是大,明知道歹徒的危险性却还依然若无其事。

  他忽然看到雷欢喜悄悄的朝他举了一下手机。

  一条短信到了:

  “人太多了。”

  龚文军迅速回了短信:

  “是,饭店后面是个仓库,那里适合抓捕,我们会考虑怎么把他们引进去的。”

  欢喜哥眨了一下眼睛,忽然有了主意:“龚大队,那里五分钟的时间你能不能部署好?”

  “可以,你想做什么?”

  “我有办法把他们引过去。”

  “雷欢喜,不许冒险,他们有武器!”

  “来不及了,我马上就会行动,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

  龚文军看到雷欢喜收好了手机,他面色一变:“立刻去仓库那里准备!”

  雷欢喜要做什么?他这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冒险!

  可是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欢喜哥看了一下时间,结了账,站了起来。

  经过牛瑞堂那一桌的时候,他“不小心”的碰了一下对方的桌子,立刻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瞥了一眼“三叔”,瞬间“面露惊恐”,匆匆离开。

  三叔也是面色骤变:“不好,瑞堂,那个人我认识,我刚才就是错把他当成你了。”

  “暴露了。”牛瑞堂倒是冷静,掏出钱来朝桌子上一放:“服务员,买单。走,跟上他。”

  两个人连零钱也不要找,迅速跟上了雷欢喜。

  等到他们从身边走过,龚文军随即也站了起来。

  欢喜哥知道自己被跟上了。

  问题是仓库在哪?

  呃?

  一块牌子就在前面:

  “仓库往前”。

  擦,还带这样的?这是摆明了在给自己指路啊?

  一条长长的、空荡荡的走廊出现了。

  无遮无挡,根本就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牛瑞堂的手伸到了口袋里,那里藏着武器,可是随即三叔按住了他,对他摇了摇头:“这里一打,跑都没有地方跑。”

  “鱼死网破。”牛瑞堂恶狠狠地说道:“我不管他是警察还是谁,总之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忘!”

  欢喜哥明显加快了脚步。

  看到仓库了,就在走廊的尽头。

  一个“仓库管理员”坐在那里,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

  擦,刘佳悦!

  姐姐哎,你来这里做什么?

  “仓库重地,闲人莫入。”刘佳悦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好,我来找人的。我找龚文军,他是我舅舅。”欢喜哥更加一本正经。

  “找龚主任啊,跟我来。”刘佳悦站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牛瑞堂和三叔猛的朝着这里飞奔而来。

  “跑!”

  欢喜哥拔足正想跑,却出事了。

  刘佳悦加入刑警队的时间并不长,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紧张也是难免的。

  她发力一猛,脚卡在了凳子横档里,急切间竟然无法挣脱。

  而此时欢喜哥的反应速度奇快,竟然连人带椅一起抱起,将刘佳悦连着凳子一起朝边上一扔。

  刘佳悦连人带椅落到了三米外堆放着酱油醋的调料堆里,浑身疼痛,酱油什么的调料溅满了一身。

  可是再疼也比落到牛瑞堂的手里好。

  刘佳悦不顾疼痛,一个翻滚,很快躲避到了货柜架子后面,随即拔出枪来。

  而那里欢喜哥正想逃跑,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接着又被一个硬物在脑袋上狠狠一砸。

  你妹!

  还好你家欢喜哥铜筋铁骨,要不然这一下非被你们砸懵了不可。

  这一切都是在短短的几秒内发生的,快得让人根本没有反应时间。

  “警察!”

  “警察,别动,放下武器!”

  仓库的货架后瞬间涌出了几名警察,而龚文军带领的增援也在最快时间内赶到。

  欢喜哥有个麻烦问题,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否能够抵挡住子弹的攻击。

  恩,恩,子弹和刀枪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啊!

  还有,就算真的自己不怕子弹,难道就任凭着子弹打到自己身上,然后刀枪不入,帮助警察制服了坏蛋吗?

  警察要是问自己:“先生,子弹为什么打不伤你?”

  “我刀枪不入。”

  “您为什么刀枪不入?”

  “我是欢喜超人啊。”

  好吧,要不了一天时间特殊现象研究办公室的那些家伙就会出现了是吧?

  然后?

  然后我们的欢喜超人就会和江斌雷海叶一样被带去做切片研究了。

  所以我们的欢喜哥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用枪指着自己,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牛瑞堂和三叔一把拖过了自己,用两个枪口顶住了自己的脑袋:

  “不许过来,你们的人在我手上!”

  “放下武器,牛瑞堂,你已经无路可逃了!”龚文军厉声呼道。

  老大,龚大队,你有点新鲜词不?这话都用烂了,而且电影电视里一旦出现这样的台词,十有八九歹徒都是拒绝的!

  欢喜哥心里在那念叨着:“放屁,大不了同归于尽!”

  “放屁,大不了同归于尽!”果然,牛瑞堂一字不差的说出了这话。

  欢喜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混账,你笑什么!”本来就在急怒中的牛瑞堂拿着枪托对着欢喜哥的脑袋又是一下子。

  “哎呀,你老打我做什么啊!”

  欢喜哥叫了出来:“老大,我说你这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啊?你追我要杀我做什么?你发现了不对早就应该跑了啊。”

  呃。

  牛瑞堂和三叔也忽然发现了不对。

  是啊,好好的追他非要杀了他做什么啊?发现不对早跑的话,以当时餐厅那么多客人用餐的情况,没准还真的可以跑了啊。

  非要追到这里这不是傻了吗?

  牛瑞堂和三叔有些郁闷,当初一发现了雷欢喜的不对,第一反应就是干掉他灭口。

  这也是在危急情况下一个人的本能反应。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还好有人质在自己的手里。

  “你们让开,不然我杀人质了!”

  “不可能,牛瑞堂,你现在的唯一出路就是投降。”

  “我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再不让开我真的杀人质了啊!”

  “牛瑞堂,你没有地方可跑了!”

  “够了!”

  一声怪叫让两边骤然安静。

  能够发出这样怪叫的肯定只有我们的欢喜哥了:“你们说你们争什么啊争?牛瑞堂,你傻啊,放了你,他们怎么和上级交代?没准这饭碗都不保了。再说了,现在外面肯定有警方的狙击手啊。你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啊?”

  牛瑞堂一怔:“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欢喜哥理直气壮:“平时没事多看看电视,电视里这不天天在演吗?还有你,龚大队,他肯定不会放了我啊。这家伙又是盗墓又是杀人的,被抓了肯定得枪毙,还不如现在拼一下呢。对不对,牛瑞堂。”

  牛瑞堂居然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这,这是人质?

  绑匪和警察面面相觑,这真的是一个人质说出来的话吗?

  这人质居然在和警察绑匪讲道理?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啊?”

  欢喜哥忽然哭丧着脸:“你们说我倒霉不倒霉?开始我被当成牛瑞堂给抓了,现在又被真的牛瑞堂给当成了人质,我招谁惹谁了啊?”

  “你不是警察?”牛瑞堂将信将疑。

  “老大,你看我浑身上下哪点像警察啊?”

  “那算你倒霉了,兄弟。”牛瑞堂握紧了枪:“今天我走不了你也走不了了,到了黄泉路上,我再和你赔罪。”

  别啊,到黄泉路上你还和我赔什么罪?

  你家欢喜哥今年才只有23岁,还有大把的年纪可以活啊!

  那里,刘佳悦已经站了起来,枪口对准了牛瑞堂,可是牛瑞堂和三叔的两个枪口都顶在了雷欢喜的脑袋上,随时随地都会开枪。

  要不是雷欢喜的话,现在被当成人质的将会是自己。

  雷欢喜完全有逃跑的机会,但他却把这个机会留给了自己!

  警察绑匪僵持不下,却把口袋里的一样小小生物可吵醒了:

  小胖!

  做什么呢,都在那做什么呢?

  人家本来睡得好好的,怎么把人家给吵醒了啊?

  讨厌!打扰一条神龙睡觉是全天下最讨厌的事情了!

  从口袋里朝外一看。

  咦,真好玩,欢喜哥怎么被人用枪顶住脑袋了?

  咦,这里怎么有那么多的人?

  好好的考虑一个哲学问题:

  子弹能够打穿欢喜哥的脑袋吗?

  算了,欢喜哥可不能死了,否则谁来给自己做好吃的啊?

  恩,打扰自己睡觉的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胖于是懒懒的活动了一下身子。

  就这么懒懒的活动了一小下……

  ……

  仓库里,猛的传来了两声惨呼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