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小时定身法微缩版:

  八秒定身法!

  必须记住的是,就连我们的欢喜哥如此强悍的身体对八小时定身法也一点办法没有,更何况是两个小小的绑匪?

  于是一刹那,牛瑞堂和他的三叔身子忽然有了一种被麻痹的感觉。

  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了。

  一瞬间,欢喜哥出手了!

  哼哼,欢喜哥怕的只是枪而已,难道还会怕你们这两个家伙吗?

  于是两声惨呼同时从牛瑞堂和三叔的嘴里传了出来。

  警察们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牛瑞堂和三叔已经躺倒在了地上痛不欲生。

  两个人的手腕和脚腕同时断了。

  欢喜哥的速度又快力量又足,没有了两把枪的威胁,这两个家伙又算得了什么?

  所以牛瑞堂和三叔的结局,就是成功的被警方所逮捕。

  可是龚文军始终都没有明白雷欢是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明明已经被绑匪控制,怎么反过来倒下去的是绑匪?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一路流窜跑到海山市的牛瑞堂最终还是成为了阶下囚。

  龚文军一直觉得雷欢喜是自己的福星,错抓了他,却反而靠着他的协助破获了一起大案!

  犯人是抓到了,但是后续的审问等等事情一大堆,至于给雷欢喜请功授奖,估计还得要一段时间。

  我们的欢喜哥可不在乎这个。

  恩,起码可以放放心心的离开海山市了。

  抓两个坏蛋不过是举手之劳,成功的谈妥了饭店的合作才是最重要的。

  谷斐波的行动速度比欢喜哥想象的还要快。

  而在这个问题上徐永忠也给予了大力的配合。

  甚至,在欢喜哥还在海山市的时候谷斐波已经提前飞去云东市挑选酒楼地址了!

  恩,有这么一个内行帮自己去办事还是让自己放心的。

  欢喜哥就是这样的人:

  既然我把事情交给你去办了,那我绝对不会干涉你,想怎么做都是你的事情。

  做好了,功劳是你的;做坏了,我来承担责任!

  就是那么简单。

  这次来海山的时间也不短了,想着安妮他们估计也还在担心自己,订了明天的飞机票。

  正想着去哪吃完饭,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好,是雷欢喜吗?”

  恩,好熟悉的声音啊?

  “我是,你哪位?”

  “我是刘佳悦。”

  刘佳悦?那个漂亮的女警察吗?

  “你好,刘警官。”

  “我想请问一下,你是不是明天就要离开海山了?”

  “刘警官的情报真准。”

  “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吃个饭可以吗?”

  吃饭?刘佳悦请自己吃饭?

  欢喜哥迟疑了一下:“好啊,在哪里?几点?”

  “我五点下班,五点半吧。在百家门的海鲜排挡,认识吗?”

  “认识,五点半我准时到。”

  “那好,到时候见。”

  电话挂断了。

  恩,不用想,基本是因为抓捕牛瑞堂的时候,自己及时扔出了刘佳悦,避免让她成为了牛瑞堂的人质。

  其实那只是自己下意识的第一反应而已。

  再说了,还有谁比自己更加适合当人质的?

  呃,这个,天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个那么喜欢当人质的二货……

  ……

  五点半不到的时候,欢喜哥就来到了百家门海鲜排挡。

  这里可是海山市最热闹的地方了。

  在那等了没有多少时候,就看到刘佳悦从出租车上下来。

  没有穿警服,白衬衫搭配休闲裤,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也才来。”欢喜哥注意到刘佳悦手腕上包裹着。估计是自己那一甩的力气太大了:“手上没事了吧?”

  “没事了。”刘佳悦甜甜一笑:“你先去找地方坐,我点菜。”

  点了几个菜,叫了两扎啤酒,刘佳悦说道:“一直都没有来得及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牛瑞堂没有那么容易抓住,也许我已经被那个亡命之徒给打死了。”

  “嗨,你不用谢我。”欢喜哥满不在乎:“我当时也是急了,而且力气也用大了,要不然你手上也不会受伤。”

  “可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算了,这些都不说了,我敬你。”

  刘佳悦和欢喜哥碰了一下杯子,喝了一大口的啤酒。

  看不出来刘佳悦酒量还挺好的,一大扎啤酒喝了一半一点事都没有。

  “雷欢喜,我发现你经常来海山?”说到这,刘佳悦急忙解释了一下:“我不是故意要查你的,只是在办牛瑞堂案件的时候,因为你和本案有重大牵连所以我正好查到了。”

  不用解释得那么清楚吧?

  欢喜哥摸了摸脑袋:“也不算吧,来过三次,我蛮喜欢大海的,所以以有空就来。”

  “这次呢?”刘佳悦追问道。

  警察查户口了吗?欢喜哥也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次我想在云东开个海鲜酒楼,所以专门到这里来寻找合作对象的。还算顺利,听雨楼原来的老板谷斐波答应帮我了,现在估计已经到云东了。”

  刘佳悦的表情却一下变得严肃起来:“你知道谷斐波是什么人吗?”

  啊?难道自己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谷斐波还是个隐藏的犯罪份子吗?

  看着欢喜哥有些担心的表情,刘佳悦一下笑出了声:“谷斐波是我的亲舅舅。”

  啊!

  您玩我呢?

  “昨天我舅舅走的时候,特意请我吃了饭,为了牛瑞堂的案子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家里人见过了。”刘佳悦也不再开玩笑了:“本来是聊案子的,结果我舅舅正好说起了你,我们就聊了一下。”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欢喜哥到现在也才算是明白了。

  “我今天请你吃饭,一是感谢你救了我,第二也是来拜托你的。”刘佳悦说出了自己今天来这里的另一个目的:“我舅舅以前生意做的一直顺风顺水,后来败给了海天一色的徐永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舅舅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但其实他的心气很高,一直想着东山再起,再和徐永忠好好的较量较量,无所谓是什么样的平台。”

  恩,这话倒有道理。

  打工和打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在一个曾经让自己遭到惨败的人手下打工那滋味恐怕更加的不好受。

  可是换一个地方,等到条件成熟了再重新杀回来那就不一样了。

  这就和欢喜哥当初被赶出云东一样。

  这种心情欢喜哥也完全能够理解。

  刘佳悦继续说道:“我舅舅的听雨楼没有了之后,他的心气一直不顺,成天都在那里喝闷酒。昨天那顿酒,我却发现他特别的开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在谷斐波看来,云东市是个远比海山市要大上许多的市场,在那里只要能够站稳脚跟了,就能够有更大的发展。

  也许将来自己做的能够比海天一色还要成功。

  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雷欢喜!

  在被雷欢喜隆重的聘请之后,谷斐波专门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这个年轻人不仅仅只有过一条活的野生大黄鱼,而是还有过别的许多珍稀鱼类。

  比如他成功人工养殖出了鲥鱼,而且在和环海集团的斗法中,他拿出来的那些鱼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一条活的野生大黄鱼已经能够让海天一色大酒店做的风生水起,那么其它的珍稀鱼类呢?会让未来的酒店做成什么样子?

  谷斐波简直都不敢想象了。

  “我舅舅有信心把你的酒店做好。”刘佳悦有些感慨:“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舅舅那么激动过,他还说,本开他想和你汇报一下选址的思路,但是你却告诉他,不用向你汇报,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只管当好他的后勤,当好他的皮夹子就是了。”

  “其实我是懒。”欢喜哥却忽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我这人看起来大义凛然的,其实懒得要命,能够不要我出力的我千方百计的会偷懒,所以你舅舅这次是上了我的当了。”

  刘佳悦抿嘴笑了起来:“我知道你在开玩笑。可是看到舅舅又开心了,我也一样开心。雷欢喜,舅舅在云东市就拜托你照顾了。”

  你家欢喜哥来照顾?擦,看着吧。

  “不过我们可得说好了。”刘佳悦非常严肃地说道:“等你们的酒楼开起来了,我要是来云东,可不许收我的钱。”

  “哎,哎,这不对吧。”欢喜哥立刻叫了出来:“要不这样,我给你半张贵宾卡,九折怎么样?”

  “八折!必须要八折啊。”

  “八五折,不能再多了啊。再多我可就要亏上老本了啊,姐姐。”

  两个人争着争着,同时笑了出来。刘佳悦举起了扎壶:“来,雷欢喜,我再敬你。感谢你帮我们破获了那么大的案子,感谢你救了我的命,感谢你帮助了我的舅舅。”

  恩,听起来你家欢喜哥对你那是恩重如山啊,这么大的恩你除了以身相许欢喜哥简直都帮你想不出有别的什么办法了。

  这个想法只能在肚子里转转,可千万不能说漏嘴了,要不然被那么漂亮的警察姐姐抓了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欢喜哥发现自己在海山又多了几个非常好的朋友。

  不管是龚大队,还是眼前这位漂亮的女警花!(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