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哥起码知道了自己拥有了一样价值连城的宝物!

  无论这东西是否能够给自己带来实实在在的金钱好处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才一回到祝南镇,一看到安妮,立刻被安妮的一套九阴白骨爪从第一招施展到了最后一招。

  你这个该死的欢喜哥啊,难道不知道人家差点担心死了吗?

  左哄右哄,才总算把我们的安妮大小姐给哄开心了。

  办公楼已经很有一些像样了,办公家具都运了进去,按照这个进度,很快方寸公司就能够正式在这里运营了。

  不光如此,莫胖子还神神秘秘的拿出了一副题字:

  方寸大楼。

  项岳明项老亲自题写的。

  欢喜哥去海山市的时候,莫胖子跑了一趟云东市,找到了项老,说明来意,项老一点都没有迟疑便给他题写了这一幅字。

  恩,有项老的题字,方寸大楼看起来可很有几分像样了。

  “什么,你要在云东开个海鲜酒楼。”莫胖子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欢喜哥之前怎么一点的口风都没有透露啊?

  略一迟疑,很快便反应过来:“欢喜哥,你准备杀回云东了?”

  “不是现在。”欢喜哥笑了笑:“我们现在只能在这里,祝南镇。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重新回到云东的。”

  这是欢喜哥难得的向自己的朋友们袒露心迹。

  被赶出云东,一直都是欢喜哥心里的一块疤。尽管始作俑者江斌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归宿”,但欢喜哥却始终不甘心。

  被灰溜溜的赶出去,一定要风风光光的回去!

  “走,去梨花村。”放下行李,欢喜哥马不停蹄,叫上了莫胖子的车,直奔梨花村。

  才回到云东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孙水根的电话,梨花村的家禽养殖已经全面开始,而且第一株龙果也种了下去。

  必须要亲眼看到心里才会踏实。

  在进入梨花村的路上,欢喜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两个大水泥墩子已经被拆除了,俞淑仪很好的接受了自己的建议。

  两个大水泥墩子,既能够堵住那些乱倒垃圾的人,也能够堵住想要进梨花村看一看的投资者们。

  把车子停了下来,村委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都去哪了?

  那边隐约传来了争吵声。

  “走,去那里看看。”

  一看,俞淑仪、梨花村村委的、孙水根和卢姐都在。

  而钟大福一家正在激烈的和他们吵着什么。

  一看到雷欢喜他们来了,俞淑仪方面很快保持了克制,而钟大福对于有钱人也向来是以拍马屁为主的,立刻条件发射似的掏出香烟,随即想起对方不抽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钟大福的女儿钟艳君一看自己的“心上人”来了,直对欢喜哥抛着媚眼,弄的欢喜哥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原来梨花村准备开始养殖家禽后,居然遭到了钟大福一家的竭力反对。

  钟大福的老婆田文香在自己门前种了一些蔬菜,也不知道是故意找茬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田文香说大量养殖家禽会把自己家的蔬菜给咬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大姐。”

  卢姐刚一开口,立刻被田文香给打断:“谁大姐?谁大姐?你才大姐,你看我哪点像是大姐?”

  “老板娘。”卢姐是个好脾气的人,赔着笑脸说道:“你说农村里谁家不养点鸡鸭什么的?看好了,不碍事。”

  “不碍事?万一看不好呢?”田文香不依不饶:“到时候真被咬了怎么说?你知道我们家的这些菜种子是从哪里来的吗?都是从云东买来的。你知道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欢喜哥看了看那些蔬菜,啼笑皆非。

  这都种的是什么啊?还从云东买来的,镇里的商店一块钱一包。

  “坏了,我们肯定赔。”俞淑仪看得出来也在竭力克制自己:“我们养殖的家禽,都不会在这里养的,也肯定不会跑到这里来,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不行,说不行就是不行。”钟大福终于出手了:“我们都是梨花村的村民是不是?村委要大规模的养殖家禽和我们商量过没有?我们的正当权益都受到了侵犯,所以我们要求补偿!”

  欢喜哥是越听越乱,养点鸡鸭还要和村民商量?养点鸡鸭还侵犯到了什么权利?

  “钟老板,你需要什么样的补偿?”俞淑仪还是客气的问道。

  钟大福早就已经想好了:“我们要求入股,就拿你们欠我的钱入股。还有,我们要求随时随地的查账。我女儿当过会计,可以来帮你们管账嘛。对了,岸上渔村那里,你们可以聘请我去和他们联系。俞村长,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毕竟你们没有什么经验。我不是要贪那几个钱,我那么大的老板还看得上那几个钱?我是想要帮你们。”

  欢喜哥一下就明白了。

  钟大福看出了梨花村大规模养殖家禽,又和岸上渔村建立了合作关系,前景肯定非常好,所以决定插一手了。

  怪不得之前俞淑仪说钟大福一家难得回来,可这次却在这里住了那么久。

  “还有那个,什么,什么果来着?”

  “龙果。”

  “对,就是龙果。”田文香一叠声地说道:“我们也是梨花村的村民,我们也要种植,这些你们不答应,别想种什么龙果,惹怒了老娘老娘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的。”

  “烧了你们赔得起吗?”欢喜哥淡淡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现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钟大福悄悄的拉了一下老婆的袖子。别的人他可不怕,但这个雷欢喜和那个叫安妮的小姑娘那可是大有来头的,自己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

  “你们知道什么是龙果吗?”欢喜哥还是从容地说道:“这在全世界都有专利,这是救人用的,烧了任何一株,我都会把你们告的倾家荡产。”

  钟大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龙果,也是听那些村委干部闲聊的时候才听说的,反正这肯定是非常值钱的东西。

  雷欢喜这么一说,还好自己没有轻举妄动。

  “雷总,你误会我们的意思了。”

  欢喜哥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不管是养殖家禽还是种植龙果,都是方寸公司和梨花村村委签订的合同,不需要和你钟老板汇报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征得你钟老板的同意。养殖家禽和种植龙果,都没有占用到你钟老板家的私人面积,至于入股?做为方寸公司的法人代表,我拒绝你的这个请求。”

  钟大福的眼里有些怒气,但他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得罪了对方。

  惹怒了君诚集团那是好玩的事情?

  “成了,那就这样。”欢喜哥再次朝钟家的那个菜园子看了看:“真的损毁到了你们家的财物,比如这些蔬菜,方寸公司会进行赔偿的。但我们也会派出财务顾问,仔细的核查你们的损失,一根菜叶子我们都会详细的核查,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要发威,钟大福赶紧抢先说道:“我们这不开玩笑了吗?雷总,你忙,你忙。”

  欢喜哥笑了笑,和俞淑仪这些梨花村村委的人不紧不慢的离开了这里。

  “小王八蛋欺人太甚了!”田文香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咆哮起来:“敢得罪老娘?也不问问老娘是谁!钟大福,你怎么和和缩头乌龟一样?”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钟大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老婆:“你知道雷欢喜什么来路?你得罪得起他嘛?”

  “那你还故意让我们找茬做什么?”田文香不依不饶。

  钟大福也不理她,走到一边掏出手机,不一会对着电话说道:“江总,我钟大福啊。您吩咐我的事情我都做了,可是莫名其妙的那个雷欢喜来了。这小子厉害得很,还说要把我告的倾家荡产的。我听您的话,可是我干不过雷欢喜啊。”

  “雷欢喜也来了?”

  “来了,来了,这些都是方寸公司投资的,他能够不来吗?”

  “那就先等等,对了,钟大福,那个龙果,你想办法帮我弄一株来。”

  “啊?龙果?”

  钟大福一个机灵。

  “在全世界都有专利,这是救人用的,烧了任何一株,我都会把你们告的倾家荡产!”

  雷欢喜的声音现在还在钟大福的脑海里回旋呢。

  居然要自己去偷龙果?

  “江总,那是要惹大事出来的啊。”

  “钟大福,怕什么?一颗小小的果树而已,偷了顶多被拘留几天。雷欢喜那是在吓唬你,你要是帮我办成了这件事,我的工地就交给你做了。”

  钟大福的身子有些哆嗦,怎么办?

  自己都好长一段时候没有接到工程了,工人们都在吵着要工资,要不然自己能带着老婆女儿在梨花村住那么长的时间?

  国家可是三令五申不许拖欠农民工工资啊!

  江总那里的工程要是给自己做了,可是帮自己解决了大麻烦了。可是偷到龙果带来的后果呢?

  权衡利弊之下,钟大福到底还是一横心:

  “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