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梨花村饲养的家禽还是走上了正轨。

  这里的各项指标本来就和适应进行纯农副产品的展开,也就是所谓的纯天然。在云东市下辖的各个乡镇村庄里,已经很少能够找到和梨花村一样具备有如此生态环境的地方了。

  那些鸡鸭悠闲的在散着步,而那些从北方引进的鹅,虽然体型还小,但凶悍的劲头一点都不逊色于家犬。

  往往一看到有人出现,“扎扎扎”的叫声便响了起来,而且叫声威严庄重,并且摇摆着可爱而奇怪的动作便摇摇晃晃的冲了过来,要把企图“占领”自己领地的入侵者赶走。

  这可不光是一些小小的家禽,而是代表着梨花村从此后走出贫困的希望。

  欢喜哥仔细听着俞淑仪、卢姐和孙水根向自己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听的非常仔细。

  成了,就按照这样的思路走下去,要不了多少时候就会看到成效的。

  正想去看看第一批种植下的龙果,欢喜哥的目光偶尔落在了西面,发现在西面的水塘那里,一个戴着太阳帽的人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钓鱼。

  “那里有鱼?”欢喜哥顺口问了一声。

  “有,我们当地叫串子鱼。”俞淑仪笑了一下:“那口水塘是活水,钓一天的话能够钓到小半桶的串子鱼,很小,有的只有一指来长,只能烧汤用,吊吊鲜味,吃是没有什么吃头的。我上次去农贸市场,十块钱一大堆,城里人买了大多是回去给猫吃的。”

  欢喜哥发现那个钓鱼的人似乎沉不住气,鱼漂放下去没有多少时候便会拉起来看看,再放下去,用不了一分钟又会拉起来看看。

  “老申家的二小子,叫申庚辰,原来叫申有福,后来上学了,他嫌有福这个名字太难听,就改了这么一个名字。”俞淑仪朝那里指了一下:“前年大学毕业的,在城里找不到工作,去年回来了,天天就在这里钓鱼。老申家一共两个,老大和老申在外地打工,就这个二小子整天在家里什么事情也不做,天天钓鱼回去让他妈熬汤喝。”

  欢喜哥觉得挺好奇的:“大学毕业?虽然现在大学生要找个满意的工作不太好找,可真要找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也不难啊。”

  俞淑仪和村委干部们互相看了看,都同时露出了苦笑。

  原本申庚辰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他是学农业栽培的,加入了国内赫赫有名的曾建文教授的研究小组。

  曾建文?在自己的仙桃村正在那里研究什么“X元素”呢,这个叫申庚辰的居然是他的学生?

  欢喜哥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听着俞淑仪说了下去。

  本来曾建文对新加入的申庚辰还是很器重的,可是在进行一次栽培研究的时候,申庚辰不知道什么原因搞砸了,惹得曾教授雷霆大怒,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

  结果也不知道是曾教授骂得太凶,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申庚辰一气之下居然不做了。

  从曾教授的研究小组出来后,申庚辰又找了几份新的工作,但每次做的时间都不长,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这才回到了梨花村。

  “老申头对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宠得要命。”一个村委干部叹了口气:“他又是大学生,老申头到处借钱让他上的大学啊,本来是他的骄傲,谁想到落到了这样的地步。老申头和他大哥让他一起去城里打工,但这小子说自己是大学生,工地上打工丢人,怎么也不肯去,老申头也就随便他去了。年纪轻轻的,成天到晚什么事都不做,就是钓鱼睡觉。”

  俞淑仪也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大学生了,为了供他上大学落下了一屁股的债,老申头和他大哥在外面打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就是为了还债。你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

  欢喜哥也苦笑了一下。

  看了一下龙果养殖地,一切都是按照欢喜哥的要求来进行的,果苗都已经种了下去,如果顺利的话几个月之后就能够结出第一批的龙果了!

  龙果是欢喜哥和小胖联手培养出来的一种全新产品,质地特殊,生命力强盛到了绝不是一般果实可以比拟的。

  而种植在梨花村的这批龙果,是世界上第一株龙果的直系后代,无论在生长周期还是存活率上都是最好的。

  这也可以看得出欢喜哥对于梨花村寄予了多么大的厚望。

  “雷总,快中午了,还是在这吃饭。”俞淑仪看了一下时间笑着说道。

  “这顿我请。”欢喜哥猛的一拍脑袋:“胖子,咱们带来的菜呢,赶快拿出来啊,这下车的时候都忘了。”

  “哎呀!”莫胖子一拍脑袋,赶紧朝停车的地方飞奔而去。

  欢喜哥摸了摸脑袋:“我们来的时候,在镇上的饭店里打包了十多个菜,今天这顿我请,我请。”

  “那怎么好意思。”俞淑仪有些手足无措:“梨花村是穷了点,但请你吃顿饭还是请得起的,哪有客人自己带菜来的道理。”

  “我请菜,你请酒。”欢喜哥笑着说道:“俞村长,你还记得那次我问你要的那坛子酒吗?很好,真的很好,我准备开发它。”

  啊?开发酒?

  这酒在梨花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酿,没有什么稀奇的啊?

  “那酒开坛香,味道醇厚,喝多了不上头。”欢喜哥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也都没有:“我连名字都给它取好了,梨花酒。我想着等我在云东市酒楼开张的时候,大力推广这酒。”

  在俞淑仪和村委干部的眼里,这,这梨花酒就是普普通通的酒,家家户户谁不酿造几坛,等到逢年过年有喜事的时候拿出来喝?

  可雷欢喜雷总居然想要推广这酒,这能推广出去吗?

  “俞村长,我们是合作关系,一起做生意赚钱,既然要做生意就不能亏本了,所以合作方面我暂时的考虑是这样的。”欢喜哥非常认真地说道:

  “我们负责进行品牌的包装、市场的推广,梨花村村委负责提供酒,并且和我们签署排他性的独家合作协议,这份合作协议的期限长短我们再商讨一下。具体的合作价格我们可以进行讨价还价,但我可以保证的是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价格。俞村长,关于这点我们已经在进行了,甚至连‘梨花酒’的商标我们都已经注册好了。”

  俞淑仪在那想了一下:“雷总,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梨花酒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会做,村委和方寸公司签署了独家合作协议,一旦有个别村民看到酒卖得好了,反悔呢?比如那个钟大福。在这点上,村委的约束力并不是很大的。”

  欢喜哥笑了:“这点我也考虑过了。俞村长,假设我们这个酒卖的火了,商家认准的是什么?是‘梨花酒’这个牌子,而不是梨花村的酒。这点是有本质上的分别的。一个品牌的经营需要很漫长的时间,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比如五粮液和茅台,很多酒的品质一点都不比它们差,甚至还强过了它们,但无论知名度还是价格以及市场占有率上都做不过它们,为什么?这就是一个品牌的效应。”

  所以我们的欢喜哥并不担心俞淑仪说的会出现的情况。

  酒香也怕巷子深。

  他只要把梨花酒推广开了,并且牢牢的把握住“梨花酒”的这个商标品牌,像钟大福那样的人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因为顾客认的是“梨花酒”,市场认的也是“梨花酒”。

  俞淑仪也是个聪明人,很快便明白了雷欢喜的意思。

  “还有,你们不是那个仓库还空着吗?”欢喜哥把话题转到了这方面:“我们依然可以进行合作,你们提供那的厂房做为投资,我们提供机器设备和资金,把那变成一个大酒坊。”

  “啊?”俞淑仪一怔,随即欣喜若狂:“太好了,雷总,这个想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那个仓库空在那里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根本起不到作用,改成大酒坊正好,而且不会对环境造成什么污染。”

  那个仓库一直都是俞淑仪心头的一个痛,当初被别人骗,借了钱按照对方的意思造好了这个仓库,结果万事俱备对方却反悔了。

  俞淑仪一直都想不到这个仓库能够派什么用场,可是雷欢喜却帮她想到了。

  “雷总,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俞淑仪握住了雷欢喜的手:“梨花村穷了那么多年,谁都看不起我们,谁都不愿意来我们这里投资。我上任的第一天雄心勃勃,一心想带着梨花村奔小康,可是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打击,让我几乎都心灰意冷了。可你雷总来了,又帮了我们那么多。算了,说这些也没有意思,总之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我们梨花村跟着你雷总一条路走到底了,只要我俞淑仪还是这里的村长就绝对不会改变!”

  这是俞淑仪法子肺腑的话。

  我们的欢喜哥在自己的整个布局上又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