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准备饭菜的功夫,欢喜哥拨通了曾建文教授的电话,询问了一下那个叫申庚辰的大学生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谁想到,一听到申庚辰这个名字,曾教授沉默了很久这才说道:“他原来很有前途,甚至可以说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将来的成就肯定可以超过我,但是他的心里抗击打能够太差了,差到受不了一点挫折。”

  事情的经过曾教授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欢喜哥。

  在曾教授第一次认识申庚辰的时候,便确定这个人在农业栽培研究方面有很强的领悟力和学习力,这一领域就算用天才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曾教授对他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而这些做学问的对待自己的学生越是得意要求也就越严格,有的时候甚至严厉到了苛刻的地步。

  随即曾教授便发现了一个问题:

  申庚辰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

  做研究的,必须要勇于面对任何挫折失败,一次不行来十次,十次不行来一百次,决不能因为一次的失败而半途而废,这也是做研究最大的忌讳。

  曾教授觉得自己必须要帮助申庚辰突破这个心理障碍。

  他把一个很困难的课题研究交给了申庚辰去单独完成,并且再三告诉他,这个课题研究非常难,就算自己单独也未必完成得了。

  言外之意就是说,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申庚辰在努力上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在接到了这个课题研究后,把自己关在了实验室里整整半个月没有出现。

  半个月后,实在放心不下的曾建文走进了实验室,他看到的却是让自己难以置信的一幕。

  实验室里一片狼藉,做实验用的种子和土壤散落的到处都是,地上肮脏不堪。

  而申庚辰拿着一瓶酒在那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着,看到曾教授进来放声大哭:“曾教授,失败了,失败了,我又失败了。我就是个废物,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曾教授可以容忍失败,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的失败都可以容忍,但却决不能容忍实验室变成这样,自己的学生变成这样。

  他冲上去一把夺过了申庚辰手里的酒瓶:“你不是废物,你根本就不具备做一个科研人员应有的素质!这些种子都是经过二次培养的,这些土壤都是从全国各地精心挑选出来的。你呢?你在做什么?你爱惜它们了吗?喝酒?你失败后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喝酒?你这样的人怎么配当我的学生,怎么能够当一名科研工作者?”

  这就是所谓的曾教授的破口大骂。

  弱小的让人难以置信的心理承受能力让申庚辰一下就崩溃了。

  他发了疯一般的冲了出去,曾教授想拉都没有机会。

  这以后曾教授虽然在到处找他,但一直没有能够找到。一个月后,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曾教授居然收到了一封挂号信。

  是申庚辰写来的。

  在信里,申庚辰感谢了曾教授对于他的信任和培养,同时认为自己真的完全不适合这个领域,所以他决定辞职,应该领的科研补助也都不要了,就当自己赔偿的那些弄坏的种子和土壤吧。

  这以后申庚辰再也没有和曾教授联系过。

  说到这里欢喜哥已经大致明白前后经过了。

  “雷总,我得让你帮我一个忙了。”曾建文教授开口说道:“还是我说过的那句话,申庚辰是我所有带过的学生里最有天分的,如果他能够克服心理上的问题,那么他的成就不可限量。雷总,既然你现在就在梨花村,而且看到申庚辰了,那么帮我劝劝他吧。不管他将来做什么,如果还是保持这样的心里状态那么这个人就真的废了。”

  “我知道了,曾教授,我尽力。”

  欢喜哥挂断了电话,默然无语。

  在他的记忆里,曾教授从来都没有那么不遗余力的夸过一个人,完全可以看出他对于申庚辰的重视。

  可是怎么劝?那么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劝也没有用吧?

  他朝着水塘那里走去,看到大概是申庚辰的母亲给他送去了中饭。申庚辰胡乱扒拉了几口就把碗还给了母亲。

  他母亲大概是在和他说些什么,申庚辰却默然无语,一句话也不回应。过了一会,念叨着的老人叹了口气,站起了身离开了这里。

  欢喜哥来到了水塘边:“钓鱼啊?”

  正常情况下,对方总会礼貌的回答一声,或者抬头看看。

  可是申庚辰甚至连身子都没有动一下,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眼睛只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鱼漂。

  “刚才我就看到你在这里钓鱼了。”欢喜哥干脆就在他身边的泥地上坐了下来:“你一会就拉起鱼漂看看,心神不定,好像恨不得立刻就能钓上一条。可是我和你母亲来了后,那是你母亲吧?你一次都没有拉起过鱼漂,不是因为你不性急了,而是你害怕把自己暴露给别人,甚至是包括自己的母亲,你在故作镇定。”

  申庚辰的手抖了一下,但却依旧什么话也没有说。

  “你就是个废物。”欢喜哥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申庚辰手又一抖,猛的转过头来,恶狠狠的朝雷欢喜看了一眼,可是当他和雷欢喜四目相对,却又立刻惊恐的把头重新扭回了水塘那里。

  “你真的就是个废物。”欢喜哥却不依不饶:“家里好不容易培养你上了大学,欠了一屁股的债,指望着你能够出人头地,能够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可是你呢?一无是处,不但没有帮到家里的忙,反而还要让你父亲和大哥帮你还债,连吃饭都要你母亲给你送来。”

  申庚辰全身都在发抖。

  欢喜哥朝水桶里看了看:“我说你是废物还真没有说错,连钓个鱼都钓不好。这都多少时候了?一条、两条,你才钓了两条鱼?屁大的孩子钓的鱼都比你多!”

  “关你什么事?”申庚辰说话了,可是声音却是颤抖的。

  “当然关我的事!”欢喜哥居然神气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方寸公司的总经理,正在和你们仙桃村进行合作,这里的地是我的,这里的水塘是我的,你钓到的鱼也是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连一条鱼都别想带走!”

  欢喜哥今天太奇怪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说过话,从来都没有这样盛气凌人过!

  可是他现在就是这么做了!不但盛气凌人,而且咄咄逼人,看起来就好像和当初的江斌似的。

  申庚辰咬了咬牙,把水桶里的两条鱼全部倒回到了水塘里,然后收起鱼竿就要离开。

  “想走啊?”欢喜哥冷笑一声:“你钓了我鱼塘里的鱼就想走?我的两条鱼死了怎么办?你知道我这是什么鱼吗?”

  “我,我赔钱!”申庚辰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

  “好啊,一条鱼十块,两条鱼二十块!”欢喜哥伸出了手:“拿来!”

  申庚辰掏遍了口袋,一共只有几块钱的钢镚,他面红耳赤:“你等着,我回家拿给你。”

  “问谁拿?你妈妈?”欢喜哥冷笑一声:“你好意思吗?你妈妈有钱吗?别忘了,你家里为了你还欠着那么多的债呢。”

  申庚辰本来要走的脚步一下便僵硬在了那里。

  这时候俞淑仪正好想叫欢喜哥吃中饭,凑巧看到了这一幕,她想劝一下,可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再动弹,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

  “我说你是废物你还真是废物。”欢喜哥拿出了一张一百的钞票:“喏,这不是给你的,是给你妈妈的,拿回去给你妈妈,就说你今天钓的鱼被一个大老板看中了,一百块钱买走了,眼看着就要中秋节了,好歹也孝敬她一下,让她开心开心,自己的儿子终于会赚钱了。”

  “你,你在侮辱我!”申庚辰憋了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是我,我是在侮辱你,打我啊!”欢喜哥这样子怎么看怎么嚣张:“你有胆子打我吗?来,我送到你面前来给你打!”

  说着,欢喜哥真的把脸凑近了申庚辰。

  申庚辰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这个人,可是过了不到几秒,拳头又慢慢的松开了。

  欢喜哥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老天爷,还好没有打,要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申庚辰一句话也不说了,扭头就走,一刻都不再愿意看到面前的这个人。

  谁想到,欢喜哥的声音又清楚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嘿,记得我,我叫雷欢喜,方寸公司的总经理。你知道你心里有气,想要报复我。好啊,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不但给你机会,还给你一个工作,就在这个梨花村里工作。等到你有钱了,回来报仇,就像今天我侮辱你一样侮辱我!”

  申庚辰的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快步离开了这里。

  “雷总,你是在帮他吗?”俞淑仪来到了雷欢喜的身边:“可是这样子,会不会太刺激他了?”

  雷欢喜看着申庚辰的背影却若有所思:

  “他早就在破罐子破摔了,只有把他的最后一点自尊心打没了才有可能挽救他!”(未完待续。)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