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又回到云东市了。∮,

  从飞机上一下来,叫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的便跑向了自己父母居然的地方。

  梁雨丹上班了,只有乔远帆一个人在那摆弄着一盆什么东西。

  “爸,你在弄什么啊?”欢喜哥有些好奇地问道。

  “萝卜。”

  “萝卜?”

  “是啊,我在种萝卜,有问题吗?”

  欢喜哥瞠目结舌:“你把萝卜种在花盆里?”

  “有什么不可以的?”乔远帆理直气壮:“谁规定了萝卜必须要种在什么地方?谁规定了萝卜不能种在花盆里?”

  “成,成,您想种哪就种哪,就算种在浴缸里也不关我的事。”欢喜哥啼笑皆非:“爸,帮我看看一样东西。”

  说着从随着携带的行李里拿出了那枝火铳。

  要把这枝火铳带回来可真是费了一番心思,还特意去找龚大队开了一张证明,又找到机场方面证明已经没有任何的杀伤力,这才能够让机场托运。

  有那么多的时间,乘汽车都能够回到云东了。

  “明朝中晚期的东西。”乔远帆只看了一眼便说道:“正确的名字叫拐子铳,世界最早的左轮手枪原型,可以连续三发,射程150米。不过用象牙柄制成的比较少见,好像在台北博物馆有那么一枝。价格嘛,估计在三万左右。”

  爹哎,我的亲爹哎。

  欢喜哥心里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爸爸只看了这么一眼,居然一下就说出了这枝火铳的来历,而且估价如此精确。

  “咦。”乔远帆忽然“咦”了一声,放下自己的宝贝花盆萝卜,接过了这支拐子铳。目光落在了象牙柄上的那三颗宝石上。

  看了好大一会:“走,进屋去。”

  一进屋子,大白天的让欢喜哥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又找来了一本书不断对比,目光越来越严峻。

  许久。将拐子铳和书一起放下:“欢喜,女娲补天的神话故事你肯定听说过吧?”

  一听这话,欢喜哥立刻瞪大了眼睛:“爸,你别告诉我这是女娲补天用的石头啊。”

  “那是神话故事,不过这宝石的来历和这个神话故事有些联系。”乔远帆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传说女娲补天之后,还剩下许多大小不一的灵石。于是她在神州大地上空巡视,最后发现福州寿山的山川岚气藏纳,林壑清幽。景致绝美,就把这些曾经用于补天的灵石撒向了寿山的大地,这就是蕴藏于寿山水田中的‘田黄石’。”

  “这是田黄石?”欢喜哥似乎有些弄懂了。

  乔远帆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又说了第二个故事。

  相传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在安徽凤阳有个穷小子朱元璋,为了躲避灾荒。逃到了福州寿山,他饥寒交迫。又偏偏碰到了大雨,走头无路地躲进了一个寿山石家采掘寿山石的山洞,这场雨一连下了几天,他也就在山洞里睡了几天,幸好没有饿死,否则就没有后来的明太祖了。等到雨止天晴。朱元璋一骨碌爬了起来,这时奇迹发生了,他原先满身的疥疮竟然不治而愈,原来他睡在田黄石的石粉上面了,是田黄石治好了他的病。

  到后来。他当了明朝的开国皇帝,还专门派太监来开采田黄石。

  “我们都知道,田黄石的个头越大、品相越好也就越值钱。”乔远帆的目光情不自禁的又落在了拐子铳上:“可是在朱元璋派太监开采田黄石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块非常独特的石头,晶莹剔透,石头中间隐含天地山水,一方石头居然包含了山川河岳。这块石头被进献给朱元璋后,朱元璋大喜,认为这是老天赏赐给自己的礼物,特意以‘天下至宝’称呼。”

  只是这块天下至宝,到了明成祖朱棣兵变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有人说这是被宫里的太监趁乱偷走了,有人说是被传说中没有死的建文帝朱允炆带出了宫中,伴随建文帝一起流亡到了海外。

  朱棣为了找到这块“天下至宝”,上了上百个人,可是终其一生却始终没有能够找到。

  欢喜哥的一张嘴张得老大:“爸,这上面难道就有天下至宝?”

  “当中的那块非常像。”乔远帆站起身找来工具,小心翼翼的将象牙柄上的一块宝石挖了下来。

  接着,他又开始耐心而细致的清洗宝石上的污垢。

  原本这块宝石呈灰褐色,欢喜哥还以为这就是宝石本来的颜色,但在乔远帆的动作下,却渐渐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让人炫目的金黄色中夹杂着一条条血丝样的纹路。质地宝洁、透明、通灵,肌里纹路隐约如丝,明显细致,宛如萝线纹。

  欢喜哥虽然不懂什么田黄石,但只看了这一眼便知道这肯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了。

  “再仔细看看。”乔远帆递过了一个放大镜。

  其实以欢喜哥的眼力,不用放大镜也能看清楚了。

  石头外围竟然真的隐隐呈现出了河流和山岳,交相呼应。

  “再对着灯光看看。”

  欢喜哥疑惑的将石头拿起对准了灯光,刹那间他便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做了!

  对着灯光,可以看到石头的内部也有图案,这些图案看起来宛若是日月星辰,和外围的山川河岳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岂不正是一个大好河山!

  欢喜哥真的看得呆了,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石头!

  “天之至宝失踪了那么多年,居然在这里出现了。”乔远帆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欢喜,你这枝拐子铳是从哪里得到的?”

  欢喜哥早就想好借口了:“爸,我去海山游泳潜水,发现了一艘沉船。”

  接着把这艘沉船的大概说了一遍。

  自己儿子水性好,这点乔远帆是知道的。至于潜水,在乔远帆看来,肯定是借助专业的潜水工具的。

  在这方面,乔远帆可就是个大外行了。

  要能发现一艘沉船,就算是专业的探宝人员也不是那么轻易能够做到的。

  “我还以为自己倒霉,发现了一大堆的白骨,剩下的就全部是武器了。”欢喜哥兴致勃勃:“没有想到居然发现了这块天下至宝。”

  乔远帆却平静地问道:“船的夹层里你检查过没有?”

  “啊?夹层?”笑容一下凝固在了欢喜哥的脸上。

  乔远帆摇着头笑了:“欢喜,来,我告诉你。这象牙柄上一共有三颗宝石,其中只有这块天之至宝是真的,其它两块都是赝品。天下至宝外面还特意做了伪装,而且居然装到了一枝武器上,为什么?这块宝石的拥有者肯定在刻意隐瞒着什么。还有,那艘船为什么沉没在了那里?整艘船上为什么你只看到了武器而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一系列的问题问得欢喜哥头晕脑胀。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

  “一艘船要出海,要准备很多东西。”乔远帆缓缓说道:“食物、淡水、压舱物等等之类一样都不可以少。这些你都发现了没有?”

  欢喜哥迷茫的摇了摇头。

  “装置淡水的器皿呢?”乔远帆追问道。

  对啊,在船上自己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装置淡水的器皿啊。

  老爹说的有道理,按理说,再怎么装置淡水的器皿总是该有的吧?

  可是仔细回忆一下,没有,什么都没有。

  整艘船上除了尸骨和武器外,一样东西也都没有了。

  不合理,绝对的不合理。

  “在古代,这样出海的大船上往往会有夹层或者暗舱。”乔远帆皱着眉头说道:“在海上很容易遇到海盗,所以往往都会有这样的设计,福船这样的庞然大物上面的夹层或者暗舱更多,为的就是提防万一。要知道,福船在当时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为皇帝和地方运送重要物资乃至贡品,欢喜啊,你想想,那么大的一条船可以夹带多少东西?”

  欢喜哥的眼睛亮了。

  老实说,自己当时对那艘沉船检查得并不仔细,尤其是在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后,心灰意冷,很多地方只是草草一瞥而已。

  看起来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不过现在立刻回去再次探险也不太现实,反正那艘沉船沉在那么深的海底,也没有人会去探索。

  等自己以后找到个机会再去吧。

  “欢喜,听爸爸的一句话。”乔远帆又拿起那块天之至宝仔细观摩着:“这很值钱,价值连城,一出现一定会引起轰动的。能够卖到多少钱我也说不好。不过这是国宝,欢喜,记得这样的宝贝能够不卖就尽量不要卖,好好保存着。国宝啊,全世界只有这么一块。”

  “放心吧,爸,我再穷也不会卖了。”欢喜哥这次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我肯定好好保存,一直保存下去。”

  像奇石那样的东西,都是小胖制造出来的,卖了欢喜哥丝毫也不心疼。大不了再让小胖多做几块也就是了。

  可是天下至宝,普天下真的只有这么一块,自己要是卖了没准就成为罪人了。

  无论如何都要世世代代的保存下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