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怎么都觉得管志涛和他所在的贝利亚创投有问题在内。

  但是管志涛却用他云里雾里的话,和高的离谱的收益成功的让徐村长他们动心了。有人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起自己可以拿出多少钱来进行投资。

  “整个村都要发动起来。”这是管志涛临走前说的,他如同一个前来视察的上级领导那样,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整个村,每一个人都要发动起来。发财的机会只可能出现这么一次,错过了再也没有了。不要说我二胖子不关心村里。谁要是不投将来也不要后悔。老徐,账号我给你了,钱直接打到这个账号上去就可以了。”

  徐村长和村干部们如同小学生一样唯唯诺诺,一直目送着管志涛的轿车离开这才作罢。

  “徐叔,谨慎些吧。”雷欢喜也不确定,但他的内心隐隐的告诉他这事有问题:“网络贷款的确回报很高,但风险同样很大,我见到过很多报道,这些网络的负责人一旦资金链断裂了,说跑路就跑路。”

  “二胖子那是谁?大老板,而且乡里乡亲的他会骗我们?”徐村长明显一点都不相信雷欢喜:“欢喜啊,这关键时候还是乡亲管用。不说了,我得筹钱去,二胖子都说了,错过这次机会可就再也没有了。”

  雷欢喜有些无奈。

  虽然徐叔这些村干部从小看着自己长大,对自己不错,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拿出了钱,但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人微言轻的孩子,和二胖子这样的老板是完全无法比拟的。

  算了,不去多想了,做好自己的事情也就是了。

  两条龙鱼已经彻底的变了样子。金龙鱼娇艳欲滴,就算雷欢喜这样的外行也能够看出来肯定胜过江斌的那条了。

  只是那条银龙鱼,雷欢喜却怎么看怎么别扭,通体都变成了一种闪耀着银光的白色,虽然色泽看起来不错,但身体上却连一丝一毫的红色都找不到了。

  各有各的命,就这样吧……

  ……

  一大早莫胖子的电话就来了:“欢喜哥,我一会开车来接你啊。”

  “明天才去呢,你今天来接我做什么?”

  “我来拿我斗蟹啊。”莫胖子在电话里笑嘻嘻的:“等急了,我和江斌约好了,礼拜三晚上斗蟹,就指望着你帮我养的斗蟹了。对了,还有件事,安妮的爸爸说他弄到了一些不错的茶叶,想下午请你喝茶。”

  安妮的爸爸请我喝茶?雷欢喜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事?

  肯定不会是光光喝茶那么简单。

  “成了,不多说了,我快到祝南了,一会你到村口等我吧。”

  莫胖子的电话挂了,雷欢喜怔怔的发了一会呆。

  朱国旭找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和安妮的事?可自己和安妮之间也没有什么啊,平时就是开开玩笑什么的。

  朱晋岩的身体又出现反复了?

  不会啊,前天和他聊天他还是好好的。

  不想了,不想了,这些大老板脑子里在转什么自己只怕是猜不出的。

  来到水塘边,告诉小胖自己也出去几天,让它乖乖的呆在家里。

  小胖也只是懒洋洋的游出水面听了一下,接着又懒洋洋的沉了下去。

  将两条龙鱼捞了出来,放在吉田正武给自己的特制鱼缸里走了出去。

  临走前没有忘记去鱼塘看看,叶寿财正在那里忙着搭自己的棚子,雷欢喜冲那里叫了声:“叶大哥,我去云东几天啊。”

  “去吧,去吧,这里有我呢。”叶寿财头都没有抬。

  请到一个帮工到底要方便不少,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去太担心了。

  来到村口等了一会,看到胖子的那辆沃尔沃来了。

  车在停稳,胖子就晃动着满身的肥肉一颠一颠的一路小跑过来,满脸讨好:“欢喜哥,我的斗蟹呢?”

  看着他满脸急切,雷欢喜笑着摇了摇头,把那只斗蟹给了胖子。

  “嘿,威风,威风。”莫胖子才看了一眼,便爱不释手:“欢喜哥,甭说了,这只斗蟹肯定成,到时候赢了奖金,咱们一人一半。”

  “得了吧你。”雷欢喜把鱼缸放到了后座,自己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知道朱国旭找我什么事不?”

  莫胖子发动了车子:“不知道。朱国旭这个人虽然有钱,但一直很低调,很少抛头露面,他的一些想法也往往非常出人意料,可却又总是能够获得成功。前一天他还在公开场合说决定投资a项目,可到新闻发布会那天,却会发现他投资的实际上是b项目……”

  雷欢喜和朱国旭的接触只有一次,对他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人出手大方,一套别墅说送就送了出去。

  而且在简短的接触里,他觉得这人还是挺和蔼的,可是现在听胖子那么一说却并不和他想的一样。

  莫胖子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雷欢喜。

  朱国旭这个人的发家很有一些传奇色彩。

  他没有上过大学,进了一家小公司当销售,就是那种一个门面、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比皮包公司强不了多少的小公司。

  后来有家大公司的看中了他,邀请他跳槽,被朱国旭拒绝了。

  半年后,那家小公司的老板换了个人,变成了朱国旭。又过了两年的时间,曾经邀请过他跳槽的那家大公司也换了老板,新老板还是朱国旭。

  这以后,朱国旭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是他之前到底是怎么做成功的,没有人知道,他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有人说他是云东首富,也有人说他其实就是个空架子。”莫胖子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他听到这些,从来都不辩解,就算有人问起,也只是一笑而过。这个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往往只到了关键时刻发力。听说他的君诚集团正在从新加坡引进全世界最先进的水处理项目,溪海集团曾经是竞争者,但不知道怎么就输了。”

  从祝南到云东,莫胖子一路上都在和雷欢喜聊朱国旭这个人,也让雷欢喜对安妮的父亲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

  这是雷欢喜第二次进香榭花园。

  第一次,让他拥有了一幢别墅,这一次呢?会是好事还是坏事?

  没有看到安妮和朱晋岩,只有朱国旭一个人在花园里看报纸。

  一看到雷欢喜来了,朱国旭朝他招了招手:“欢喜啊,过来过来,这个字念什么?”

  那是一个“垚”字。

  “朱总,这个字念yao。”

  “yao?”朱国旭念了一遍,随即笑道:“我还以为就念‘土’呢。这字什么意思啊?”

  “意思是山高的样子。”雷欢喜从小语文不错,也认识不少生僻字。

  “山高的意思?”朱国旭放下了报纸:“要说还得多读书,我高中毕业就工作了,文化低,现在有很多字都不认得。”

  雷欢喜一笑:“朱总,这是生僻字,不认识也不稀奇。再说了,您那个时代高中毕业算不错了吧?”

  “哪就不错了。坐啊,傻站那里做什么?”朱国旭的眼睛落到了雷欢喜的鱼缸上:“这就是你明天要用的龙鱼吧?老刘,帮欢喜拿进去。”

  雷欢喜把鱼缸交给了老刘,在朱国旭的对面坐了下来。

  朱国旭给他倒了茶:“我们那个时候啊,大学生值钱,天之骄子。别的不说,两个一般大岁数的小伙子,一个大学生,一个高中生,肯定是大学生好找媳妇啊。还有啊,大学生进厂,车间锻炼一下就去坐办公室了,其他的呢?一辈子的工人。”

  他什么正事都没有和雷欢喜说,却好像陷入了回忆中:“我上的其实不是正经高中,而是定点培养的职业高中,不管你考多少分都能毕业,都进指定好的工厂。”

  “就是技校吧?”

  “差不多,但也有区别。”朱国旭喝了一口茶:“职业高中除了职业技能外还得学文化。可我那时候是真上不下去。你知道我学的是什么不?”

  雷欢喜摇了摇头。

  “是一家家具厂定点培训的高中。”朱国旭笑道:“我学的是家具设计和经营管理,可这两个技能,一个没有用到。一进厂就把我分配到了油漆车间,当了一名油漆工。我做了不到半年,就辞职去做了一名销售。”

  “那您胆子可够大的。”对于那段时候的事情雷欢喜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那时候在工厂里可是铁饭碗啊。”

  “我这个人不安分,胆子大。”朱国旭听起来像是自嘲:“我老子一听说我从工厂里辞职了,那个气啊,满大街的找我,最后找到了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然后要我立刻会厂里去认错,重新上班。”

  “您呢?”雷欢喜的好奇被勾起来了。

  “我就是不。”朱国旭的话里很有几分自豪:“我假装答应,然后趁着老爷子一个疏忽,跑了。把我老爷子气的,整整一年没有理过我。”

  雷欢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没有想到自己和朱国旭的第二次见面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