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书记今天这是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啊!

  那样子,这钱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欢喜哥就纳闷了,左书记这是怎么了?他以前虽然也做过类似的事,可没有如此的无赖过啊?

  真是见了三个大头鬼了。

  欢喜哥的倔脾气也出来了。好说好话有得商量,可你这摆明了是来敲诈你家欢喜哥的,没门!

  “没钱,说破了天都没钱!”欢喜哥瞪大了眼睛:“当初付款的时候你可没有说这些话,现在来问我要钱了?你当我这里开银行的啊?说没钱就没钱,就算打官司也没钱!”

  “你跟我耍无赖?”左书记的眼睛瞪得更大。

  我擦!

  耍无赖?

  究竟是谁耍无赖在前啊?

  你这不是倒打一把吗?

  “来人啊,送客!”这时的欢喜哥就好像妓~院里的**那样尖着嗓子叫了起来:“大爷,您慢走。”

  “大爷,您慢走,下次再来。”莫胖子有样学样,就好像一个龟奴那样站了起来。

  “你们胆子大了,敢赶我走?”左书记气急败坏,可随即想起现在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了,语气又软了下来:“欢喜,找个地方私聊。”

  私聊就私聊,难道你家欢喜哥还怕你不成?

  眼看着欢喜哥和左书记走了出去,莫胖子忽然叹息一声:“完了。”

  “什么完了?”老郝一怔。

  莫胖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欢喜哥这一去就是苦海无涯啊。你们左书记那是什么样的人?欢喜哥的钱包就要打开了啊……”

  ……

  在自己刚刚装修完毕崭新的办公室里,欢喜哥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气哼哼的。

  “瞧你小子现在是真有钱了啊,这办公室布置的比我的那个漂亮多了。”左书记一进到办公室里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啧啧称叹。

  欢喜哥哭笑不得:“我的大书记哎,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这么一套接着一套的吧?”

  “成,那我就说了,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左书记也不用招呼,自己坐了下来:“闫跃进在我们这里搞了一段时候,虽然时间并不太长,但是破坏力却是惊人的。你还记得为了强行推行村村合并计划时候他搞的‘腾飞工程’不?”

  欢喜哥点了点头。

  那是闫跃进异想天开搞出来的一个项目。

  当初在村村合并时候,争论最大的就是富裕村和贫困村如何合并?贫困村拖累了富裕村怎么办?

  可是闫跃进一门心思只想着讨好上面,其它什么也都不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腾飞工程”上马了。

  他要在各个村建造大量的工厂企业,美其名曰发展到底经济,让贫困村来个脱胎换骨的大腾飞!

  这简直就是不顾实际。

  比如仙桃村和雁湖村,本来就是以旅游事业为主,怎么建工厂?

  比如像在郭口村那样的落后村,你能开办什么企业?谁发疯了来投资啊?

  这不是在胡说八道嘛?

  可是闫跃进却根本听不得任何反面意见,强行推动“腾飞工程”上马!

  这么大的项目,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字:

  钱!

  哪里去弄钱?向银行大量的贷款。

  祝南镇的经济是相当不错的,银行自然也乐意把钱贷给他们。

  结果钱是贷到了,可几乎所有的项目根本没有办法上马。

  办工厂企业?什么样的工厂企业?

  和谁合作?

  这些闫跃进根本就没有想过。

  头脑发热,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往往是最荒谬的。

  还有比这更加荒谬的。

  闫跃进决定在祝南镇盖一幢大楼,要成为亚洲最高楼!

  这才是真的疯了!

  一个镇上居然要盖亚洲第一楼!

  左书记当时是竭力反对的,但是得到市里领导支持的闫跃进根本没有把左书记的态度放在眼里。

  又是一笔巨额的银行贷款!

  一心想出政绩的闫跃进忙不迭的找工程队,大把大把的钱花了出去,甚至一些根本不具备资质的工程队都提前拿到了定金。

  这里面检察院也查清了,闫跃进也趁此机会大肆中饱私囊。

  结果是养肥了那些工程队,中饱了闫跃进的口袋,却苦了祝南镇。

  什么厂矿企业,什么亚洲第一高楼,八字还没一撇,闫跃进却折进去了,把一个烂摊子留给了左书记。

  银行的钱要还,贷款的利息要付,怎么办?

  本来经济良好的祝南镇一下就陷入了财政困境。

  每月光应付那些庞大的贷款利息就够左书记寝食难安的了。

  “祝南镇的财政已经陷入了非常危险的关头。”左书记这时候说话的样子再也没有一点开玩笑了:“雷欢喜,我也不瞒你,工资都快开不出了,真的。上个月,奖金一分没有,岗位津贴一分没有,能够省得我全部都省了,勉强过了一个月,但这个月银行的利息能不能够付得出我不知道,可是工资我是真的快要给不出了。”

  欢喜哥没有想到局面居然会这么严重。

  “镇政府工作人员的钱我厚着脸皮也能拖欠,可是有些钱是不能拖欠的。”左书记面色严肃焦虑:“镇里那些学校怎么办?正常的运转资金要不要?老师的工资奖金要不要给?养老院福利院的财政拨款属于镇里的那部分怎么办?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脑子转来转去转到了你的身上,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渡过这个难关,谁让你是自家人呢?”

  谁让你是自家人呢?

  左书记算是摸准了雷欢喜的软肋,这句话一出雷欢喜的一颗心顿时软了下来。

  自家人,自家人。有了困难不找自家人还去找谁啊?

  可是欢喜哥还是有一些担心:“左书记,你说我帮你渡过一两个月的困难没有问题,但这事总得解决啊?你不能每个月都来找我吧?咱们放宽了说,这利息我能给,你左书记都亲自跑到我这来耍无赖要钱了,我还能怎么办?可是我欠你的钱顶多六个月就能偿清了,六个月以后呢?你怎么办?”

  左书记苦笑了一下:“到了那个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想总会有解决办法的。”

  这书记当的,累啊,当官一点也不好玩,雷欢喜现在深有体会了。

  还是像自己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好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