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荒岛上居然隐藏着那么多早就被认为灭绝的生物,这点是让曾经登岛过的欢喜哥也没有想到的。

  不过可惜的是,听小胖的意思好像以后很难有机会再登上那座荒岛了。

  这些也都算了,可是那么多的帝皇黄唇鱼啊!

  那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的都是财富啊!

  每每一想到这些,欢喜哥的心里就一阵阵的发疼。

  可有什么办法呢?也许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属于自己吧?

  在那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欢喜哥就去退了房。

  经理居然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毕竟雷欢喜这个家伙每次来都能给人带来太多的惊喜。

  去街上买了一只装鱼的箱子,来到那个秘密下海点,确定周围无人后,很快下海,在小胖的指引下找到了那条矛尾鱼。

  重新回到岸上,把矛尾鱼装到了那口箱子里。

  还担心矛尾鱼这种海洋生物适合生活在200米到400米的深处,无法适应,可是询问了一下小胖,小胖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些海洋生物曾经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了小胖精元的好处,抵抗力可比其它鱼类要强上许多了。

  穿好了衣服,拿上装着催~情果子的器皿和那只神秘的箱子,找到电话打给了曾经帮自己运过货的那位司机马师傅。

  在那等候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自己的爸爸乔远帆打来的。

  乔远帆刚回国。打电话来就是问问自己的儿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正好,老爹哎,你儿子我正好有要紧的事情要找你。

  欢喜哥急忙告诉他自己现在在海上,正准备回云东,估计晚饭的时候能到,让爸爸在家里等着自己,自己有很重要的东西给他看。

  电话打完。马师傅的车子也到了。

  两个人也算是老熟人了,把装着矛尾鱼的箱子端上了水产车。一路开回云东的路上吹吹牛聊聊天也不觉得寂寞。

  进了云东,直奔父母住的地方,天都有些黑了。

  马师傅帮着欢喜哥把箱子拿了下来,欢喜哥邀请他一起吃些晚饭。马师傅连连道谢摆手,说要急着赶回去陪老婆孩子。

  这样的生活真的也挺好的。

  乔远帆早就在家了等着了,一看到儿子来了,下厨房去下了两碗面。

  擦,妈妈在家和爸爸在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要是妈妈在这里,今天晚上自己肯定是吃大餐啊!

  心思也不在吃的上,胡乱的把一碗面塞进肚子。

  “欢喜,这什么鱼啊?”乔远帆好奇的看着箱子里的鱼。

  “矛尾鱼,可值钱了。活化石。”

  乔远帆只是“哦”了一声。

  他对鱼可是外行。

  “爸,有样东西你帮我看一下。”欢喜哥一吃完,急匆匆的拿出了那只在海底沉船得到的箱子。

  “这你哪来的?”一看到这口箱子。乔远帆立刻双眼发亮。

  “就是我和你说的那艘海底沉船里的。”欢喜哥的回答敷衍了事:“你和我说那里面可能有暗舱,我就又去了一趟,还真的发现了暗舱和这口箱子。爸,这什么材料做的啊,那么奇怪。”

  “降龙木!”

  “降龙木?”

  欢喜哥一怔。

  “是啊,穆桂英挂帅里大破天门阵用的就是降龙木。”乔远帆仔细的观察着这口箱子:“这种罕见的木材的确是存在的。它其实是稀有的药材,古代经常被做成筷子进献给皇帝使用。只可惜现在全国只剩下了最后一株降龙木的活株。就快要绝迹了。比黄金还要珍贵。”

  比黄金还要正规?

  欢喜哥的眼睛亮了。

  要这么说的话,别管这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就算是这口箱子本身也已经很值钱了啊!

  看来这次海底之行还真的没有去错。

  乔远帆却没有想的那么复杂,只是在观察着这口箱子。

  “爸,怎么打开来啊?”

  “我在看,我在看。”乔远帆目不转睛:“这里面的材质好像还不仅仅只有降龙木,还加入了别的特殊的防水材料。根据我的判断,制造这口箱子的时候就是准备长时间保存的,已经考虑到了各方面的因素。”

  在乔远帆看来,这口箱子的制造工艺已经达到了完美无缺的地步。

  几百年前的工艺,即便放到现代社会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可惜我们的欢喜哥关心的不是什么箱子的制造工艺,而是这口神秘的箱子里到底放了一些什么东西。

  箱子正如老乔说的一样,制造的非常完美无缺、天衣无缝,根本无法找到任何提供开启的地方。

  唯一的线索恐怕就是箱子上的那些花纹了。

  老乔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甚至手都没有去碰过箱子。

  欢喜哥心里还是有些佩服自己爸爸的,换成自己,可实在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做如此细致的观察。

  终于,老乔站了起来,去书房里拿出了几本厚厚的书和一只放大镜。

  用放大镜仔细的看一会花纹,然后再在树上查找一些什么。

  欢喜哥在边上看着一点也都不敢打扰。

  老乔一边观察着研究着一边嘴里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应该是明朝初期的东西,可是你看到的那艘是福船,明朝中期的。这些花纹肯定是开启箱子的钥匙,秘密在哪里?”

  爸,您要是都研究不出来,那你儿子我只能动粗想办法破坏这口箱子了。

  用比黄金还要珍贵的箱子装载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

  老乔到底还是开始尝试开启这口箱子了。

  他的手指一点点小心的在不同的花纹上划过,经过一些地方的时候会停下,然后用手指稍稍用力的按下去。

  这一尝试又是两个多小时。

  “我知道了!”乔远帆忽然低声说道:“全阳为仙,全阴为鬼,半阳半阴为人。阴阳相辅,天地融合。箱子上的图案是采用的道教阴阳之说。”

  什么啊?爸,你在那念什么咒语呢?

  可是乔远帆根本就没有去搭理自己的儿子,手指划过箱子上花纹图案的速度明显加快,而且按下去的点也明显的更具有针对性了。

  有门!

  看起来真的有门!

  欢喜哥的一颗心都“砰砰”的跳了起来。

  一个图案接着一个图案按下。

  “啪”的一声轻响。

  欢喜哥的整个人都差点跳了起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