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欢喜对贺建军这个人有了前所未有的好奇。

  把两条这次大出风头的龙鱼暂时交给莫胖子帮自己养两天,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下。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燕姐敲响了门,问雷欢喜休息好没有,休息好了就一起吃晚饭去。

  坐的还是贺建军那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车子。

  雷欢喜就纳闷了,那天他记得燕姐乘坐的是辆宝马啊。忍不住问了句:“军哥,你怎么不换辆好些的车子?”

  “车子就是一个代步工具。”贺建军笑了笑:“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就成了。说老实话,你让我去买辆大奔或者宝马我也买得起,可我就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

  车子在一幢位于居民区边上,两层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从外观看,这幢小楼普普通通的,根本看不出是一家饭店。

  “这是一个私人会所,里面只有两个包厢,只能招待两桌客人。”下车的时候贺建军介绍了一下:“菜的味道还不错,但贵的要命。不过好处是清静,没有人打扰。”

  一进去,会所的老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看到贺建军进来立刻迎了上去:“军哥,你可好久没有来了。燕姐一打电话说你要来,我立刻把另一桌客人也退了。”

  “老罗,你这可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贺建军笑着说道:“现在谁还敢来这吃?你一个礼拜都未必有一桌客人吧?”

  被成为“老罗”的老板笑嘻嘻的,把贺建军三个人迎进了包厢。

  包厢里装潢的富丽堂皇,极尽奢侈,甚至比雷欢喜曾经进过的五星级酒店包厢还要奢华。

  贺建军也没有点菜,老罗自然会去安排的。

  燕姐让上了两瓶白酒,亲手打开,在扎壶里倒满了:“你们一人一瓶,不许多喝。”

  一人一瓶白的?还不许多喝?

  这要换在以前,雷欢喜喝上三两就要倒了。还好现在酒量莫名其妙的变大了。

  “小雷,第一杯我们夫妻敬你,感谢你帮我们抢回了那只包。”贺建军和燕姐一起举起了杯子。

  “军哥,燕姐,你们太客气了,这点小事不必总是提出来。”雷欢喜也端起了酒杯:“真要谢,其实我应该谢谢今天你帮了我。”

  贺建军喝了杯子里的酒:“在你看来是小事,但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天大的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老祖宗传下来的话一点都没有错。”

  他压根就没有提白天帮雷欢喜解围的事情,而是谈天论地、引经据典。上下五千年、国内国外,从大唐盛世到拿破仑征服欧洲,无一不谈,无一不晓。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说这么个知识渊博的人会拿一杯滚水泼人,打死雷欢喜都不信。贺建军现在这个样子,更像是一个儒雅的文化人。

  而燕姐看着自己丈夫,也是一脸崇拜的样子。

  “军哥,你是专门做这方面学问的啊?”雷欢喜不禁问道。

  “哪里,就是爱好罢了。”贺建军说的非常认真:“人那,一定要多读书,读好书。有人总是说我忙啊,忙啊,实在没有功夫看书那。其实你每天30分钟总能抽得出来吧。每天读30分钟的书,一年就能读180小时的书。所以说没有时间的其实大多数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雷欢喜若有所思,微微点头。

  “军哥,冒昧的问一下,你是做哪行的?”雷欢喜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他给自己的那张名片上,只是很简单的写了“和中投资公司”几个字而已。

  “大体上来说是做投资的。”贺建军轻松地说道:“我比不了那些大的基金,做一些小的投资而已。比如我妻子的酒店也是我投资的。另外,我还做些抵押贷款什么的。啊,都是有营业执照,合法的。”

  雷欢喜大体上了解了一些。

  每人面前的一瓶酒,不知不觉已经喝掉了一半,接着酒劲,雷欢喜问道:“军哥,还是要谢谢你今天帮忙,我看魏广顺好像很怕你?”

  “恩,不光他怕我,他的后台老板江胜利,就是那位溪海集团的掌门人也怕我。”贺建军一点都没有隐瞒:“当年我曾经和江胜利一起白手打天下的……”

  在贺建军的描述里,当年他和江胜利一起拼搏,共同创立了当时还叫“溪海贸易公司”的一家小公司。

  后来,贺建军退出了,溪海成了江胜利一个人的公司,随即越做越大,最终成了赫赫有名的溪海集团。

  贺建军说的轻描淡写,但雷欢喜听着总觉得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

  “老贺,欢喜又不是外人,你何必隐瞒呢。”燕姐也喝了些酒:“哪里是我们家老贺自己退出的,溪海公司那年出了点事,老贺一个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担了下来,本来要蹲五年大牢,后来表现良好三年就给放出来了……一回来,溪海公司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哈哈,江胜利不也是给了我十万块钱做补偿?”贺建军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要不是这十万块钱,我也没有办法再进行一次创业……”

  这些都是雷欢喜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

  溪海集团原来并不是江胜利一个人的,而是他和贺建军一起创业的,更加想不到的是,贺建军这样文质彬彬的人居然也蹲过大牢。

  “十万块钱就能补偿了?”燕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进去的时候,溪海的根基已经打好了,江胜利就吃了一个现成的独食。你在里面的时候,他来看过你没有?你出来的时候,他帮你接过风,说过一句愧疚的话没有?到底是你应该进去,还是他应该进去?”

  “凡事有利有弊。”贺建军还是从容地说道:“我以前不懂事,不看书,认为那些没有用。可是在里面三年,我接触到了书,一看就停不下来了。看书好啊,让我开拓了眼界,掌握了更多的知识。”

  燕姐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看书看傻了。”

  “我的夫人,看书是看不傻的。”贺建军淡淡说道:“我在书上看到,孔夫子说,要以德报怨……当然,孔夫子的原话不是这样的……”

  这段雷欢喜读过,此时贺建军说了出来,他的心中猛的一动。

  大家都知道“以德报怨”这几个字,但是整段的原话却是: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话出自《论语·宪问》,愿意是一个学生问孔子:别人打我了,我用道德和教养感悟他,好不好?孔子就说,你以德报怨,那“何以报德?”别人以德来待你的时候,你才需要以德来回报别人。可是现在别人打了你,你就应该“以直抱怨”。

  孔子本身是反对“以德报怨”的,只是后来被断章取义了而已。

  贺建军肯定读过这段,而且他刚才欲说未说的话也在暗示着什么。

  贺建军满不在乎的外表下,肯定隐藏着他最真实的想法。

  “小雷,你最喜欢那句诗词?”贺建军忽然问到了这个。

  可是还没有等雷欢喜回答,贺建军已经自己说道:“我最喜欢的诗词,是百二秦关终属楚,三千越甲可吞吴。”

  雷欢喜至此再无怀疑。

  贺建军从来没有忘记溪海公司被从手里夺走的事,而且这些年来他一直都耿耿于怀。

  三千越甲可吞吴,说的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勾践非但在亡国危机下保全了越国,反而最终还一举吞并了强大的吴国。

  他在忍耐,在等一个打败江胜利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目前还没有到,他必须继续伪装自己。

  但雷欢喜还是不太明白,也许江胜利是不愿意见到贺建军的,但为什么从魏广顺的表现来看,又对这个外表斯斯文文的人那么畏惧呢?

  好歹有溪海集团当靠山,一杯水被泼到脸上都不敢吱声?

  还有那天那个火锅店老板,为什么连贺建军的名字都不敢提?

  难道贺建军是……

  怎么看都不太像啊?

  但如果贺建军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再加上朱国旭的提醒,自己必须对这个人敬而远之了。

  可是贺建军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又继续谈笑风生,甚至还问了仙桃村的情况。

  听说雷欢喜承包了十亩鱼塘,他更加感兴趣,说自己也有一家饭店,以后需要鱼就从雷欢喜那里进了。

  “小雷,我想起来了。”燕姐好像想到了什么:“我有一个朋友,喜欢吃鱼,想吃野生大黄鱼都想疯了,可你也知道现在野生大黄鱼不好找,你能帮我想想办法不?”

  “是不好找,这种鱼据说都快要绝迹了。”雷欢喜顺口说道:“我帮你注意注意,有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那成。”贺建军端起了最后一杯酒:“我就代表我夫人提前谢谢你了。小雷,咱们将来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

  雷欢喜喝了一顿莫名其妙的酒。

  似乎纯粹就是一顿为了喝酒而喝酒的饭局。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