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家新开业的饭店,宴请是免不了的。△,

  一来是为了宴请前来捧场的嘉宾,二来也是让宾客们试一下菜。

  厨房里的那批人都是谷斐波从海山带来的老手,对于海鲜的烹调熟门熟路,味道自然不用说了。

  而那些海鲜的原料,也是谷斐波亲自把关的,绝对保证新鲜。

  从上第一道菜开始,谷斐波就一直在关注着刘爱忠。上次自己到他的店里点了菜,这次他十有**会来还给自己!

  不过既然是开饭店的,肯定要面对来自各方面的挑战,这一点谷斐波心里还是有底的。

  果然,当开始上热菜的时候,刘爱忠忽然来到了主桌前给谷斐波敬酒了。

  来了。

  这一桌上除了有雷欢喜、谷斐波,还有一些记者朋友。

  好戏是要上演了吗?

  雷欢喜只顾低头吃菜,似乎这些事情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谷总,再次祝贺啊。”刘爱忠敬了一下酒,接着好像不经意地说道:“对了,你上次来我店里点了松叶蟹这几样,可惜这东西不好弄,不知道今天我和大家有没有口福吃到啊?”

  “刘总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怎么可能不满足?”谷斐波笑着说道,接着把一个服务员叫了过来:“让厨房里提前做吧。”

  等了一小会,新的菜品就上来了。

  北海道的鳕场、毛蟹和松叶蟹!

  正是那天谷斐波在黄金海鲜酒楼点的三个菜!

  刘爱忠尝了一口,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味道真的不错,而且凭经验的确是来自日本北海道的。

  但问题是,谷斐波从哪里弄来的?

  日本北海道的鳕场、毛蟹和松叶蟹对国内出口的数量并不是很多。而且这是属于高档海鲜,价格昂贵,吃的人并不是很多。顾客宁可去吃膏蟹之类的海鲜,商家也不愿意进货,在云东一般很难进到。

  可偏偏就是在这里吃到了。

  “刘总,味道怎么样?你是行家,还请点评。”谷斐波客气地说道。

  “不错,不错。”刘爱忠口不对心。眼珠子转了几圈:“谷总,你说你今天开张,我也临时知道,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样吧,既然来了那么多的客人,我就让我的酒楼给每桌客人上一道菜,一来是给谷总祝贺,二来也是让大家长长海山黄金海鲜酒楼正宗海鲜的味道。”

  这是砸场子来了!

  明眼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谷斐波神色不动:“那就最好了,也让今天到场的客人品评一下两家海鲜酒楼的菜品。将来可以让我们的客人有更多的选择!”

  刘爱忠打了一个电话。

  很显然,他是早有准备的,这个电话打出去不到十分钟,就看到几个黄金海鲜酒楼的服务员端进了几个盘子,在每一桌上都放了一盘。

  上面遮着盖子,谁也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

  刘爱忠要的就是这个目的,春风满面,打开了主桌上那盘的盖子:“请谷总和诸位尊贵的客人们尝尝!”

  一盘生鱼片!

  生鱼片并不稀奇。在各个日本料理店里都可以吃到。

  难道刘爱忠就拿着一盘这样的生鱼片来砸场子?

  谷斐波却神色凝重,用筷子小心的夹起了一片。放在芥末和酱油制成的调料里沾了一下,放到嘴里仔细品尝。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雷欢喜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鱼制成的生鱼片。

  谷斐波是大行家,完全能够品评出来。

  细细的咀嚼了一会,谷斐波叹息一声:“好东西,好东西。”

  “谷总吃出这是什么鱼的了吗?”刘爱忠不怀好意的笑着。

  谷斐波竖了一下大拇指:“这是金枪鱼的,而且是非常贵重的黄鳍金枪鱼的!”

  “行家。行家!”刘爱忠连声夸赞:“谷总认为这黄鳍金枪鱼怎么样?”

  “难道,难道。”谷斐波实事求是地说道:“黄鳍金枪鱼的产量虽然还可以,但是在咱们国内很难吃到正宗的,一般都是用大眼金枪鱼和马苏金枪鱼来冒充。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人的说,刘总的这些生鱼片。是正宗的黄鳍金枪鱼!”

  一听这话,客人们纷纷开始下筷品尝。

  刘爱忠大是得意。

  谷斐波一点没有说错,这些生鱼片就是黄鳍金枪鱼的,这可是自己花了大价钱买到的,用来招揽顾客的。

  这次为了砸方寸海鲜酒楼的场子,他也算是下了血本的,每一桌上那么一盘,卖出去的话那可是不少的钱啊!

  可是只要让自己的菜品,压倒了今天刚刚开张的这家新酒楼,那什么都值了。

  刘爱忠开始步步紧逼:“像这样的金枪鱼,谷总是肯定不看在眼里的。贵酒楼一定货源充足,甚至比我的还好,不知道是否方便拿出来让客人们品评一下?”

  周围继续的鸦雀无声。

  这是要谷斐波好看了。

  听谷斐波的话,这种黄鳍金枪鱼非常难得,而且这次刘爱忠里是有特别的针对性的,一下子让谷斐波到哪里去找同样的品种?

  “金枪鱼是日本料理中非常受欢迎的一个品种。”谷斐波淡淡一笑:“不过要使用黄鳍金枪鱼这一鱼种绝大多数的料理店都无法做到,因为使用它的代价太大。老实说,我店里也没有黄鳍金枪鱼。”

  周围响起了一片哗然。

  谷斐波这是在认输了啊?

  刘爱忠更是笑容满面,可是嘴上还是在那假惺惺的客气着:“谷总太客气了,太客气了。不过谷总的话说的没有错,全市能够使用黄鳍金枪鱼的海鲜酒家或者料理店还真没有几个,但我海上黄金海鲜酒楼用的材料都是货真价实的上品!”

  谷斐波微笑着等他说完,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在国际市场上,高品质的金枪鱼都是通过拍卖形式销售的,天价时有爆出。日本东京的筑地市场,则是最有名的金枪鱼拍卖地,从江户时代就存在,经过一系列的规范化,现在也成为一处旅游景点,国外游客也可以限时在市场观看拍卖的过程。一旦有超过历史纪录的金枪鱼出现,会引起各大寿司店和公司争相拍卖。”

  刘爱忠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有些金枪鱼是你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到的!”(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