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具尸体躺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个还活着的兔子跪倒在地上,双腿颤抖,哆嗦着看向满前那个恐怖的人。

  不,也许不是人类了。

  接近两米的身高,一身的肌肉让人震撼。两只眼睛散发出骇人的血红光芒,随时随地都会把一切吞噬。

  江斌?

  这个怪物难道是江斌?

  可是江斌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刚才被打后的江斌,一瞬间就变成了这样的怪物,然后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片刻功夫就杀死了生姜和他的三个手下。

  这压根就是一部杀人机器啊!

  现在,那双血红的眼睛又瞪到了兔子的身上。

  “江少,饶命,饶命啊!”兔子跪倒在地上,不断的磕着头:“不关我事,不关我事!都是生姜让我这么做的啊!”

  江斌笑了,就算笑起来也是如此的骇人。

  “没有人可以欺负我!没有人可以欺负我!”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一把从地上拎起了兔子,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咽喉。

  就好像拎一只真的兔子一样!

  兔子拼命的挣扎着,腾空的两只脚不断的乱踢乱蹬。

  可是没有办法,一点挣脱的办法也都没有。

  渐渐的,兔子不动了。

  当他落地的时候,同样变成了一具尸体。

  看着地上的五具尸体,江斌已经彻底的麻木了。

  这就是得罪自己的下场!

  他把几具尸体一具具的拖到了一个偏僻的废弃车间里。

  这个工厂本来是要拆迁的,后来因为资金问题停顿了下来,一停顿就是几年,里面稍稍有些价值的东西早被搬空了,平时就连收垃圾的都不会到这里来。

  再加上像生姜这样的人,失踪几天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家人也都不会去寻找。

  所以这段时间里这不会被发现。

  变异很快消退了,江斌又重新恢复到了正常人类的状态。

  他在几具尸体上到处乱摸,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

  在生姜的身上还真的找到了一把枪:

  用发令枪改制成的!

  这种枪你说它有杀伤力吧,有!

  可是除非近距离射击才能够对对方造成伤害。

  这个骗子!

  江斌恶狠狠的冲着生姜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

  随便找了一些东西遮盖在了几具尸体上,然后步履匆忙的离开了这里……

  ……

  太阳重新升到了天空。

  江胜利从自己的别墅里走了出来。

  他的大奔刚开,后面一辆轿车很快跟上了。

  那是特殊现象研究办公室的。

  江斌很有可能对江胜利动手,所以必须进行严密的跟踪。

  从他的身上也许能够找到江斌的下落!

  剩下两个年轻的警察负责暗中监视江胜利的别墅,以防备江斌悄悄的溜进来。

  一切都是在极度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但是他们大概不会想到,此时的江斌就在不远处等待着机会。

  足足一个多小时。

  一个警察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快步朝远处的一家便利店跑去。

  警察也是人,同样也会累也会饿。

  就是这个机会!

  江斌迅速从这个缺乏监控的死角溜了过去。

  熟门熟路的来到侧门,一下就翻进了别墅。急跑几步,终于放下心来了。

  这里别墅的侧面,从正面根本无法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侧门关闭着。

  可是江斌一点都不担心。

  他掀起了一盆种植着万年青的花盆,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钥匙。

  以前他还是江斌儿子的时候,一被江胜利训斥就会跑出去,然后半夜悄悄的溜回来,由侧门进入别墅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他的钥匙总是藏在这里。

  从容的打开了侧门,走进去,又从容的关上了门。

  “太太,我去买菜了。”保姆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好的。”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接着婴儿的啼哭声又传来。

  他听到了保姆关门的声音。

  除了那对母子这里没有别人了!

  江斌走进了客厅。

  和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改变。

  这带给江斌的并不是什么亲切感,相反只是更强烈的嫉恨。

  主卧室在二楼。

  江斌一步步走了上去。

  当来到主卧室的门,他拔出了那把发令枪改制成的武器!

  “胜利,你回来了啊!”

  也许是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主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啊!”

  曾若虹惊叫一声:“江斌?”

  “曾主任?”江斌也是一怔。

  那天在月子中心距离远了一些,看的不是很清楚,可现在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他立刻认出了这是江胜利办公室的主人曾若虹!

  没有过多的犹豫,举起了手里的枪:“曾主任,想活命的话别出声。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里面就算你敲鼓别墅外面都不会听到!”

  曾若虹一步步退了进去。

  江斌举着枪走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幢别墅的新女主人居然会是曾若虹!

  这个该死的女人早就有预谋了!

  死!

  这里所有的人都该死!

  曾若虹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步冲到宝宝床那,抱起了自己的儿子。

  惊恐的眼睛害怕的看向江斌。

  江斌也不慌张,只有一个女人,根本对自己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他坐了下来,枪还是对着曾若虹:“你和江胜利的儿子?”

  曾若虹赶紧点了点头。

  “叫什么名字?”

  “江、江继海。”

  “江继海?”江斌脸部的肌肉嫉恨的抽动着。

  江继海!

  未来继承溪海集团的江继海?

  那是我的,我的!

  江斌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把孩子给我看看。”

  曾若虹用力摇着头。

  “怕我伤害孩子?”江斌讥讽的笑了:“就算你不给我看,你以为我就不会杀你们吗?”

  曾若虹迟疑着,她知道自己母子的命运此时此刻都掌握在了江斌的手里。

  最终,她一横心,把怀里的孩子小心的递给了江斌。

  “江继海,江继海,我是你的哥哥哦。曾经的哥哥。”

  江斌的话让曾若虹不寒而栗。

  “可惜啊,我现在不是你的哥哥了。”江斌抱着婴儿缓缓的站了起来:“所有剥夺我本来该拥有一切的人都该死。江胜利想有儿子?他做梦!我要让江家从此以后绝后!”

  他用力举起了婴儿!

  “等等!”就在他准备将婴儿砸下的一刹那曾若虹猛的叫了起来:

  “我告诉你一个你一定感兴趣的秘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