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溪海集团对过的一家咖啡室里,江斌已经足足在这里盯了有三个小时了。∏∈,

  对面的那幢大厦看起来是如此的熟悉,曾经那是属于他的,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现在这些都不再属于他了。

  可是他又能够怎么样?

  他只能和一条丧家犬一样,悄悄的躲在这里,既要防备被警察现,还要防备被江胜利的人看见。

  三个多小时了,江胜利依然没有出现。

  江斌一点都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又叫了一杯咖啡,喝到一半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江胜利!

  那个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的江胜利!

  江斌立刻站了起来,朝桌子上扔了一百块钱,很快便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生姜帮自己弄来的套牌面包车就在外面。

  他钻进了破旧的面包车,等了一会,看到一辆熟悉的奔驰从溪海集团的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他很快动了车,紧紧的跟在了后面。

  心里又变得不平衡起来。

  江胜利还是开着他的大奔,可自己却开着一辆只值几千块钱的破面包车!

  这是我的,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属于我的。

  属于我的我早晚要夺回来!

  江斌心里恶狠狠的誓着。

  奇怪,江胜利的车不是开往家里的。

  被特殊现象研究基地关押的这段日子里,江斌的脾气还是改了不少,已经不和以前那么冲动了,多少学会了一些克制。

  他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奔驰的后面,始终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那是哪里?

  月子中心?

  该死的!

  他曾经听兔子说过,江胜利又有了一个儿子!

  江斌的脸一下就变得扭曲起来。

  儿子,嘿嘿,江胜利又有了一个儿子?

  是自己的弟弟吗?

  溪海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多好啊!

  江胜利停好了车,很快脚步带着几分急促的走进了月子中心。

  江斌掏出了一包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喷出了浓浓的烟雾。

  他不急,一点都不急,他有的是时间!

  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他看到江胜利,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和一个年轻人从月子中心走了出来。

  年轻人恭恭敬敬的打开车门,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然后又挥着手目送着江胜利的奔驰离开。

  江斌重新动了车子。

  这次他们是走的回家的路线!

  一直到了江斌同样熟悉的那个家。他看到江胜利率先下车,接着小心的呵护着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下车,接着走进了别墅。

  很好,他们还住在这里!

  江斌的心里有了一个新的报复计划。

  儿子,你不是很喜欢儿子吗?

  我会让你的儿子永远的无法剥夺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一切……

  ……

  夜幕笼罩住了云东市。

  天山繁星点点,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在那幢等待拆迁的工厂里,生姜带着他的三个手下还是和那次一样提前在等待了。

  “江少,江少。”一看到江斌出现,兔子第一个屁颠颠的迎了上来:“怎么样,车子还好用吗?”

  还好用吗?你说的是那辆快要散架的车子?

  江斌勉强点了点头。来到了生姜的面前:“生姜哥,我要的东西呢?”

  “五个人,我有,而且准备好了。”生姜面无表情地说道:“可是兄弟们要出场费和安家费啊,大家都知道你要去做危险的活。这家里不先安顿好了怎么陪你去卖命啊?”

  江斌一怔:“多少钱?”

  “三万块钱一个人!”

  “三万?”江斌呆在了那里:“那么贵?”

  “我说兄弟啊,来,抽根烟。”决定从江斌身上勒索出最大价值的生姜递上了一根烟:“你想啊,这次你肯定要去做掉脑袋的事啊,大家跟着你冒险坐牢杀头倒是不怕,可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江斌迟疑着:“那我要的枪呢?”

  “早就帮你准备好了。”生姜拍了拍腰间:“这枪来的可不容易。也是三万。江少,你一共给我十八万就行了。你先预付了三万,还要给我十五万!”

  这个傻x!

  你当现在是什么年代,想杀人就杀人的?你疯了我们可没有疯!先从你手里骗到几个钱再说。

  江斌有些为难:“生姜哥。我说了,我有钱,但现在钱暂时拿不出来,这么着,我先欠着,事情办成后我肯定会以一分钱不少的给你。”

  “那可不符合规矩啊。”生姜慢吞吞地说道:“万一你到时候出什么事了。我们找谁要钱去啊?一手钱一手货,那是规矩。要不这样吧,我知道你现在不方便出面,你告诉我钱在哪里,我帮你去取,你放心,我生姜在道上是出了名的讲义气!”

  江斌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钱?在那想了好大一会:“要不,这事就先算了吧。生姜哥,人和枪我都不要了。”

  “不要了?你耍猴呢?”生姜一下瞪大了眼睛:“合着哥们帮你跑前跑后的,你说一句不要就不要了?我生姜什么时候帮人白做过事情?”

  江斌嗫嚅着:“那你说怎么办?”

  “不要也可以,但一样要给钱!”生姜恶狠狠地说道:“十万辛苦费,少一分钱都不可以!”

  “啊,要十万?”江斌张大了嘴:“除了一辆面包车,我什么也都没有问你们拿啊?就算那辆面包车我买下来,也只不过几千块钱。这样吧,算一万,生姜哥,定金你再退给我一万就可以了。”

  生姜笑了,一挥手,他的手下和兔子一起走了过来团团围住了江斌。

  “我还要退你钱?我还要退你钱?”

  生姜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你个小王八羔子还以为自己是江家的少爷啊?今天少一个子都不行!兄弟们,告诉他生姜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几乎是在一瞬间,江斌就被打倒在了地上。

  拳打脚踢了好大一会,生姜才示意自己的手下停止了动作:“江斌,我还告诉你了,今天你不拿出十万来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江斌踉跄着站了起来,满脸是血,他勉强让自己站稳:“我没钱,我没钱。我早就没钱了。”

  “没钱你还敢那么大胆——”

  生姜说到一半忽然说不下去了。

  猛的这间等待拆迁的破旧工厂里爆出了一阵惊恐可怕的叫声!(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