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一天是在“训练”雷欢喜,下午又变成了测试。

  1000米、1500米,凡是正式比赛中该有的项目,彭哲伟和石顺忠都对雷欢喜挨个测试了一遍。

  最终的结果真的让他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他们和游泳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见过的形形色色的游泳运动员不计其数。国内的、国外的。

  这其中甚至包括大名鼎鼎的游泳天王,一个不世出的天才,14岁就打破20岁年龄组200米蝶泳纪录的“飞鱼”迈克尔·菲尔普斯。

  当时的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羡慕,曾经幻想国内什么时候会出像菲尔普斯这样的天才。

  可是现在幻想却有了变成现实的可能……

  雷欢喜!

  一个必将让全世界震惊的游泳选手!

  他们都是有经验的老教练了,在雷欢喜面前尽量克制着自己的狂喜,尽量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镇静一些。

  “欢喜,你在家里自己练过啊?”彭哲伟压抑着内心的狂喜,只当做若无其事地问道。

  早知道他们肯定会问这个,也真佩服了居然一直从上午忍到了现在。雷欢喜点了点头:“那次回去后我找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然后自己在池塘里折腾了几下。”

  这话要是被其他人听到只怕会气死的,彭哲伟心里这么想道。

  要想学会标准的游泳姿势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十个被选拔出来的苗子里面5个会半途而废,能够出成绩的有一个就谢天谢地了。

  可是雷欢喜呢?就凭看了一些资料自己摸索一下就成了?

  他朝石顺忠看了看,发现老石眼中的意思完全一样。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彭哲伟让食堂特别开了小灶,加了两个菜,这也算是明星队员的特殊待遇了。

  “集训的时候不能喝酒,茶、饮料之类的也尽量少喝。”彭哲伟拿着一杯白开水:“欢喜啊,以茶代酒,敬你。今天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嘴里说着“不错”,心里想的却是“惊艳”两个字。

  “其实你这个家伙是个异类。”一离开训练馆,石顺忠摇身一变,又从一个魔鬼教练变成了一个笑嘻嘻的,和蔼可亲的长辈:“上次和领导第一次见面,你居然当着领导的面喝酒,按理说早就要被淘汰了……算了,在你身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雷欢喜笑了笑,吃了口菜,却发现没有什么味道。

  这没有办法,运动员的饮食是受到严格控制的,和饭店里的浓汤重料完全不一样,有些吃起来甚至寡然无味。

  这吃的,要让雷欢喜在这呆上几天非疯了不可。

  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真正的运动员,向来是想到吃什么就吃什么,没有任何的顾忌。

  “彭总、石教练,我这次通过没有?”这是雷欢喜最关心的。

  “算是通过了吧,不过还有一些地方姿势不是……太标准。”石顺忠老奸巨猾的给了这个一个回答。

  他已经非常了解雷欢喜这个家伙了,你要是说他完成的完美,他没准现在就要回家。

  你亏心不?彭哲伟在心里嘀咕着,雷欢喜的动作已经完成的非常完美了……可是他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道:

  “欢喜啊,身为一个职业运动员,是很难靠着自己摸索掌握全部动作要领的……当然,你还是值得表扬的,在空闲的时候依旧没有忘记自己训练……恩,这让我们接下来对你的训练能够略略轻松一些……”

  啊,还要进行训练?

  雷欢喜有些不乐意了:“彭总、石教练,我不是想偷懒,但家里真的离不开人。我为了承包鱼塘,还欠着外债呢。真的,我问村委借的,万一鱼塘出了问题……”

  彭哲伟和石顺忠哭笑不得。

  这也是他们从事游泳运动之后遇到的最奇葩的运动员了。

  别人都是每天训练、训练、再训练,一切以个人荣誉和国家荣誉为重。这位小爷倒好,在他心里天大的事都没有他的十亩鱼塘重要。

  “我想明天就回去了。”雷欢喜也不再隐瞒:“不过彭总、石教练,我保证,回家后我一定刻苦锻炼,欢迎你们随时随地抽查……”

  看他的决心非常坚定,彭哲伟和石顺忠低低商量了一会。

  石顺忠一脸的无奈:“欢喜啊,为了你,我们可是破坏了不少的规矩,这游泳队可不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万一明天领导忽然来了,怎么办?”

  雷欢喜正想据理力争,彭哲伟已经叹息一声:“不过之前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看法,放手让你自己去做……”

  这话等于是放行了,雷欢喜正想道谢,彭哲伟又说道:“我们不管你自己是怎么训练的,但有一条,你要兑现自己的诺言,随时准备接受我们的抽查。还有一点,在下个月的选拔赛开始之前的一个星期,你必须来游泳队报道,吃住都和我们在一起。”

  对方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雷欢喜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一顿饭20分钟就吃好了,训练基地离汽车站太远,石顺忠特意开车送他回到了酒店。

  一路上石顺忠就好像真的是雷欢喜的长辈,絮絮叨叨的不断的提醒着雷欢喜要注意这,注意那,不能放松等等等等之类的话。

  雷欢喜头都有些大了。

  好容易到了酒店,他赶紧从车上跳了下来:“石教练再见。”

  一溜烟就跑回了酒店。

  “雷欢喜。”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一看,居然又是顾彪。

  怎么到哪都能遇到这个家伙?

  “你在跟踪我啊?”雷欢喜心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我哪敢啊。”顾彪苦着一张脸:“我正好来这找一个人……”

  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住在这?”

  “是啊,住在这。”

  “那你还说不认识……”顾彪发现自己失口,立刻打住:“这样最好,雷……欢喜哥,你得帮我说几句好话。”

  一个大自己很多岁数的人,居然叫自己“欢喜哥”,雷欢喜听着有些别扭:“我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你啊。”

  “我被开除了。”顾彪沮丧地说道。

  被开除了?怎么回事?顾彪不是在溪海大酒店混的风生水起吗?

  顾彪叹着气说了一下经过,结果居然还是和雷欢喜有关。

  原来在花鸟市场被雷欢喜打断了一只手,去医院检查了一下,问题不大,调养一个月的时间手就可以活动了,但江斌却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虽然他老子江胜利再三交代魏广顺,把江斌带到外地去休养,不许再惹事了,可是以江斌的脾气怎么忍得住?

  他一个电话打给了顾彪,让他多召集几个兄弟,去好好的收拾一顿雷欢喜,最好把他的两只手两只脚都给打残了,帮自己出了这口气。

  顾彪怎么敢?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他顶多就是找人揍对方一顿,真要把手脚打断了,那就是重罪了。到时候警察找上门,江斌肯定不会替自己出头吧?

  坐大牢吃官司的还是自己。

  再说了,雷欢喜是谁?他的后面可是有一个很大的后台撑着的,尽管这点雷欢喜自己都不知道。

  结果左右思考,第一次拒绝了江斌的要求。

  这一来算是把本就一肚子气的江斌彻底的惹急了,当即就在电话里让他滚蛋。

  本来顾彪还以为他在说气话,谁想到1个小时不到,财务部就让他去结工资了。

  雷欢喜可没有想到顾彪的被开除居然是这么个经过,但自己又能够帮他说什么好话?难道去找江斌哀求?

  “欢喜哥。”顾彪放低了声音,陪着小心说道:“我想来军哥手下做,您帮我说说好话吧。”

  军哥?贺建军?

  顾彪这样的人主动去贺建军那做,难道自己之前对贺建军身份的猜测是正确的?

  看雷欢喜默不作声,顾彪赶紧说道:“欢喜哥,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对,但那都是江斌让我这么做的,那天吃早饭的时候……”

  “我和贺建军不是很熟。”

  雷欢喜想到了朱国旭对自己的警告,和贺建军这样的人走的不能太近,否则将来肯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的。

  他只想老老实实养自己的鱼,做自己的石头产业,完成心中的梦想。那些乌七八糟社会上的事情自己不想理,也没有办法理。

  看到顾彪一脸失望:“顾经理,我和贺建军才认识,真的才认识一两天的时间,在他面前我说不上话,也帮不了你的忙。你自己去碰碰运气吧。可是我有一句话你可能不爱听,你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难道你靠打打杀杀还能一辈子了?你总也会老的是吧?”

  顾彪叹息了声:“是啊,我也想过,我还开过一个小店,结果赔了。我这样的人,一天踏上这样的路,就没法回头了。你说除了这个我还能做什么?算了,欢喜哥,我自己去找军哥碰碰运气吧。”

  没法管、不能管、也没有资格去管。

  朱国旭给自己的警告,一直都在雷欢喜脑海里盘旋着。

  而顾彪的态度也让雷欢喜知道了贺建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