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四面都被大海包围的城市,海山市天生就是一个旅游胜地。

  旅游旺季的时候,这里的海边、排挡上人山人海,想要吃顿饭来的略晚了一些得排好久的队。

  还好雷欢喜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而且海山的台风季节也即将到来,游客寥寥无几。

  海上的台风,是几乎每一个沿海城市都会遭遇到的。

  只是海山的台风季特别猛烈,这里没有特别高的楼,而且还流传着这么一个不知道真假的故事:

  说是某人家里装潢,少了两张三夹板,出去买了两张,反正离家也不远,这个人就一只胳膊夹了一张回去。

  也不凑巧,台风来了,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呼啦啦的就把两张夹板吹了起来,弄的好像生了一对翅膀一样。

  某人慌乱中忘记扔掉夹板,结果就被狂风这么吹了起来。在两只“翅膀”的作用下,飞到了七八米的高空这才松手。

  结果可想而知……

  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却也从另一个侧面反应了海山台风的厉害。

  宾馆早就预定好了,就靠着海边,叫望海宾馆,名符其实。在这里,一眼就能够看到大海。

  一︾≈,..回到房间,雷欢喜赶紧关门,打开旅行箱,把小胖放了出来。

  在里面憋屈了那么长的时间,小胖满脸的不乐意。还好雷欢喜早有准备,拿出了不少好吃的。

  一顿猛吃之下,小胖的心情这才略略好转。

  “再忍耐一下,小胖乖。”雷欢喜安慰着它:“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带你去大海边上玩。”

  小胖拼命的点头,只要能够再次看到大海,什么样的委屈它都能够忍受了。

  在房间里转了转,往浴缸里放了些水,本来是想要把小胖放进去的,可是小胖却一点也不感兴趣。

  它大咧咧的躺在床上,那样子要多享受有多享受。

  我擦,谁看到过睡在床上的龙?而且还公然霸占了这张床?

  还好,对于小胖的惫懒无赖,雷欢喜早就已经习惯了。

  “欢喜哥,欢喜哥。”外面传来了安妮的敲门声。

  “小胖,找个地方躲起来。”雷欢喜赶紧说道。

  小胖懒洋洋的往枕头下一藏,不是刻意找的话谁也发现不了它。

  打开门,安妮和朱晋岩走了进来。

  “走,逛街去。”一进来,安妮便兴冲冲地说道。

  “不去!”雷欢喜和朱晋岩异口同声,断然拒绝。

  和安妮逛街?这个世上还有比这更加痛苦的事情吗?

  安妮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那做什么?喝茶去?”

  “无聊。”

  “唱歌去?”

  “不会。”

  安妮不乐意了:“就这么傻傻的等吃晚饭啊?这才几点啊?”

  “要不,咱们打牌?”朱晋岩忽然提出了这么个建议:“争上游?”

  雷欢喜迟疑了一下:“我不太会啊……”

  安妮和朱晋岩一下就变得兴奋起来,姐弟两个对看一眼,顿时眼露“奸诈”。看着雷欢喜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一块大肥肉。

  “晋岩,找牌去。”

  等朱晋岩屁颠屁颠的出去,安妮的一只手搭在了雷欢喜的肩膀上,那笑容要多奸诈有多奸诈:“欢喜哥,你说光打牌也没有什么意思,要不咱们来点刺激的?”

  雷欢喜的脸上露出了和莫胖子一样的憨笑:“谁输了脱衣服啊?我去加两件衣服。”

  “流氓。”安妮的脸红了一下:“咱们加点彩头呗……玩小一点,一张牌10块钱。”

  “啊,这还小啊?我身上没带多少钱。”

  安妮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这就算小的了。这样吧,欢喜哥,你要是输了呢,我钱全部退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明天陪我们去大佛寺。”

  这事安妮姐弟在飞机上就和他说过了。

  从云东到海山,飞机才只要半小时,但是从海山到大佛寺,却要乘一个多小时的船。再加上爬山去寺里的时间,当天没有办法回来。

  所以安妮姐弟竭力怂恿雷欢喜和他们一起去,但却被雷欢喜一口拒绝。

  他是带小胖来看大海的。

  现在大好的机会就放在了眼前,安妮怎么可能放过?

  “我输了你们把钱退给我,只要陪你们去大佛寺是吧?”

  “恩,恩。”安妮连连点头。

  “哦,我知道了。”

  朱晋岩在总台上拿来了一副扑克。安妮朝他眨了眨眼睛:“10块钱一张牌啊。”

  他们姐弟两个搭档起来,该放牌的放牌,该作弊时候作弊,雷欢喜怎么看都是死定的了。这趟大佛寺之旅他是无论如何也都跑不掉的了。

  朱晋岩拿出了扑克,在那一边洗牌一边说道:“欢喜哥,规矩已经说好了,我也不瞒你,我在家里的时候除了上网就算钻研牌技。我有个外号……香榭花园扑克王。”

  “啊。”雷欢喜张大了嘴。

  一阵骄狂的狂笑在朱晋岩嘴里发出:“欢喜哥,你也有今天?我姐更厉害,在学校里的时候,她外号是女赌圣。”

  “啊!”雷欢喜眼睛瞪的老大。

  “哇哈哈哈。欢喜哥,你今天插翅也飞不出我们姐弟的五指山了。”安妮更是得意:“好好的让你陪我们你不答应,非要用这种办法,我们今天吃定你了。晋岩,发牌!”

  雷欢喜愁眉苦脸。

  朱晋岩洗牌的样子,发牌的速度很有几分香榭花园扑克王的味道。

  刷刷刷把牌发完,拿起来一看,脸带狂喜。1张2,1个A,两张K。

  那边安妮更是对他连挤眼睛,她手里抓的是2张A,1张K,两个Q。

  争上游一共只有1张2,3个A,大牌可都在她们姐弟手里了。

  第一把就要让欢喜哥痛不欲生。

  身为一个女赌圣,镇定自若是必须的,安妮淡淡说道:“黑桃3走牌。”

  “在我这,在我这。”雷欢喜握牌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太打牌的,抓的歪七扭八,一张脸要多苦有多苦:“那么小的牌,怎么打啊?”

  “欢喜哥,投降输一半,现在还来得及哦。”安妮虚情假意地说道。

  “打打看,打打看。”雷欢喜唉声叹气:“顺子,34567890J。”

  “过。”

  “过。”

  “67890JQ……没了……”

  “啊?”

  “啊!”

  “你们好像一张牌没有走吧?四倍是不?”

  “狗屎运,狗屎运。”安妮恶狠狠的把牌扔到了牌堆里:“你洗牌发牌……”

  ……

  “黑桃3在我这。”朱晋岩叫了出来:“三个3带对4。”

  “过。”

  “我看看。”雷欢喜在手里牌中找了半天:“管上,3个K带对5。”

  “过。”

  “过,那么大做什么。”

  “牌蛮顺的,顺手就打出了。”雷欢喜憨笑着说道:“对7对8对9。”

  “过。”

  “过。”

  “对A。”

  “过。”

  “过。”

  “一张2……没有炸弹了吧,一对J……安妮,你又一张牌没有走,四倍……晋岩,你好像是两倍吧……”

  “啊!”

  “啊!”

  ……

  “一张2,雷欢喜,我看你还有什么大的过我的!”

  “等等,我好像有四张6,是炸弹吧?炸了。顺子……安妮剩8张,晋岩又是两倍……”

  ……

  “雷欢喜,我和你拼了!三个J带对3,来啊!你有本事再有啊!”

  “我好像又有三个K啊……对0,叫大,你们肯定没有了……对Q,你们更加没有了……一张A,你们还是没有,一张2……最后再来张小的,一张8……我好像又赢了……”

  “晋岩,水,水,我要吐血了……”

  ……

  “姐啊,你有A怎么不压啊,白白让他过了张。”

  “你还好意思怪我?刚才他走顺子你怎么不压?”

  “一压我全是散牌了。”

  “你会不会打牌啊?”

  “两位,两位,给我面子,给我面子。”雷欢喜赶紧做起了和事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要不是看在欢喜哥的面子上……”安妮才说到这,猛的发现不对:“雷欢喜,你冒充什么好人啊,钱都让你赢光了。”

  “瞎打,瞎打,我就是陪着你们玩呢……”

  ……

  三个小时后。

  海山市海鲜排挡。

  香榭花园扑克王朱晋岩,和女赌圣朱安妮,愁眉苦脸,无精打采。

  这顿海鲜是雷欢喜请的,恩,雷欢喜第一次请他们买单吃饭。

  为什么?海鲜排挡上又不能刷卡。这个时代谁出来还会带着大把大把的现金?

  现金呢?

  现金都在雷欢喜的口袋里呢。

  “吃饭,吃饭,我请,我请。”雷欢喜笑容满面:“难得请你们出顿饭,要吃什么自己点。”

  “老板,再来条十八枚。什么,没有?那来条十六枚。再给我加个澳龙。”安妮气哼哼的,决定要在吃上尽可能的吃点本钱回来。

  “欢喜哥,你不是说你不会打牌吗?”朱晋岩唉声叹气:“一个下午尽是你赢了。”

  “你们一个香榭花园扑克王,一个女赌圣,在你们面前我怎么敢说自己会打牌?”雷欢喜叹了口气:“不过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也有一个外号。”

  “什么?”安妮和朱晋岩赶紧问道。

  雷欢喜嘻嘻一笑:“云东大学争上游小王子。”

  “雷欢喜,你竟然玩我们!”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