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始攀爬喜马拉雅山主峰珠穆朗玛峰之前孔德丰就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成功了!

  他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里的恶劣环境。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更大的打击又来到了:

  多吉本马在夜里失踪了!

  失踪了?

  听到这里欢喜哥心里一个“咯噔”,隐隐的猜测到也许整个故事最重要的环节就在这里了。

  果然,随着孔文举的诉说,整个故事完整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天亮的时候,失踪的多吉本马又回来了,而且手里多了一株草药。

  多吉本马让孔德丰吃下了这株草药,神奇的事情生了:

  孔德丰身体里所有的不适都消除了!

  这?

  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

  酒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听得目瞪口呆。

  当时的孔德丰也不敢相信,更不知道自己吃下的是什么。

  多吉本马告诉他,自己第一次来到喜马拉雅山的时候,无意中现了这种草药,吃下去后身体也变得非常强健。

  但是这个秘密他甚至连自己的主人那个大奴隶主也没有告诉过。

  除了他的大恩人孔德丰!

  孔德丰当时就让多吉本马带自己去有这种草药的地方看看。

  看到后,孔德丰立刻做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

  让多吉本马回去!

  他找了一个相对来说温暖避风的山洞,很费力的写下了这封长信,然后密封好,告诉了多吉本马自己家乡在哪里,让他带着这封信找到自己的家人,把这封信带给他们。

  在多吉本马对孔家人的描述里,他是不肯离开主人的,但主人孔德丰却顿着足告诉他:

  “我孔德丰死了有什么关系?现这样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多吉本马不得不哭着离开了主人。

  他用了十年才找到孔家住的地方!

  “十年?”安妮好奇地问道:“孔德丰去藏西才用了不过一年啊?他怎么用了十年?”

  “傻孩子!”乔远帆笑了起来:“那时候交通落后,孔德丰用了十年的时间准备,才能够顺利的到达藏西。可是多吉本马活到二十岁都没有离开过藏西。他甚至连三分之一的藏西都没有去过。孔德丰又只告诉了他一个地址,他能够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多吉本马能够用十年的时间找到孔家,在我看来已经很了不起了。”

  安妮这才知道自己问错了话,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

  “老乔说的在理。可是这一路上,这十年时间里多吉本马又吃了多少的苦头?”孔文举叹息了一声。

  多吉本马何止是盲人摸路?他甚至在还没有离开藏西的时候,就又被人抓住,再次成为了奴隶。

  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找到机会跑出了那个奴隶主的家。

  他担心弄丢了主人的信,就把它藏在了衣服的夹层里。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谁也不会对这身衣服起疑。

  这一路上,从藏西到现在的衡明市,当年的衡明府,他至少被人抓到过三次。要么成为奴隶,要么成为苦力。

  甚至还有一次他被一伙强盗抓到,逼着他入伙做杀人放火的勾当。

  每一次多吉本马都能够找到机会跑出来!

  无论如何艰辛,他都记得主人的拜托;无论遭受怎么的苦难,他都可以忍耐;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险境,他都死死守卫着一样东西:

  孔德丰的那封信!

  他用从孔德丰那里学来的简单的汉语问路,可是各地方言不同。他的汉语又差劲之极,大多数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多吉本马没有灰心,他一边寻找着去衡明府的路,一边不断学习着汉语。

  他帮人打短工,乞讨,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内心的信仰。

  十年后,他终于找到了衡明府,在衡明府,他又找了几个月,这才终于找到了孔家。

  出现在孔家的时候。当时已经是盛夏了,可他却还是穿着冬天的衣服,因为那件衣服里有他这十年来的。

  那件衣服已经破烂得几乎无法穿了,而且十年没有换过。透露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多吉本马却郑重其事的脱下了这件衣服,从里面拿出了那封信,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孔家人,并且简单描述了一遍自己和孔德丰相识的经过。

  当说完了这些话,多吉本马忽然倒在了地上。

  他死了。

  十年来所有经受的磨难,以及那些非人的遭遇。早已磨尽了他的精力,掏空了他的身体,也早已让他恶疾缠身。

  当兑现了自己对于主人的诺言,他的整个人便彻底的放松下来,身体再也无法承受,他离开了这个世界去重新追随他的主人了!

  孔家人痛哭流涕,隆重的把多吉本马安葬在了孔德丰的墓边,上面写着“忠仆多吉本马”几个字,并且将这个和孔家毫无关系的人也列入了孔家的族谱中。

  并且还为他起了一个汉名:

  孔吉本!

  多吉本马的名字是孔德丰帮他取的,孔吉本的名字是孔家人帮他取的,也许多吉本马从一出生开始便命中注定和孔家有着渊源吧!

  “忠仆,忠仆!”乔远帆连声叹气:“古往今来,有多少这样的人?只为了一个嘱托,竟然能够用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路上,我根本无法想象他是怎么挺过来的。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我想也很难做到。”

  欢喜哥自己在心里掂量了一下,如果自己和多吉本马换一个位置呢?

  自己算是有决心有毅力的了,但自己要用十年的时间仅仅是送一封信只怕也早就放弃了。

  这个叫多吉本马的何止是忠仆,简直就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大义士!

  欢喜哥这时候也很好奇。

  孔德丰信里到底写的是什么如此的重要?还有那种草药到底是什么?

  乔远帆恰巧帮着自己的儿子问出了这个所有人心里的疑惑:“老孔,我想孔德丰的信里写的肯定是和那株草药有关的内容吧?要不然他在让多吉本马走的时候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孔文举点了点头:“老乔,你是见多识广的人,而且论知识之渊博,在座的只怕也没有人能够过你。你知道我的那位老祖先看到的草药究竟是什么吗?”

  每个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孔文举的身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