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旭和乔远帆几乎是同时出现的。

  乔远帆不知道刚刚回到仙桃村的儿子为什么那么急匆匆的把自己叫来了。

  朱国旭一走进方寸饭店便是一副紧张的样子,手里还捧着一个做工精美的盒子。

  “欢喜,东西呢?”

  朱国旭迫不及待的张口便问道。

  边上的乔远帆听的一头雾水,什么东西啊?

  欢喜欠朱国旭什么东西了?

  安妮拿出了那块欢喜哥刚刚送给自己的金牌。

  朱国旭小心的接了过来,仔细的观看着,好大一会时间才交给了乔远帆:“老乔,你来看看这个。”

  等乔远帆接过了金牌,朱国旭又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自己带来的那个盒子:“你们再来看看这个。”

  欢喜哥看到了。

  在朱国旭的这个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块真的和自己那块一模一样的金牌。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完全一样的两块金牌!

  乔远帆却好像什么也都没有看到,找到另一张光线最好的桌子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块金牌。

  “欢喜,你的这块牌子是从哪里弄来的?”朱国旭很快问道。

  欢喜哥把编造好的借口又说了一遍。

  “买来的,买来的。”朱国旭叹息一声了:“你们知道我的这块牌子是从哪里得到的吗?”

  肯定没有人知道了。

  朱国旭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和他们说了一个故事。

  大约在二十多年前,那时候的朱国旭生意上已经做的不错了。有一天他吃好晚饭去蓝影江边散步,遇到了一个喝醉的中年人。

  本来朱国旭也不想管这样的醉鬼,没有想到很快发现这个中年人居然想要自杀。

  朱国旭赶紧奔了过去,一把拉住了他,并且好言开慰。

  中年人哭着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他叫措央昂达,带着当地的土特产来云东做生意的,结果到了云东的第二天,他的货物就全部被抢了,就连他带的钱也都被抢的就剩下了最后十块钱。

  这可要了措央昂达的命了,他的这个货款和钱都是找别人借的,现在被抢得几乎身无分文,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

  一时想不开,措央昂达用最后的十块钱买了一瓶酒和一包花生米,一个人来到蓝影江边全喝了,然后就准备自杀。

  “不就是被抢了,做生意赔本了?”朱国旭皱着眉头:“一个大男人,怎么连这点挫折都受不了?你要是死了,你老婆和孩子怎么办?做什么事咱们都得为家里人着想!”

  这话一下又说道了措央昂达的伤心事,七尺长的汉子呜呜的便哭了起来。

  朱国旭又宽慰了他一会,摸了摸口袋,自己就带了一千块钱,他把钱全部掏了出来塞给了措央昂达:“这钱你拿着,回家去。”

  措央昂达整个人都傻了。

  要知道在二十年前,一千块钱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是这个陌生人仅仅听了自己的遭遇就那么慷慨的给了自己这么多的钱?

  “不能,我不能要这钱。”措央昂达慌乱地说道。

  “拿着吧。”朱国旭不容分说的把钱硬塞到了他的手里:“云东有好人也有坏人,你来云东本来应该是我们的客人,可是却被抢了,我代表云东向你道歉。拿着钱回家去,好好的和自己的老婆孩子过日子,等到将来手里有闲钱了,再来咱们云东闯荡。老哥,你相信我的一句话,到了那个时候云东肯定会变得更好!”

  措央昂达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他在云东被抢,本来对这个城市已经充满了厌恶和痛恨,但是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偏偏又是一个云东人对他伸出了援手。

  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

  “我不能白收你的钱。”措央昂达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了一样东西:“这是我的传家宝,放在你这里,等我将来有钱了再来赎回。”

  这个挂件看起来有十公分长度,很少有人会挂那么大的挂件,而且外面黑糊糊的,一点也不起眼。

  “这东西做了伪装,所以才没有被那些天杀的强盗抢走。”措央昂达一边剥去挂件的伪装一边说道。

  然后朱国旭就看到了一块金牌子!

  纯金制成的牌子!

  那时候的朱国旭也有一些发懵:“老哥,你既然有那么值钱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它给卖了?它可不止一千块钱啊!”

  “这是我的传家宝。”措央昂达苦笑了一声:“这是我们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就算穷得要卖儿卖女了,也绝对不能卖了这块牌子。我本来想带着这块牌子一起死的,可谁想到却遇到了你这个好心人。”

  “老哥,这东西是你的传家宝,我不能要。”朱国旭急忙说道。

  可这次措央昂达却表现得非常固执:“你必须要拿下,要不然你的钱我也不要了。你放心,我不会再自杀了,我就算靠两条腿走也要走回自己家里。”

  朱国旭有些不知所措,在那想了一会:“老哥,这样吧,这东西就算放在我这里,我帮你精心保存好,等你哪一天有钱了,再回云东了,我当面还给你。”

  措央昂达这才笑了:“老哥,这块金牌子你一定不能给别人,我的老祖宗说了,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谁能够解开这个秘密,就能够看到神的存在。”

  朱国旭的故事就说到了这里。

  很大很大的秘密?

  欢喜哥听到这里就想打了自己得到的那块金牌。

  那里面放着的是一张寻找到车马芝的地图。

  那么这块金牌里呢?

  隐藏得又是什么秘密?

  “爸,后来那个措央昂达呢?”安妮好奇地问道。

  “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朱国旭叹了一口气:“我本来只给了他一千块钱,可是这块金牌子的价值却已经超过了那些钱。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找到他,但却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欢喜,你的这块金牌子真的是在古玩市场买来的?”

  “是,真的。”欢喜哥硬着头皮回答道:“朱总,我发现这块牌子是可以分开的,你的呢?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没有?”

  “我后来也发现了。”朱国旭指了指乔远帆还在研究的那块金牌子:

  “只是里面同样什么也都没有!”(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