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镇里宴请的这顿饭,安妮要回云东一趟,莫胖子他们公司里还有事,又只剩下了欢喜哥一个人无所事事。

  也好,回仙桃村的别墅逍遥自在去。

  回去的时候顺道看了下自己的干爷爷董山北,老爷子身子相当不错,健谈得很,看到自己的干孙子来了不知道有多高兴。

  拖着雷欢喜聊了一个多小时才放他走。

  晃悠着回到了仙桃村,刚走近自己的别墅就看到一个人倚靠在自己的门上玩着手机。

  朱晋岩!

  朱晋岩怎么在这里?

  “晋岩。”

  尽管满心疑惑,雷欢喜还是打了一声招呼。

  “哎,欢喜哥,等等,等等,我跑完这把就好。”朱晋岩的头都没有台,一直盯着手机,手指不停的在按动着。

  怎么看怎么都像一个贪玩的孩子。

  “耶,第一名!”朱晋岩心满意足的收好了手机:“欢喜哥,我可又跑了第一名。”

  雷欢喜笑嘻嘻的打开了别墅的门:“怎么在这里等啊,来了多少时间了?”

  “没多少时候,一个来小时。”朱晋岩一点都不在意:“反正玩着手游等你也不无聊。欢喜哥,你前段时候到哪去了啊?”

  “旅游散心去了,你都不知道你姐,抢我的戏份,太气人了,本来我可是主角啊。”雷欢喜唉声叹气。

  “我姐那脾气你还不知道?”朱晋岩笑嘻嘻的自己找地方坐了下来。

  雷欢喜拿出了两罐饮料,扔了一罐给朱晋岩:“晋岩,什么事?”

  朱晋岩都已经多少时候没有来自己这里了?他最近做得不多,也逐渐赢得了朱国旭的信任,要没有什么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原本以为朱晋岩会先敷衍一阵,没有想到他居然开门见山地说道:“欢喜哥。我想和你一起对付江胜利。”

  呃?

  居然说的这么直接?这是雷欢喜怎么也都没有想到的。

  “欢喜哥,咱们是自己人,转弯抹角的没有意思。”朱晋岩表现得非常真诚:“我知道江胜利一直想对付你,和君诚集团也一直都是死对头,你可能不知道最近溪海集团遇到了资金上的麻烦,连一个很有前途的厂都卖了。要是这个时候咱们联起手来,江胜利肯定撑不了多少时间,溪海集团顶多两年之内就会完蛋。不,也许只用一年的时间!”

  雷欢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喝了一口饮料,这才慢吞吞地说道:“晋岩,你是君诚集团的少东家,我呢,就开了一个破公司。你怎么想到找我合作的?”

  “是,欢喜哥,你现在做的生意虽然风生水起的,可公司的确不大,说老实话,你的那点资金根本帮不到君诚什么忙。”朱晋岩倒一丝一毫没有隐瞒:

  “可是你的朋友多,交际圈子广。你妈妈的环海集团,你爸爸的老朋友美国大时代公司。还有法国的威乐尔集团都是你的朋友。对了。我听说还有个叫卢卡斯的商人也和你爸爸关系特别好?欢喜哥,你想啊。要是咱们把这么多的公司都联合起来,溪海集团就算底子再厚,能够变卖的产业再多,还能够顶得住吗?”

  雷欢喜笑了笑。

  这就是朱晋岩来的真实目的吗?

  “欢喜哥,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朱晋岩表现得更加坦诚:“可能你对我有些误会,但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我未来的姐夫,咱们早晚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帮着一家人难道还帮着外人?我这么做,一是帮你解决掉江胜利这个麻烦,第二也是想在我爸爸面前做出点成绩给他看看。省得爸爸老说我没有用。”

  如果这话放在以前,雷欢喜说不准就信了。可是现在,雷欢喜不知道为什么连朱晋岩说的一个字都不信。

  恩,听起来的确很诱人,而且一旦实施起来的确有很大的可能一次性的解决掉江胜利。

  如果换成是朱国旭或者别的人,不管朱晋岩这次来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基本都会选择联手,先解决掉威胁最大的敌人。

  但偏偏现在是雷欢喜!

  雷欢喜做事只有一个原则,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合作,和自己信任的人一起合作。

  朱晋岩已经基本从自己的信任列表里被勾除了。

  “欢喜哥,这计划你认为怎么样?”朱晋岩看起来也非常的沉着,并没有急着催促的意思:“反正现在也不急,你有的是时间能够考虑。”

  雷欢喜沉默了一会:“你呢?你就依靠君诚集团吗?”

  “如果只依靠一个实力和溪海差不多的君诚,那咱们就不是对等的谈判了,反而是我来央求你的帮助了。”朱晋岩笑了一下:“欢喜哥,咱们是一家人,所以我也不瞒你,我已经和红珊瑚资本达成了合作,并且已经在开始行动了。欢喜哥,你认为这怎么样?”

  开口一个一家人,闭口一个一家人。

  雷欢喜觉得自己差点就被感动了。

  恩,不过不管怎么说,朱晋岩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是滴水不漏,而且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地方。

  朱晋岩干脆把自己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如何联络红珊瑚资本用一亿美金和江胜利签署对赌协议,溪海集团一旦在对赌协议里失败将损失的股份。

  而到了那个时候,红珊瑚资本将在溪海集团的董事会里占据一席,而且是很重要的一席。

  整个溪海集团的局面将因此而发生重大的改变。

  现在需要的是联络更多的资本,对江胜利和他的溪海集团来个火上浇油釜底抽薪,让他彻底倒下再也无法翻身。

  而雷欢喜要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

  “我想想,我想想。”雷欢喜叹了一口气:“我认识一个人,这个人其实你也认识,他的名字叫做江斌。”

  朱晋岩一怔,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对方会提起了已经死掉的江斌。

  “不要相信朱晋岩,他其实心里非常非常恨你。……我的现在就是朱晋岩的未来,你等着,他的结局会比我还惨,他不会有好报的,我发誓他不会有好报的!”

  那天,在江边,这是江斌最后对雷欢喜说的话。

  一个人要恨另一个人到什么样子才会在死前说出这样的话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