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类评选第二轮的角逐开始了。

  很显然,在全国十大潜力名酒的评选中,玉喜浆是被所有人看好的。

  而方寸酒业的梨花酒和汇东酒业的汇醇牌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一天的评选,将会从众多的参展作品中评选出二十个品牌的白酒,进入到最后的角逐中。

  而最后一天的角逐,所有的参赛者可以得到一次更换参展酒品的机会。

  也就是所谓各个酒厂的杀手锏。

  但这其实也让各个参展者必须要面临一个抉择了。

  直接把杀手锏放到第二轮选举中?那么最终决赛的时候自己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

  留到最后的角逐?可万一第二轮就被淘汰了怎么办?

  杀手锏都没有使用的机会。

  评委会的专家们对一个品牌一个品牌的白酒从色泽、口感、酒精度等各个方面进行着耐心而仔细的评选。

  雷欢喜把参展的事交给了刘爽,他负责的只是在一边耐心观察。

  很有收获。

  他可以确定周家贵和本次评委会的评判长曹新荣是一伙的,但是副评判长吕更厚和他们似乎不是一路人。

  在一些酒品的评选上,吕更厚甚至和一些评委,包括曹新荣在内进行了激烈的争辩。

  “这个吕更厚在国内酒业界的威望很高。”汇东酒业的办公室主任白小贤和雷欢喜站在一起,给他说了一些这位副评判长:“但是他的性格很耿直,不会和周家贵这些人同流合污,因此也遭到了这次评委会的排挤。”

  雷欢喜听到这就有一些奇怪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拉他来参加评委会,而且还让他当了副裁判长?”

  “威望。”白小贤知道的好像非常清楚:“如果这次的大赛没有吕更厚参加的话,那么分量便会大大降低,名不正言不顺。像那些早就成名的著名酒厂,也直接公开点名需要他的参加。所以,周家贵也是迫于大酒厂的压力吧。”

  雷欢喜明白了。

  像茅台五粮液这些全国赫赫有名的酒厂,对什么全国十大名酒之类的名头其实并不在乎,他们的参赛反而是给这次大赛增加光彩。

  所以周家贵绝对不会得罪这些大酒厂的。

  这次的比赛焦点就集中在全国十大潜力名酒的评选上。

  一个接着一个的酒品通过了第二轮的选拔。很快轮到了汇东酒业的汇醇牌。

  还是那句话,虽然汇东酒业拿不出周家贵要求的宣传费,但它毕竟是云东市的老字号企业了,再加上这次的大赛又是在云东市举行的,汇东酒业算是东道主,所以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汇醇牌也进入到了最终的角逐中。

  杜德升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朝身边的刘爽看了看,多少还是有些同情的,自己有老字号加上东道主的优势,但是方寸酒业就什么也没有了。

  而此时的雷欢喜摸了摸口袋里丁建国给自己的那个u盘。

  恩,现在还没有到使用的时候,而且雷欢喜也不希望立刻就使用。

  毕竟自己还想借着这次机会彻底打响梨花酒的品牌。

  梨花酒端了上来。

  品酒的方法大多数评选都是相同的。

  他们先在杯子里倒上了一些梨花酒。

  然后将酒杯举起,置酒杯于鼻下二寸处,头略低,轻嗅其气味。

  这些评委最初都没有摇晃杯子,闻酒的香气挥发情况,接着才摇杯闻强的香气。

  “周秘书长,请问如何辨别酒的好坏?”一个采访的记者问道。

  周家贵一笑,卖弄似的说道:

  “如何鉴别一种酒的好坏?凡是香气协调,有愉快感,主体香突出,无其它邪杂气味,溢香性又好,一倒出就香气四溢,芳香扑鼻的,说明酒中的香气物质较多,属于喷香型白酒。

  一入口,香气就充满口腔,大有冲喷之势的,说明酒中含有低沸点的香气物质较多;属于留香型白酒,咽下后,口中应该仍留有余香,酒后作嗝时,还有一种令人舒适的特殊香气喷出的,说明酒中的高沸点酯类较多。所谓的余香悠长,首先应鉴别酒的香型,检查芳香气味的浓郁程度,继而将杯接近鼻孔,进一步闻,分析其芳香气的细腻性,是否纯正,是否有其它邪杂气。”

  朝那些专心致志的评委看了一眼又说道:

  “在闻的时候,要先呼气,后再对酒吸气,不能对酒呼气。一杯酒最多闻三次就应该有准确记录。最好用右手端杯,左手煽风继续闻。闻完一杯,稍微休息片刻,再闻另一杯。”

  到底是酒类协会的秘书长,这些知识他还是掌握的非常丰富的。

  雷欢喜也是第一次知道如何辨别酒的好坏。

  吕更厚做完了周家贵说的那些动作后,又仔细品尝了一口,闭着眼睛分辨一会这才重新睁开眼睛说道:

  “梨花酒顺口、绵软、无明显的调香感和酒精味,无异味、无杂味,属于品质上乘的好酒。我甚至可以说,在近几年市场上出现的层出不穷的白酒品种里,梨花酒是最突出的一个。难得,难道,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梨花酒较之喷香型白酒更加绵柔,较之留香型白酒却又更加纯正,难道是两者的中和体吗?”

  说完,似乎还意犹未尽:“怪了,怪了,我品酒那么多年,如此纯正绵柔,喷香留香二者之间能够结合得如此完美的酒品我还是第一次尝到。”

  刘爽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

  这是被雷欢喜临时改造过的酒,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雷欢喜运送来的那些水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原本梨花酒是属于留香型白酒的,但现在被雷欢喜这么一改造,居然得到了吕更厚如此高的评价。

  周家贵的脸色却沉了下来,悄悄的冲曹新荣使了一个眼色。

  曹新荣很快会意,立刻接着吕更厚的话说道:“但是这个酒的问题就在于两者的混合体,喷香型不是喷香型,留香型不是留香型,画虎不成反类犬,以为把两种酒混合在一起就算是创新了,其实这种酒根本就不适合市场,我个人认为它是无法进入到最终决赛的。”

  雷欢喜顿时冷笑了几声但却没有开口!(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