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前后经过就是这样的。”

  在医院里,欧阳迟凄然一笑:“我发誓我的那副画是真的,而且我发誓一步也没有离开过那间屋子,可我真的不知道画怎么就被掉包了。”

  包晓云坐在床边,握着自己男朋友的手:“欧阳,画没有了就没有了,可你身体不能跨了啊。”

  “和画相比我的身体又算得了什么?”欧阳迟的嘴唇在那不断哆嗦:“我的画,我的画啊。”

  雷欢喜、安妮他们是陪着包晓云一起来的。

  听到这里雷欢喜皱起了眉头:“要不报警吧?”

  “报警?没用。”欧阳迟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一点证据也都没有,而且我拿去的那副画,就连自己也没有办法证明那是真品。警察拿什么来立案?又凭什么相信我的话?”

  这一行就是如此的。

  谁如果得到了一副珍品,肯定视若珍宝,轻易不肯示人。

  这又不能去上保险,一旦丢失了,想要找回来凭着正规途径肯定没有办法,很多人往往只能自认倒霉。

  谁的是真品谁的是赝品,只有看着有真品的人嘴里说。

  欧阳迟这一次是真的倒了大霉了,谁也无法帮他想出办法来。

  “太气人了,太气人了。”安妮气得不停的说着:“六千万啊,无论如何都是大案了,抓到直接枪毙啊!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姓史的家伙把画给黑了?这口气你们咽的下我可咽不下。欢喜哥,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想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

  雷欢喜抓着脑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又不是其它事情,这可是要把画给弄回来啊。难道让自己扮成飞贼半夜里去偷画吗?这一不小心给抓住了自己反而要蹲大牢。

  价值六千万的东西啊!

  欢喜哥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

  欧阳迟的身体倒没有大事,主要就是激怒攻心。

  可是这件事带给所有人的阴影却是沉重的。

  雷欢喜也没有立刻回仙桃村,而是直接去了董山北那里。

  董爷爷见多识广,也许能懂里面的行道?

  等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说了出来,董山北居然笑了。

  “董爷爷,你还笑?”雷欢喜瞪大了眼睛:“六千万的宝贝啊,就这么给人骗走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董山北收起笑容,叹息一声:“这种骗术从清朝时期就有了,到了清末民初已经形成了各式各样的骗术流派。后来随着政府的一次次打击,这些流派渐渐的没落了,有的甚至失传了。所以现在这样简单的骗术重出江湖,居然都没有人认识了。”

  雷欢喜瞪大了眼睛:“这还有流派的啊?”

  “那当然!”董山北认真地说道:“不说别的,就说现在经常出现的‘碰瓷’,在清末民初那会就有专门的流派。那时候的人可比现在狠多了,拿起砖头真把自己的手或者腿砸断啊。然后躺在路边,看到有黄包车过来了,就地一滚,滚在车轮下,装死一动不动。”

  “那不是车夫倒霉吗?”雷欢喜怔怔的问道。

  “车夫没事,这样碰瓷的不会去敲诈和他们一样穷的车夫,要不然在这行就坏了名声了,混不下去了。这叫盗亦有道。不像现在碰瓷的人,什么人的钱都敲诈啊。”董山北的话匣子拉开了:

  “遇到这种事情,车夫往往抱着脑袋往路边一蹲,一句话也不说。可车上坐的人就别想走了,总得拿出几个大洋来息事宁人。你说找巡捕房的?巡捕房的来了也是劝说坐车的掏钱。为什么?因此这些碰瓷党的人每个月都交保护费啊,就是交给这些巡捕们的。”

  雷欢喜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

  “像史劲夫这样的,都是单干的。”董山北很肯定地说道:“他们不需要帮手,一个人就能够演一出戏。而且做得干净利落,不留把柄,对方明知自己被骗了,可就是一点办法没有。”

  “真没有办法了?”雷欢喜觉得大不甘心。

  “这要放在过去啊,要么请地面上的老大出头,自己出一大笔钱把被骗走的东西赎回来。要么直接请人绑了那个骗子,把被骗的东西要回来。”董山北苦笑了一下:

  “可是放到现在两个办法都不管用了。我听你说的,那个叫史劲夫的肯定算计了这副画很久,绝对不肯轻易脱手的。找人绑了他?现在可是法制社会啊,吃亏的反而是自己。”

  雷欢喜眨巴着眼睛,没辙了,这次真的是没辙了。

  董山北拿出一个电话号码本,让雷欢喜帮自己拨通了一个号码,接过了电话:“老华啊,我老董啊,我一会带给小朋友到你那去一趟。”

  说完,把电话还给了雷欢喜:“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

  董山北带雷欢喜去的是他的一个老朋友的家里。

  这人叫老华,真名字董山北似乎并不愿意告诉雷欢喜。

  “史劲夫?没听说过这号人啊?”当董山北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边,老华皱着眉头想了好大一会:“六十来岁?要说干这一行的要么被政府抓了蹲了大牢,要么早就收山不干了。我还真想不出这号人物了。”

  “老华,我这干孙子啊想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得手的。”董山北笑道:“要不你给他演示一下?”

  老华什么话也没有说,把雷欢喜和董山北带到了一个房间里。

  他朝边上看了看,随便拿过了一张报纸,平铺在了桌面上:“欢喜啊,看看报纸上写的什么?”

  “曼联主帅弗格森宣布赛季结束后正式退休。”雷欢喜看了一下:“老华,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报纸了啊?曼联都换了两任主教练了。”

  “随便找的,随便找的。”老华一笑:“对了,帮我把那副手套拿来。”

  “哪呢?哦,看到了。”雷欢喜嘟囔着拿过了手套:“给,你要手套做什么?怕被人找到指纹啊。”

  老华并没有接手套,而是继续笑着说道:“你再看看报纸上写的什么?”

  “不就是曼联主帅赛季结束退休啊。”雷欢喜也不明白对方想做什么。可是这话才说出来整个人便怔住了。

  桌子上的那张报纸居然不翼而飞!(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