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仙桃村的雷欢喜最担心的还是小胖!

  小胖沉睡到了现在一点醒来的意思也都没有,天知道这家伙要睡到什么时候。

  雷欢喜也想了不少的办法,比如拼命的摇晃小胖,甚至把小胖拎起来直接扔到水里,希望能够唤醒它。

  可是依旧没有办法,小胖还是在那沉睡。

  难道龙都是这样的?一旦陷入沉睡便一点警觉性没有了?

  其实雷欢喜这也是想偏了。

  过去龙族在陷入长睡的时候依然非常警觉,有任何企图靠近冒犯的生物都会遭到毫不留情的惩罚。

  但是小胖有些特殊。

  第一它还没有成为一条真正的神龙;第二是它第一次经历如此能够发生锐变的沉睡期;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它信任欢喜哥。

  它很清楚,在这里只要有欢喜哥在自己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所以它能够放心大胆的让自己进入到完全不理会外面世界的熟睡地步!

  可是我们的欢喜哥不知道,而且我们的欢喜哥都快愁死了。

  你妹的小胖啊,你就睡吧,睡吧,睡死你。

  哎,算了。

  欢喜哥确定自己的别墅里没有人后,进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然后走进了地下室。

  不出所料,小胖果然还在那里沉睡。

  欢喜哥都有些无语了。

  可是一扭头,他的眼神便凝固在了那里。

  那是什么?

  百、百草园那里张的是什么啊?

  那里居然开出了一朵花!

  欢喜哥发誓自己没有看错。

  一朵老大老大的鲜花。

  外形上来看有点像是向日葵,但比向日葵又要小上一些。

  通体都是金黄色的,金黄色中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粉红色,颜色一眼看上去特别的妖冶。

  欢喜哥第一眼看到便彻底的喜欢上了这花。

  问题是,这花哪来的?之前进地下室的时候还没有看到过啊?

  问题二,这花派什么用处的?

  难道是小胖在梦游吗?梦游的时候种下的?

  看看那株小胖种下的“桃树”和世界上最后一株车马芝,倒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有意思,有意思!

  欢喜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地下室百草园里长出来的东西绝对都是好东西。

  要不尝一点?

  别了。别了!

  欢喜哥立刻开始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再作死去尝未知东西了,欢喜果的教训可不远啊!

  可是这东西就摆在眼前,而且基本可以确定这是好东西。不去尝试一下是不是太可惜了?

  尝,肯定是好东西别尝,别弄的和欢喜果带来的悲剧一样!

  内心天使和魔鬼在不断做着激烈的交战。

  欢喜哥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不尝肯定要懊悔一辈子的!

  恩,有办法了,为了保险起见。你家欢喜哥先闻闻问题不大吧?

  欢喜哥于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向日葵”前。

  我闻一下!

  就闻那么一下!

  欢喜哥用力吸了一口。

  我擦,什么味道也都没有?

  按照正常的理解来说,但凡从百草园里培养出来的植物要么芬香扑鼻,要么就拥有特殊的气味。

  可是偏偏这朵向日葵什么味道也都没有!

  这不是在玩弄感情嘛?

  还是冒险尝一点吧!

  欢喜哥做出了一个决定。

  可是当他的手还没有伸到向日葵上,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那个被乞丐叫他玩牌的那段日子。

  欢喜哥所有的牌技都是和那个曾经是赌棍的乞丐学的。

  后来他长大了,看了周润发主演的“赌神”和周星驰主演的“赌圣”,从此后心中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甚至有的时候欢喜哥还会想,如果自己有一天也和一个赌神或者赌圣那样该有多好?

  童年的记忆是如此的清晰,好像都在眼前。

  难以忘却的记忆!

  欢喜哥的眼神一片朦胧。

  他没有再去碰那朵向日葵。而是返身离开了地下室。

  他的步履非常坚定沉着,甚至没有忘记关好地下室的通道门。

  接着他来到客厅,居然走进了安妮的卧室。

  欢喜哥想要做什么?

  他在安妮的梳妆台前坐下,照了照,拿起了一瓶发型定型剂。

  欢喜哥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把定型剂喷到了自己的头发上……

  ……

  “周经理,过年时候我们的人事安排是这样的。”于诗然拿过了一份名单,仔细的向宏哥做着汇报。

  “成了,我知道了。”宏哥对于诗然的工作效率非常满意:“你看着办就行了,到时候打印一份给屈突经理。”

  “是的。”于诗然刚刚说完,一抬头。忽然目瞪口呆:“周经理,你看,那是什么?”

  宏哥抬起头来,然后整个人也呆在了那里。

  什么啊?什么啊?那是什么啊?

  一个人朝着这里走来。

  他的头发锃亮锃亮的。喷了不知道多少定型剂,全部朝后梳了一个大背头。

  披着一件黑色的外套,走起路来一摇一晃,气派十足。

  “当当当当当当”

  很熟悉的乐曲声从这个人的口袋里传出。

  “这音乐我哪听过啊?”宏哥呆若木鸡地说道。

  “赌神,是电影赌神里周汝发出场时候的配乐!”于诗然用力咽了一口口水。

  “对,对。赌神,赌神。”宏哥也用力咽了一口口水:“周润发来仙桃村了?”

  “宏哥,不是周润发。是雷总。”

  于诗然很不确定的回答道。

  “谁?”

  “雷总,雷欢喜。”

  “我不是在做梦吧?”

  宏哥呆呆的看着欢喜哥走到他的面前,然后冷冷的盯着他,好久后忽然开口说道:

  “我不是要证明什么,我只是要别人知道,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什么啊?”宏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欢喜,你在说什么啊?”

  “雷总,你的台词说错了,你那是‘英雄本色’的台词。”于诗然小心的提醒了一句。

  欢喜哥冷冷的看了于诗然一眼:

  “做人好象赌马最要紧是‘独赢’,所以说,不是‘读书’,是‘独赢’。”

  “雷总,还是错了,你那是‘秋天的童话’的台词。”

  “朋友之间没有谁欠谁的,要不还要朋友做什么!”

  “雷总,那是‘喋血双雄’的台词。”

  “做人不能这么迷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这是赌神2的台词了。”

  宏哥害怕的后退了一步:

  “欢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的很2啊!”(未完待续。)

  ?看更新最快的收费小说,请登录YUNLAIGE,或者百度搜索云)来(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家农场有条龙,我家农场有条龙最新章节,我家农场有条龙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